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爵爺和夜哥棋局對弈!

第289章 爵爺和夜哥棋局對弈!

書房內,顧老爺子正鐵青著臉和顧爵曄爭論什麼。

「你怎麼不按套路來?這又是什麼布局?」

他研究這小子的下棋風格這麼久,竟然還是摸不准他的布局,每次對弈,這小子都能用新的方法來贏他。

顧爵曄無奈的笑了笑:「下棋如果只用幾種固定布局,豈不是早就被人摸索到了規律?」

顧老爺子推了推老花鏡,手裡捻著黑子,目觀棋盤,猶豫不決,似乎下在哪裡,對方都能立刻堵住他的生門。

正在這時,書房門口傳來一陣輕聲的敲門聲。

「進!」顧老爺子滿心思都在棋盤上,目光壓根沒朝門口看一眼。

顧爵曄聽到門響,似乎猜到了對方是誰,性感的薄唇緩緩上揚。

白淺沫推開房門,就見爺孫兩個人盤腿坐在棋盤兩側,棋盤之上已經落下了不少的黑白棋子。

顧爵曄的目光朝白淺沫看來,兩個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彼此眼底都帶著淡淡笑意。

「這是最後一局了,您老好好想一想該怎麼下。」

白淺沫走了過來,顧爵曄伸出手握住了白淺沫的手,將她順勢拉到自己身旁坐下。

「什麼時候來的?」

「剛來一會兒,顧奶奶讓我喊你們出去吃飯。」

顧爵曄一隻大掌在棋盤桌下把玩著白淺沫的手,指腹輕柔的摩擦著她的手心,笑著湊到白淺沫耳邊輕聲道:「再等會兒,老爺子下到一半的時候是不肯放人的。」

顧老爺子嗔怒的瞪了顧爵曄一眼,臭小子,就知道拆他的台。

目光看向白淺沫時柔和了不少。

「淺沫,我記得你上次說略懂棋藝?」

白淺沫如實點了點頭。

「略懂一點。」

「來,你幫我看看,接下來我該如何落子?」顧老爺子興奮的招了招手。

白淺沫看向顧爵曄。

顧爵曄笑道:「去吧。」

白淺沫點了點頭,起身走到白老身邊,白老立刻起身讓了位置。

「坐下,好好幫我看看,你要是能破了這個局就更好了。」

「好!」白淺沫坐下后,目光落在棋盤之上。

這一看,約莫有一兩分鐘時間,白淺沫的視線都沒有移開過棋盤。

顧老原本就是想讓淺沫試一試的心態,也沒想著她真的能破了眼前這個局。

眼見白淺沫坐下后一直沒有說話,顧老柔聲道:「如果不知道怎麼下就算了,這小子下棋慣下狠招,想要破了他的局很難。」

白淺沫贊同白老的說法,白老為黑子,顧爵曄為白子,按道理黑子先落子看似佔了先機,可如果遇到真正的高手時,先入棋局的人反而更容易落下破綻。

尤其遇上了真正的高手,當你落入第一顆子時,高手就能縱觀全局,布下了縝密的天羅地網,每一步都在算計著你。

就如現在,顧爵曄每一步棋都下的極為巧妙,看似每一個地方都在放顧老一條生路,實則是四面牆圍堵了三面,只留下一面也是他預料之中的生門罷了。

快速縱觀全局后,白淺沫捻起黑子,朝著其中一個十字點中央落了下去。

當看到白淺沫落下的這粒黑子時,顧老一臉愁雲,這丫頭應該真如她所說,只是略懂而已。

顧爵曄則全然不同的神色,深邃的眸低閃過一道晶亮的流光,溫潤含笑的朝白淺沫看了一眼。

捻起白子,緊跟其後落入棋盤。

白淺沫則很快找到了突破口,再次落入黑子。

顧爵曄也當仁不讓,繼續落入白子。

一番廝殺,棋局漸漸明朗,顧老爺子也終於看懂了白淺沫的布局。

她的布局全程用的都是二流星和小林流,卻在這個基礎上加入了自己的變幻,所以正常局,如果不到最後,很難猜透她的下法。

這時,整張棋盤的黑白子已經密密麻麻佔滿了棋盤,黑白棋子如兩方軍隊在戰場上廝殺,硝煙瀰漫、殺氣蒸騰。

顧老爺子欣喜若狂。

他研究棋藝幾十年,遇到的天才對手也不少,但自己的孫子絕對算是圍棋少有的極品天才,如果這小子拿出十成精力,他這個當爺爺的只怕熬不過半局就會敗下陣來。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真正能讓這小子全神貫注的投入棋盤內。

真是奇了!

餐廳里

顧老太太和梅姨將飯菜陸續上了餐桌,依舊沒見幾個人出來。

「怎麼連淺沫丫頭都叫不動這爺孫兩個人?」

梅姨笑道:「興許淺沫小姐也看得入迷呢。」

「你把雞湯盛出來,我過去看看。」

「好!」

顧老太太走到書房,推開門后看到白淺沫和顧爵曄正在對弈,神情略顯意外。

顧老爺子沖著顧老太太招了招手。

顧老夫人走到跟前兒,目光在棋盤上掃了一眼,眼見兩個人身前的棋子已經所剩不多,可棋盤上這場較量卻依舊難分勝負!

這一看,顧老夫人更吃驚了,目光幽深的看了白淺沫一眼。

原本以為淺沫這孩子性格好,招人喜歡,而且只要是七哥兒喜歡的,相信人品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只是沒想到,這孩子竟然還有這麼多讓人想不到的意外驚喜。

