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營救古禾

第一百七十四章 營救古禾

戚言哲目光炯炯地盯著木訥男子,想從他的神情當中分辨出真假。

後者注意到戚言哲審視的目光,一臉坦然地迎上了他的目光,絲毫沒有閃躲。

兩人就這樣對視了大概半分鐘的樣子,戚言哲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抬頭對著大家說道:「感謝大家的配合!我要問的已經問完了,除了你們這兒的最高領導留一下,其餘人都該幹嘛幹嘛去吧!」

一聽說問完了,那些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全程當擺設的工作人員們個個都長出了一口氣,快速地離去,只餘下一個穿著OL制服,相貌中等的女性。

戚言哲稍微打量了一下,輕聲問道:「你是這兒的?」

「領導您好!我叫Aika,是這間酒吧的店長,不知道您還有什麼別的想了解的?該說的我都跟您的同事們說過了,那些人我真是沒有看到,幫不了什麼忙呀!」

儘管該女子竭力想要表現得鎮定一些,但是略微有些發抖的顫音還是出賣了她,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個女店長很緊張。

那麼多人都走了,就單單留她下一個,她能不緊張嘛!

等到那些工作人員們都走遠了,戚言哲才回過頭,朝著女店長繼續問道:

「不用緊張,我就是問你一個小小的問題,那個交給我攝像機的職工叫什麼名字,來你們這兒工作多久了?」

戚言哲溫和的聲音讓Aike緊張的心稍稍平靜了幾分,她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回答道:

「他叫吳金盛,來了......應該有一段時間......了吧!不算短也不算長,具體來了多久我一時也有些記不太清,我可以把他的入職檔案給你!」

戚言哲眉頭微微一皺,顯然對這個答案有些不太滿意,但是他也沒拒絕Aike的提議,同意她去把資料拿出來。

大約半個小時后,戚言哲帶著一行人拿著一個服務員的檔案回到了市政廳,隨便指定了一個下屬去調查吳金盛,自己則帶著那名去調查監控的下屬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你從監控室出來,我就發現你的神色不對勁,監控錄像有問題嗎?」一進到自己的辦公室,戚言哲就是轉身朝跟在自己身後的下屬問道。

「監控錄像沒什麼問題,那群修行者的確是憑空消失了,有問題的是那些工作人員,就很離譜,明明事實就擺在眼前,他偏要睜著眼睛說瞎話,硬說是開著車離開的!他們該不會是被修行者蒙昧了心智吧!」

說起此事,下屬的臉上還是透著非常很濃重的不解,可見這件事給他的心靈的帶來了多大的衝擊!

戚言哲聞言,臉色也是一沉,道:「那家酒吧開了有好幾年了,我跟古禾之前去過一次,這個吳金盛有可能在說謊,但其他人不可能都說謊,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修行者的手法,你都處理乾淨了吧?」

那名下屬露出了一絲瞭然的神情,自信地回答道:「處理乾淨了,就是最利害的黑客來了,也別想恢復那個片段!」

戚言哲讚許地點了點頭,對著下屬說道:「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你的技術我還是信得過的,那你先出去吧!我先研究研究那個修行者給我們留下的線索,有問題我在找你!」

等到房門關上,戚言哲才拿出攝像機,仔細地觀看起了裡面的內容。

視頻一開始就是古禾在挨打,戚言哲強忍著憤怒往下看,越看他的臉色越是憤怒,尤其是看到最後那個修行者挑釁的畫面,他的怒火終於達到了巔峰。

右手下意識地就伸了出來,似乎想要把那令人憤怒的攝像機給掃出去。,但是在即將靠近的時候,他又改變了方向,狠狠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將桌子上的一些物品都震了起來。

一聲悶響后,戚言哲保持這個姿勢待了很久,彷彿變成了一具雕塑,好半晌他才重新動了起來,默默地關掉了攝像機,掏出了一個手機輸入了一串電話號碼。

可是他的手指卻遲遲無法按到撥號鍵上......

幾天過後。

歧尙宗總部地下城,喻會長的辦公室里,柳自塵畢恭畢敬地站在喻莘媚對面,他今天的穿著顯得非常正式,完全不似往常那般隨意。

一身灰色的英式西裝,外面披著一件黑色的披風,頭上還帶了一頂帽子,柳自塵的身材本就是那種瘦高瘦高的,這一套穿著讓他整個人的氣質都襯了出來,有點兒那種超模的感覺。

程善笙此刻要是在這裡,肯定會大呼小叫,認為他是去相親的,不然一個修行者穿得這麼騷包做什麼?

柳自塵此刻臉上的神情有些許擔憂,小心翼翼的朝著喻會長問道:「真的不跟程善笙那小子說一聲嗎?」

「不可!現在泯夢人盯他盯得這麼緊,我們跟他交流很容易被人發覺,做出解救古禾的這個決定就已經算是很冒險的行動了,千萬不可再節外生枝,其餘的一切你按照原計劃進行就好!」喻會長非常乾脆地拒絕了柳自塵的提議。

本來依照聞人道前輩的意思,他們這個時候最好是什麼都不要做,跟炎國政府和泯夢人比拼耐心就能夠躲開這一劫,葉喻兩位會長也持有相同想法。

炎國政府和泯夢人跟他們不同,這兩個組織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一個始終抓不到馬腳的築夢基金會不太可能會投注太多的目光。

而且3號試劑已經完成,築夢基金會也完成了解體,他們現在一邊梳理宗門的體系,一邊等著程善笙建造乾元世界,完全可以龜縮在地下城不出去。

這種情況下,炎國政府和泯夢人怎們能他們比拼耐心呢?

