第九百六十二章 意外

第九百六十二章 意外

「說的不錯。」黑暗中傳來柴廣漠的聲音。

解彤順著聲音看去,墨染的濃重夜幕之中,一道蕭索的身影出現在視野里,看起來卻有些高大。是柴廣漠,模糊的陰影之中,不知道從哪裡抓來一頂寬檐帽,正戴在腦袋上。

解彤訝異之餘,立刻推開車門,瓢潑的大雨一瞬間把她打得透濕,根本不管天蓋似的雨幕,擦了擦臉來到橋邊。她抹乾了臉上的雨水,身上被澆得濕答答的,一瞬間變得沉重起來。他快跑了幾步,邁過眼前一個溝渠的水坑,好在警服外皮防水,冷灌進來的雨水不至於讓他的身體也發涼。

柴廣漠的背影顯得頗有些厚重高大,伸手舉著一柄黑色的大傘,雨水急匆匆從他的身邊順流而下,轉眼已經繞到了卡車背後,他一句話也沒說,獨身站在雨幕之下,眼裡不知道看見了什麼,直嘆了口氣。

解彤也跟著來到後面,兩人見到的是一具屍體。準確的說,是一具已經完全沒有了人形的肉塊,在這輛巨大的運輸車背後,這具屍體像是被絞肉機磨滅得粉碎了一般,慘狀難以形容。

解彤倒也是見過不少慘絕人寰的案子,但是像這樣觸目驚心的,仍是少數。攔腰被截成兩端的這具屍體,從外貌上看應該是個女人,身體濕漉漉的沒了正形,但是從局部特徵上來看,死之前,她恐怕完全沒有意識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叫120嗎?」解彤不忍多看,只瞟了一眼,就緊跟在柴廣漠身後。然而柴廣漠看了這些東西,不僅臉上沒有多的顏色,連氣都不帶多喘一下,臉上沒有一點多餘的神色,亂糟糟的胡茬倒是看上去更多了幾分淡漠。

「嗯……已經沒有心跳呼吸,斷成這個樣子,恐怕沒救了。」儘管話是這麼說,他還是讓解彤打了救護車。

解彤伸手拽住柴廣漠的手腕,心裡驚魂未定。

「這是車禍嗎?是車禍的話,要看車轍痕,但是下著雨。」柴廣漠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撐著拐杖,頂著偌大的傘蓋在狂風驟雨里,挺著寬闊的胸膛和肩膀,順著車身快步前去。

解彤跟在柴廣漠身後,看來他是想要找到車轍的痕迹,不過雨勢太大,整個橋面上連稍顯平坦的路面都不存在,更何況車轍的印痕?

「沒有轍痕,連剎車印都沒有了。」柴廣漠嘆了口氣。

果然如此。解彤眯著眼看向柴廣漠,有些猶豫,半晌才問:「為什麼不試試,你的那個特異功能。」

「結果顯而易見,解搜查,這裡很顯然是人為製造的事故,原因你也能想到,只是為了阻攔我們的行動罷了。」

出乎解彤預料的是,柴廣漠已經得出了結論,前後只用了三十秒。

看著柴廣漠飛快地轉身,解彤還沒理解到底怎麼回事,柴廣漠已經放話了:「無路如何,一定要先把趙冷救出來。」

「愣著幹嘛,趕緊上車?」

解彤猶豫片刻,將信將疑地來到車上,車門還沒來得及關,柴廣漠早已經迫不及待地打了火,油門一腳踩到了底。根本來不及關門的解彤差點被飛快地車速甩出去,他慌忙拽上門,咬著牙把安全帶的卡扣拚命扣上,喘出一口氣,柴廣漠才說道:

「糟了糟了,可能來不及了。」

解彤是滿臉疑惑,柴廣漠已經開始解釋:「兩輛車,一具屍體,我們恰好撞見了整個過程,這不是湊巧,解彤。」

解彤思考了好一會,才意識到柴廣漠這句話的意思。

「你說這是謀殺,柴偵探,你說這車禍是人為,有什麼根據?」

柴廣漠瞥了一眼解彤,眼裡頗有些不耐煩。碼錶已經跑到了一百五,柴廣漠駕駛的別克就像一條蜿蜒盤旋的長蛇,在雨幕中的橋道上擰了一個長長的弧彎,輪子擦出半人高的火星,轟的一聲爆發出發動機巨大的轟鳴聲,從橋上折返。

解彤沒想到這柴廣漠脾氣這麼沖,她知道這個偵探來臨城也不過幾天時間,沒想到他已經掌握了暗流涌動。

「車禍現場,完全不用管了嗎?」解彤回頭看了一眼後窗,龐然大物的運輸車背後還有一輛銀色的小轎車,兩輛車看起來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但難以置信的是,飛出來破壞橋體的,居然是這輛大車。

大車的模樣逐漸遠去,柴廣漠沒有回頭,呢喃似地說道:「我聯繫了這邊最近的派出所,值班的警察會過來保護現場。再說這個時間,我估計沒有人回來破壞現場。」

「是嗎。」解彤心裡還是泛著嘀咕,柴廣漠繼續說道:

「看起來這場車禍,簡直像是靈異事件,對嗎?」柴廣漠直接說出了解彤心裡的疑問,他點點頭。

「看起來是兩車追尾,但是前車是運輸大卡,後車是一輛載人的轎車,死者卻只有一人……雖然不知道具體還原的事件是怎樣的,不過這實在太不現實了,卡車怎麼會飛出那麼遠,橋上的護欄都被砸的稀爛。」

「沒錯。」柴廣漠猛地轉動方向盤,橫住車身,他短時間又把車開到了另一架橋上,但仍然不通。被柴廣漠粗暴的剎車震得四仰八叉,車內的幾人幾乎要吐了出來,

他一邊摸索起身上的火機,一邊抱怨:「不過柴偵探,我倒覺得,咱們不應該先追查眼前的案子。」

柴廣漠望著逐漸密集起來的城中煙火,道:「比起調查,我們還有更要緊的事。」他推開車門,車外的景象讓解彤嚇了一跳。

橋道延伸到了空中,斷壁殘垣之外,宛如一個巨大的洞坑,中空似的赫然出現在幾人眼前,斷垣之上,延伸而出的幾條細長的鋼筋從水泥的當中蔓延出來。

柴廣漠走近幾步,水泥路面的碎渣直往下落,橋面構成了一個巨大的弧面,看起來搖搖欲墜。

「等等。」解彤擔心柴廣漠的安危,

趕緊從車上下來,敏捷地攀附到斷橋的根源,抓住了柴廣漠的手。

「快上來!」

柴廣漠已經跳下去了,解彤嚇出了一身汗,老警探,把拐棍扔在路面上,一個箭步竟然從斷橋的邊沿直直跳了下去,半個身子在橋面的斷垣上懸挂著,一臉凝重地在摸尋什麼東西。

雨水仍然滂沱著,路面濕滑,解彤擔心這腿腳不方便的大叔就這麼掉下去,自己可沒法交代。

「這討人厭的偵探。」解彤抱怨了兩句,二話沒說,從後備箱里翻出幾條繩索來,他轉過頭,看向橋邊的一塊高聳起來的橋墩。

看來橋面下沉,橋墩就像一條銳利的長矛一樣,歪歪斜斜地穿出了橋面,高聳在外。解彤看了看,猶豫片刻,決定藉助這個大石頭。

他咬咬牙,飛快地繞著石墩,繫上了繩索,纏了兩圈之後,在自己的胳膊,腰和大腿上綁了十字結,順著橋面緩緩地吊下了斷橋邊沿。

解彤深吸了口氣,臉色有些驚慌,一點點順著粗糙的牆面,手指緊緊摳在牆上,雨水不斷在他的身體上下洗刷著,冷氣持續不斷地徘徊在他的身體里。

然而處在最危險邊緣的柴廣漠,卻是一副把生死置之度外一般的表情,他單手青筋暴突,整個人憑著一隻手腕抓在空中,身體弓起。解彤看得眼都直了,這哪裡是什麼「行動不便」的老警探啊,這簡直就是個特種士兵。

「解彤嗎?」

解彤下到柴廣漠身邊的時候,柴廣漠才抬起頭,注意到自己。

「你在幹嘛!」解彤有些惱怒,一邊繼續往下放繩子,好讓足夠接近柴廣漠,以免他真的失足墜落。

柴廣漠理所當然地答了句「查案」之後,繼續埋頭到斷垣中間。解彤仔細看去,夜色之中,柴廣漠伸出一根指頭來,在斷垣的兩隻鋼筋中央,皺著眉頭摸索什麼。

「現在是查案的時候嗎!」解彤徹底怒了,這麼大的雨勢,柴廣漠好歹也是個一局之長,凡事躬身親為,麻煩的可是他們這些擦屁股的。

「你來的正好。」柴廣漠卻壓根不搭理解彤的抱怨,反而沖著解彤笑了笑。對著他發火,對方反倒給自己微笑?解彤只感覺到不寒而慄,她跟這個新來的實習警員兩人之間,肯定有一個不正常。

然而解彤的腦子裡還在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柴廣漠已經開始了下一步行動。

「探針。」他說。

探針?調查爆炸物和火勢現場的時候通常會用到這些,火源點的探查往往更複雜,最基本的勘查物就是這東西。解彤下意識在身上摸索出一個金屬的盒子,遞到了柴廣漠手裡。

柴廣漠理所應當的接過,鼻頭皺了皺,小聲抱怨了句「該死的雨」之後,用牙齒操作起來,看他熟練的樣子,哪裡像是個手腳不便的大叔?

解彤還要抱怨,柴廣漠叼著探測器,又伸出了手。.

你是天才,一秒記住:三千五中文網,網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冥王追妻:這個小妞有點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冥王追妻:這個小妞有點甜目錄 冥王追妻:這個小妞有點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六十二章 意外

9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