七哥兒的棋藝他們都很清楚,能在七哥兒手裡不落下風的,目前也只有這一個丫頭做到了。

兩個人又僵持了半個小時,最後因顧老爺子期初輸得太慘,白淺沫差一子敗給了顧爵曄。

雖然敗了,白淺沫還是很開心的,高手對弈講究的不是輸贏,而是過程中的那種入定般的境界,這是很難得的。

「沒想到淺沫丫頭的棋藝這麼精湛,哈哈哈,今後又有一個人能陪我下棋了。」一向沉穩內斂的顧老爺子開懷大笑,看得出此刻老爺子打心裡開心。

「好了,菜都快涼了,孩子們肯定早就餓了,每次他們一來你就纏著他們陪你下棋,我可不答應。」

顧老夫人數落了老爺子兩句,笑著對白淺沫道:「別理你顧爺爺,他就是個棋痴,走,咱們去吃飯。」

走出書房,白淺沫道:「顧爺爺、顧奶奶,我先去洗手。」

「去吧。」

白淺沫走到洗手間的盥洗台前,擠出洗手液準備洗手,門口一抹清雋絕倫的身影出現。

白淺沫對著鏡子看向他,顧爵曄順手將洗手間的門關上,幽深的目光對上鏡子里白淺沫的視線,薄唇勾了勾,長腿向前邁了兩步,伸出手臂從背後將白淺沫一把抱住。

「這幾天想我了么?」他將光潔的下顎抵在白淺沫消瘦的肩頭兒,偏頭對著她的耳垂輕聲低語。

耳邊傳來一陣酥麻,白淺沫不自覺縮了縮脖子,散滿了水霧的眸子透過鏡子促狹的眨了眨。

「才三天不見,還沒到想念的時候……」

話還沒說完,抱著她的某人不悅了,收緊了環著她的雙臂。

「可是我想你了,很想,尤其是……晚上。」醇厚的嗓音帶著致命的蠱惑,再配上這張足可迷惑眾生的臉龐。

白淺沫心尖亂顫,默默念了幾句定心咒。

這妖孽又開始作妖了,定住,一定要定住。

「我洗手呢,你別抱我這麼緊。」白淺沫動了動身子,原本想掙脫顧爵曄的雙臂,只是這種姿勢下,她在他的懷裡亂扭,只會是擦槍走火的下場。

當感覺到情況不對后,白淺沫臉頰猛然一陣滾燙,如水的眸嬌嗔的瞪了顧爵曄一眼。

「你……你不害臊。」

顧爵曄無奈的嘆了一聲,聲音略帶沙啞:「丫頭,你知道自己剛剛那動作是在惹火,恩?」

知道了,不過現在才剛反應過來。

白淺沫的目光落在水龍頭上,立刻伸手打開:「要不要洗把臉?」

顧爵曄沒有說話,一雙大掌包裹住白淺沫白皙如玉的手,借著她手上的洗手液,順便連自己的手也一併洗乾淨了。