可是深思熟慮后,他們還是有點兒捨不得放棄古禾這枚棋子,畢竟這麼年輕就要爬上商海市市政廳廳長的位置了,在講資歷的炎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古禾只要不犯原則性的錯誤,在他們的持續幫助下,肯定還能爬上更高的位置,到時候就能給新生的歧尙宗帶來更多幫助。

所以明知道古禾是泯夢人設置的陷阱,明知道那邊有掌握夢行千里的獵夢師,他們還是決定去冒這個險。

柳自塵臉上仍有些猶豫,不太放心地說道:「我就擔心程善笙這個小子在外面瞎折騰,會影響到我們的營救行動。」

程善笙跟聞人道前輩報信后一直都沒閑著,岐尙宗這邊明面上是對他執行散養的態度,但是當喻會長得知他掌握了終極規則,一直都有派人在暗中保護他。

因此對他的動靜了如指掌,知道他去了茵湖山莊,也知道他跟程俊川有密切交流。

喻會長沉思了片刻,神情嚴肅地說道:「我跟他聊過好幾次,你別以為他剛成為獵夢人不久,就小瞧他,他的心思非常縝密,只不過他以前的生活不需要他玩腦子,智慧沒有外顯而已!」

「等他多面對幾次這樣的麻煩,他很快就會成長為一個好手,而且他並沒有跟聞人道前輩要求我們要幫助他,說明他自己是有辦法應對這一關的。」

「根據他這些天的鋪排推斷,他一面是打算通過程俊川這條線來解決炎國政府方面的懷疑,另一面是讓那些跟泯夢人有仇的人去制約泯夢人,跟我們的救人計劃不太可能搭上線,你就放心吧!」

喻會長深入淺出地說了這麼多,柳自塵終於不再糾結,道:「不影響就成,那我現在就出發去解救古禾了!」

說完柳自塵就轉身要走,喻會長像是忽然間想起了什麼,連忙叫住他叮囑道:

「古禾的性格很偏激,這次被泯夢人打得這麼慘,心裡肯定不甘心,我們救他出來,他肯定也會懷疑你是不是修行者,你可以適當的給他透露一下3號試劑的事情。」

柳自塵身形一頓,轉過頭看著喻會長,驚奇地問道:「這麼早就要把他發展成正式成員嗎?他始終是政府的人,會不會有些激進了?」

喻會長只是搖了搖頭,沒有多說,柳自塵跟在她身邊這麼久,且身居高位,很多問題她只需要說個結果,柳自塵便能自行醒悟。

他們做事向來乾淨利落得很,如果不是湊巧所有的事情都趕到了一起,他們幫助程善笙對付泯夢人這個導火索絕不會讓人聯想到築夢基金會。

這段日子乾元世界的材料已經收集得七七八八,夢基教堂的使用權差不多也要申請下來了,只需要在等多則一年,少則幾個月的時間,他們就能以歧尙宗的身份正大光明地出現在這個世界。

所以把古禾發展成正式成員並不早,他們無償幫助了古禾那麼久,不是說不幫就能不幫的,而且都決定主動涉險去救他了,把他變成獵夢人也是必然的事情,早說晚說都一樣。

除了這個硬性條件,實際上她還有別的擔憂,這次殘次改造人闖入炎國,古禾這個大長官居然到現在還被蒙在鼓裡,這說明他那個快要退休爹是真不待見他,鐵了心要捧侯明國上位。

雖說古禾只是很多年前的一步無心之棋,但是他們在的古禾身上花費的心血絲毫不比其他棋子少,歧尙宗志在跟六大宗門平起平坐,區區一個廳長的位置能夠幫到歧尙宗什麼忙?

古禾不僅要成為廳長,還必須要爬得更高,侯明國只是他前期的一塊絆腳石而已,倘若這都無法戰勝,那還有什麼用?

可是想要再另尋一枚和古禾旗鼓相當的棋子,人選和時間又是個很大的問題,正是因為這一點,喻莘媚索性利用這次救命之恩,正式招攬古禾進入歧尙宗,將其改造成獵夢人。

一是幫歧尙宗的成員在心理上不會覺得太吃虧,二是有3號試劑在,古禾的忠誠度反而還要更可靠一些。

古禾什麼性格喻莘媚心裡很清楚,這次被泯夢人欺負得那麼慘,她就不信古禾能夠抵禦成為修行者的誘惑。

前面的硬性條件柳自塵稍加思索就能知道,至於後面她擔心的一點,不用知道也沒關係,而且以柳自塵的智慧,估計也能夠猜出個七八成。

果不其然,這一次柳自塵沒有任何疑問,特別爽快地回了一個「好」字,就大步離去。

柳自塵走後不久,又有另一名長相比較儒雅的男子走進了喻莘媚的辦公室,正是催眠大師黃天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極道獵夢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極道獵夢師 極道獵夢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營救古禾

9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