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七章 放風箏

第八百八十七章 放風箏

聶清歌懶得搭理他,轉頭看向一臉純真無害的琳琅道:「走吧,這裡太吵了。」

琳琅顯然還不大想走,主要是聶清歌解決事情太快了,而且比她下手還狠,她用鞭子也就是皮外傷而已,但是聶清歌用飄渺劍氣的內勁兒,就是想折磨他。

「要不再玩一會?」琳琅試探著問道。

聶清歌冷著臉,在黃滿勝的罵聲中伸出右手再次伸向了她的后脖子,很明顯是又打算把她拎起來。

琳琅連忙一縮脖子強笑道:「走走走,現在就走,不過還沒給錢呢!多給點,這幾個美人兒都受驚了!」

聶清歌從懷中掏出一個錢袋直接扔給老鴇,然後拽著琳琅的衣袖快步走了出去。

身後出來黃滿勝的哭罵聲,「為什麼他可以帶人走?就因為他是飄渺山的而且長的好看嗎?」

老鴇連忙解釋著:「那姑娘不是我們溫柔鄉的,人家是來找樂子的,黃公子小點聲吧,這飄渺山可不是好得罪的……」

琳琅被聶清歌半拉半扯走出了溫柔鄉,花了錢又給他惹了事,自己還爽了一把,一出來覺得神清氣爽,笑嘻嘻問聶清歌:「接下來去哪兒玩?」

聶清歌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也看到了,我把錢袋子都扔給她了。」

琳琅卻不以為意,挑眉笑道:「那些女子能去賣笑營生,而你作為傳聞中的第一美男,想來賣笑也是有不少女子樂意的,不如……」

聶清歌臉色再次難看了起來,他看了琳琅一眼道:「我答應你了不碰別的女子。」

琳琅仔細想了一下,實在想不起來他何時答應了,歪著腦袋喃喃說著:「答應了嗎?什麼時候答應的?不管這些,就算是答應了,只是笑一笑又不會少塊肉,不然沒錢你如何帶我去玩?」

聶清歌卻一臉認真道:「答應了就是答應了,除非打鬥或是迫不得已,我不會碰其他女子分毫,既然你要去玩,我倒是有一個好想法。」

琳琅帶著疑惑,看聶清歌臉上竟沒有絲毫生氣,心中不由得暗暗覺得奇怪。

她方才是故意的,任是個傻子都能看得出來,但是聶清歌卻不跟她計較,還願意護著她,這讓琳琅更加覺得聶清歌接近她實在是別有所圖。

懷著有些忐忑的心情,聶清歌帶著琳琅離開了煙花之地。

……

「什麼?清歌帶著那刁蠻女子去了溫柔鄉?還打傷了人?」尹雪珠瞪大了眼睛,屬下的彙報讓她覺得難以置信,她又重複問了一遍:「是清歌打傷的嗎?是清歌還是那陸琳琅?」

下屬連忙小意回答:「是十一長老,那黃家草包大公子調戲陸琳琅,因此他才打傷了她。」

「又是陸琳琅!」尹雪珠簡直咬牙切齒。

一邊坐著的城主尹龍騰卻是有些皺眉看著尹雪珠,沉聲道:「坐下!」

尹雪珠這才驚覺她方才因為驚怒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此時連忙坐下賠不是,「對不起義父,我方才一時心急。」

「一時心急?你心急什麼?自從認識了聶清歌,只要他在你的目光就圍著他轉,滿城誰不知

道你心繫於他?雖然你是玄武城的少城主,倒也是一個女子,怎麼能為一個男人如此低聲下氣呢?他聶清歌再好,但也不值得你如此,尤其是這幾天出了個陸琳琅,你是愈發沉不住氣了。」

尹雪珠滿臉慚愧,但心中終究是不平,她有些落寞道:「除了聶清歌,別的男子都無法入我的眼,雪珠也知道義父說的對,可是……」

「你現在的身份是少城主,自然要沉穩一些。」尹龍騰說完又看向彙報的下屬,問道:「黃家那草包告了嗎?」

下屬連忙回答:「沒有,本來是想告的,但是他率先搶人調戲女子本就是他不對,況且飄渺山……那也不是他一個富庶草包公子能惹得起的。」

尹龍騰滿意的點了點頭,「黃家倒還識相!你不必再跟著聶清歌了,以他的修為,你跟著他他必然心知肚明,只是沒有揭穿罷了。」

尹雪珠低頭不語,這人是她安排的,自然也知道不妥當,但是她就是想知道聶清歌的一舉一動,這兩人下屬每次回來彙報聶清歌與陸琳琅的動向,都讓她覺得心如刀絞。

下屬走了之後,尹龍騰嘆了一口氣,道:「雪珠啊,你一向努力,天資也不錯,私下裡我甚至認了你做義女,我對你寄予厚望,你可不要讓我失望了!」

尹雪珠咬著牙,沉聲應道:「是,雪珠這幾日著實失態了,今後會謹記義父的話,時刻反省自己,絕不辜負義父的期望!」

尹龍騰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好歹,這孩子還是聽話的!