期間,顧爵曄涼薄的唇瓣沿著白淺沫的耳垂緩緩滑向她白嫩的臉頰,最後落在了她那張粉潤誘人的唇瓣上。

當彼此的唇碰觸到對方時,幾日不見的思念在這一瞬間順然爆發了。

顧爵曄扯下一旁的毛巾,擦乾了兩個人的手。

順勢勾住白淺沫不盈一握的腰,將她轉過身正對著自己,隨即低頭,迫不及待的加深了這個吻。

白淺沫微微閉上了雙眼,手臂也很自然的勾住了他的脖頸。

被顧爵曄吻得一陣意亂情迷,白淺沫猛然想到自己身在何處,急忙伸手抵在了他的胸膛。

「別鬧了,顧爺爺和顧奶奶都在外面呢。」

「老人家年紀大,耳朵不好使。」顧爵曄收緊雙臂,將白淺沫緊緊抱入懷裡。

聲音暗啞低沉,隱約還透著一絲隱忍:「丫頭,我餓了。」

「去吃飯吧,顧奶奶做了很多好吃的。」白淺沫眨巴著一雙大眼睛,故作聽不懂的樣子。

顧爵曄一隻手輕撫著她的腰,滾燙的掌心叫囂著自己的不滿。

「你知道我的意思。」

不,她不知道!!

「我也餓了,我想快點去嘗一嘗顧奶奶做的飯菜。」

「那你什麼時候餵飽我,恩?」

白淺沫一張粉嫩的小臉刷的一下子紅了,伸出小拳拳在顧爵曄肩頭敲打了一下。

「注意點場合。」

「在浴室,有什麼可注意的?」

「外面有人啊,就算顧爺爺和顧奶奶聽不到,還有其他傭人呢。」

「他們不會亂說。」

白淺沫語塞,咬了咬唇,湊到顧爵曄唇邊落下一吻:「可以了嗎?」

「不可以!」這點哪裡夠?

白淺沫嬌嗔的瞪了顧爵曄一眼,紅著臉在他耳邊低語了一句。

某男抿了抿薄唇,一臉得逞的挑了挑眉梢。

「你說的,不許失言!」

「我說話向來算數,好了,我們趕快出去把。」

他們兩個人在這裡面耽擱的時間太久了,而且還關著浴室的門。

只要是正常人都能想到他們在裡面做了什麼壞事兒,想到待會兒還要坐在兩位老人家面前吃飯,白淺沫恨不得挖個地洞逃遁走。

餐廳里

顧老太太的目光不時朝門口看一眼,顧老爺子則裝作一本正經的看報紙。

老太太笑眯眯道:「看樣子重孫子離我們不遠了。」

顧老輕呵一聲:「別高興的太早,我看八字還沒一撇呢。」

「只要他們兩個人感情好,走到這一步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聽到有腳步聲朝餐廳走來,老兩口立刻禁了聲。

白淺沫走在前面,盡量裝出一副很自然的表情。

「淺沫丫頭,快坐下來,嘗嘗看奶奶做的飯菜好不好吃。」顧老夫人目光深深的看了白淺沫一眼,率先開口打破沉默。

也好讓小丫頭少點尷尬。

「好,我嘗嘗。」白淺沫坐下。

顧爵曄緊挨著她坐了下來,拿起筷子幫白淺沫夾了一塊醬牛肉:「嘗嘗奶奶做的這道菜,味道也很地道。」

白淺沫拿起筷子嘗了一口,眸低閃過一絲訝異。

味道竟然和她學到的很像是,甚至感覺更正宗更好吃一些。

「顧奶奶,這道醬牛肉您是用的什麼牌子的黃豆醬?」

顧老太太沒想到白淺沫會好奇作料:「是清河牌的,一個老牌子了,我一直喜歡用這個牌子的醬料,非常正宗,七哥兒從小就喜歡吃這道菜。」

白淺沫朝身旁的男人看了一眼,眸低閃過一抹沉思。

顧老夫人做的飯菜都很合胃口,白淺沫飯量明顯比平時大了不少。

飯後

顧老爺子又迫不及待的叫白淺沫和顧爵曄陪他下棋。

這一下,就到了晚上八點多鐘。

兩個人只好又留下吃了晚飯,兩位老人倒是都很開心。

晚上十點鐘,顧爵曄和白淺沫才一起回到了金鈺華庭的住處。

直接回了17樓。

打開門,顧爵曄放下車鑰匙,在白淺沫唇上落下一吻。

「我有些工作要處理,你累了一天,休息一會兒吧。」

白淺沫想到今晚自己答應顧爵曄的事情,心裡莫名的揪緊了起來。

顧爵曄脫了外套,就徑直朝書房走去。

白淺沫四下打量了一眼房間,處處都透露著有男人生活的氣息。

浴室里擺上了一道男士洗漱用具,半開的書房門內,顧爵曄常用的電腦也擺在了一張寬大的紅木書桌上。

想到什麼,白淺沫走到次卧,打開衣櫃,果然,那個男人的衣服也整齊的擺在這裡。

這時,白淺沫才真正的意識到,他們真的處於同居生活的狀態。

回到主卧

白淺沫合衣躺在床上來回滾了幾下,心裡正在糾結。

當時怎麼腦子一熱就答應今晚她主動這種想法?

待會兒自己該怎麼辦?

換一件性感的睡意,等顧爵曄進來了,直接把他撲倒?

還是先聊會人生,等感覺來了再向他伸出魔抓?

好像這兩種,她都做不到啊!

只有顧爵曄撩她的時候,她才被激將的反過來撲倒他,還從來沒有過她主動撲倒他的時候……

這麼說不完全正確,確切的說,在她清醒的狀態下,還沒有主動撲倒顧爵曄的例子。

抓了抓頭髮,白淺沫咬了咬唇,利落的翻身起床,打開衣櫃,從一排睡衣里挑選了一件黑色弔帶裙。

算不上多性感,但在她的睡衣里,這條裙子絕對算得上王者級別了。

拿上睡衣,直接去了浴室。

洗好澡出來,顧爵曄半靠在床上,貼著柔軟的靠枕,手裡捧著一本國外生物類別的書籍,聽到浴室門響了,顧爵曄的目光緩緩從書本上移開,朝白淺沫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白淺沫感覺到自己的心跳速度突然加快,不自然的移開了目光。

自行尋找話題。

「帝都供暖了啊。」

顧爵曄幽深的眸低一抹瀲灧的光芒略過,輕應了一聲。

「已經供暖好幾天了。」

白淺沫心裡暗暗吐槽自己,找的什麼爛話題。

她離開帝都之前就供暖了好嘛?

顧爵曄的視線從白淺沫的臉上緩緩落在了她的睡衣上,眸色變得越發幽深。

------題外話------

一大章,完成任務了

明天爭取早點碼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爵爺你老婆又開掛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爵爺你老婆又開掛了目錄 爵爺你老婆又開掛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9章 爵爺和夜哥棋局對弈!

9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