煙花三月草長鶯飛,正是踏青遊玩的好季節,孩童們都在父母的帶領下外出遊玩,城中路邊也有許多小攤擺著花花綠綠的風箏。

琳琅沒見過風箏,更沒有看過放風箏的場景,只是看到路邊有孩童被抱著,咧嘴笑著手裡拿著風箏,不由得將目光追了過去,倒不是因為那風箏,而是因為那樣的情景在她的記憶中是從未有過的。

七歲的時候她妄想跟爹爹撒嬌想要他抱,最後抱也抱了,但是卻因為幾句不太恰當的話讓他回頭狠狠的懲罰了若蘭奶娘,從那以後琳琅對那個爹爹就再也親近不起來了,來到外面之後,看到尋常人家言笑晏晏其樂融融,她甚至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想放風箏嗎?」聶清歌看到琳琅眼中的渴望和艷羨,以為她想放風箏,但是琳琅卻搖了搖頭。

她羨慕的並不是能放風箏,而是尋常孩子看起來都很開心,他們有父母陪伴,而她只有一個對自己總是冷著臉的爹爹,她的母親在她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死了,她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母親姓甚名誰,只日復一日的聽到他們說,母親是被這些所謂的正道人士殺死的。

聶清歌見她沉默搖頭,以為她是覺得不好意思,便從攤上拿起一個燕子模樣的風箏遞給琳琅問道:「這個風箏怎麼樣?是一隻燕子,飛上天之後會很漂亮,你以前有放過風箏嗎?」

琳琅定定的看著那燕子風箏,大大的黑白翅膀看起來十分漂亮,琳琅出了聖教之後看到飛鳥,總是羨慕它們能夠自由自在,可以無拘無束的翱翔於天際,而她卻只能常年被困在陰暗的聖教地宮下面不見天日。

想到這裡,她突

然看著那燕子風箏就開始生氣起來,聶清歌的笑意瞬間也變得十分刺眼,她右手接過風箏,在聶清歌措不及防的時候突然就狠狠將風箏摔在了地上,並惡狠狠的踩了好幾腳,本來可愛的燕子現在被踩了個稀巴爛,風箏的骨架也七零八落。

「誰要放風箏,誰稀罕你的風箏!你現在有錢嗎?能買的起風箏嗎?」琳琅踩完之後心中的怒火尚未完全消除,沖著聶清歌冷笑了兩聲,她眼中濃濃的嘲諷和厭惡讓聶清歌不由得愣了一下。

這個風箏,似乎在哪裡刺傷了她。

「不管買不買的起,這是我的風箏,哎呀呀!你們不買也不要毀掉嘛,這還讓我怎麼做生意啊!」賣東西的小攤販一臉苦相,心疼的看著地上被踩成破爛的風箏,但是看到這兩人都樣貌不凡,心底里知道不是普通人,到底還是不敢說難聽話。

「不喜歡風箏咱們就不放風箏,我帶你去別的地方玩好不好?」聶清歌試著輕聲細語哄她,他完全沒明白本來好好的,她怎麼看著那些孩子發了會兒呆就生氣了。

琳琅發完脾氣之後本以為聶清歌好歹會有點反應,沒想到他依舊是那種不溫不火的樣子,不知怎麼的頓時火氣也就下去了,看了看小販又看了看地攤上的風箏,蹲下身子拿了一個巨大翅膀的雄鷹,看了兩眼之後似乎是很滿意,拿著頭也不回的說道:「把縹緲山的十一長老抵押給你了,他不賠別讓他走!」

聶清歌看著琳琅離開的背影,身材纖細窈窕脊背崩的筆直,看起來十分驕傲的樣子,想了想從袖子里拿出了一塊碎銀子交給小攤販,「這些夠了吧?」

小攤販開心點頭的時候,聶清歌已經轉身追了上去,而小攤販則是在背後喊著:「還要找錢呢!等等……唉!真是兩個怪人!」

琳琅快步走在前面,知道聶清歌追了上來,冷哼了一聲道:「你騙我,你說你沒錢了。」

「懷裡沒錢了,袖子里還有。」

聶清歌走過來與她並排,看著有些艱難的拿著巨大的雄鷹風箏,伸手道:「我幫你拿著,什麼時候要我再還給你。」

琳琅停下腳步,一雙明亮的眼睛仔仔細細的盯著聶清歌,好像第一次見到他一樣,她面露疑惑問道:「你怎麼不好奇我為什麼生氣?」

聶清歌笑了笑,「你想告訴我的時候當然會告訴我,不想告訴我的話,現在在你心中我們兩個還不熟悉,自然也不會輕易告訴我,所以我又何必問呢?」

琳琅輕輕哼了一聲,將風箏塞到聶清歌的懷裡,道了句「算你識相」,然後轉身只顧著往前走。

聶清歌看著她的背影有些啞然失笑,還真是一個喜怒無常極為有個性的女子。

兩人找了郊外的一片空地,周圍正是杏花爛漫,草地柔嫩極為美麗。

琳琅氣喘吁吁的跑了幾步,喪氣的將風箏扔在地上,不滿道:「都是孩子玩的東西,我不玩了!一點意思也沒有!」

聶清歌剛剛眼睜睜的看著她滿眼興奮想放風箏,但是學著別人的樣子跑了一圈,巨大的雄鷹風箏並未飛起來,於是她又生氣了。

還真是挺容易生氣的。.

你是天才,一秒記住:三千五中文網,網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冥王追妻:這個小妞有點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冥王追妻:這個小妞有點甜目錄 冥王追妻:這個小妞有點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八十七章 放風箏

9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