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程善笙來了

第一百三十四章 程善笙來了

馮兆林從小就不是什麼好貨色,沒進寰球公司以前,他一直都遊走在灰色地帶,結交了許多道兒上的人,有馮兆輝這個提款機在,他還悄悄養了一些道兒上的人。

這些被他養著的人多是一些在逃罪犯,他們不敢使用自己的真實身份,更加不敢去人多的地方拋頭露面,用這樣的人去幫忙處理一些他不太方便的事情,就基本上不用擔心會被出賣了。

因為他們自身見不得光的屬性,不僅個個都是人才,行事還異常小心,馮兆林根本就不用擔心他們做事會磨洋工,一旦暴露行蹤,悲劇的可是他們自己,被炎國抓回去服刑。

而且用這樣的人還有一個很明顯的好處,那就是想用他們的人不用額外花心思去收服他們,只需要當一個金主爸爸,給他們提供生存所用的資金就成,因此一拍即合。

跟蹤、威脅、綁架沙書記的人就是用的這些見光死的人,幾年過去了,別看沙書記當時叫得挺厲害,說他哪裡哪裡有人,不也沒找到自己的頭上來嗎?這就是最好的證據!

另外,他也不止一次派人搞過程善笙,奈何程善笙有點兒邪乎,不是離奇消失,就是有貴人相助,導致他想要的結果沒有達成。

失敗兩次過後,那些亡命之徒直接就不願意接程善笙的活兒了,他也就沒再有新的動作,行動是失敗了,但是他很確信程善笙至今仍被蒙在鼓裡,不知道是誰幹的。

不然以他們之間形同水火的關係,程善笙怎麼可能一聲不吭地等到現在?估計早就動手了!

馮兆輝斜視著馮兆林,冷哼了一聲,「保證?你不是跟我保證誰都開不出來萬客全國際公寓嗎?一次教訓不夠還要來第二次?你要是不想在我這兒混了,你就直說。」

聽聞此言,馮兆林面色一沉,有些不耐地說道:「這是兩回事兒,沙書記是外來因素,是不可控的,那些幫我處理麻煩事兒的傢伙是我養的,從來都沒有出賣過我,更何況他們還有把柄在我手上,他們不...」

馮兆輝搖了搖頭,不想在聽這些,伸手制止了馮兆林,語氣不容置疑地說道:「我不管你養的那些傢伙有多麼厲害或者多麼忠誠,總之從此刻起,萬客全的事你不要再插手了,一切交給我來操辦!」

眼看馮兆林不甘地蠕動著嘴唇,一張臉寫滿了不忿,他臉色一板,語氣更重了,「我是你哥,同時也是你上司,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你服從就是了,別在我跟前耍無賴。」

一聽這話,馮兆林縱是心裡有一萬個不爽,也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里吞,他默默地垂下了頭,眼神中閃過一抹狠厲之色,顯然他很不滿他哥的安排。

馮兆林畢竟是馮兆輝帶大的,哪怕長大了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在一起,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馮兆輝一見他默不作聲的樣子,就知道他心裡有別的想法。

不過自己好歹是他哥,還是有一定分量的,自己今天把話說得這麼嚴重,多多少少會收斂一些吧!起碼明面上不敢跟自己對著來,這樣其實就可以了。

一念及此,馮兆輝清了一下嗓子,對著馮兆林說道:「我叫你過來就是為了給你說這句話,你還有別的要說的嗎?沒有的話先出去工作吧!這兩天好好表現一下,別落人口舌。」

馮兆林此時就是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一開口肯定是要大噴發的,他不敢沖他哥哥發火,只好咬緊牙關點了點頭,隨後看都不看他哥一眼,一言不發地轉身朝大門走去。

馮兆輝對著他的背影抬了抬手,想要開口安慰一下,可是話到了嘴邊又說不出口,最終化成了以一聲無奈的嘆息,微微抬起的右手也無力的垂了下來。

他自己都還沒想好該怎麼化解這次危機,拿什麼去安慰他的弟弟?

叩叩!

恰在馮兆輝沉思,馮兆林正準備開門時,一道清脆的敲門聲響了起來,緊接著就是一道他倆最不想聽到的聲音。

「請問馮總在裡面嗎?我是程善笙,找你有點急事兒!」

真是晦氣!馮兆林眉頭一皺,扭過頭看著馮兆輝,以口型問道:「程善笙這個時候來找你做什麼?要不要讓他進來?」

馮兆輝盯著那扇玻璃門,目光閃爍不定,他有著跟馮兆林一樣的不解。

程善笙這個時候不去萬客全國際公寓看著,跑來自己這兒幹什麼?是過來嘲諷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的嗎?

「馮總!能聽見嗎?我聽前台說你在裡面啊!你不會是在裡面睡著了吧!」

就在兩兄弟各有所思的時候,程善笙那欠欠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罷了!與其在這裡想破腦袋,還不如直接讓他進來,看看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馮兆輝朝馮兆林使了個眼色,讓他坐到一邊。

等到馮兆林坐好,他才一屁股做到老闆椅上,沖著房門的方向大喊了一聲,「請進!」

「喲,馮經理也在啊!怪不得半天才喊我進來,你們二位是在談什麼重要的事情嗎?我沒有打擾到你們吧!」

程善笙推開辦公室的門,一眼就看到了馮氏兄弟倆,裝模作樣的跟他們假客套了一下。

馮兆輝寒著一張臉,漠然地說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羅里吧嗦地整那些有的沒的,浪費我的時間!」

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馮兆輝的話音剛落,馮兆林就噌的一下站了起來,神色不善的低吼道:

「程善笙!你懂不懂禮貌?這是在公司,馮總是業務部的總經理,我們都是你的上司,面對上司你要給出最起碼的尊重!」

程善笙正眼都沒瞧馮兆林一眼,也沒有答話的意思,他隨手關上房門,視線一直停留在馮兆輝身上,徑直朝他的對面走去。

馮兆林本來就對程善笙一肚子的火,如果不是馮兆輝攔著,他從這兒離開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找人去去教訓程善笙一頓。

其實以馮兆林那茅坑裡的石頭脾氣,就算他被勒令不準動手,他也準備去噁心程善笙一下,沒想到程善笙自己跑過來了,還滿臉的春風得意,這叫他怎麼忍得下去?

當即就逮住程善笙沒禮貌的事兒發難,想要先出出氣收點兒利息,辦公室一共就三人,他跟他哥都是領導,合起伙兒來欺負程善笙那還不是想怎麼拿捏就怎麼拿捏?

他腦海里一瞬間想出了好幾招對付程善笙的辦法,急於出氣的馮兆林想到程善笙吃癟的模樣,心裏面提前升起了一股快意。

然而程善笙的表現並沒有按照他的劇本走,而且還對他選擇了無視。

這一行為無疑是火上澆油,馮兆林一雙眼睛瞪得渾圓,臉上布滿了猙獰,像一頭暴怒的野獸,氣勢還是有的,此際若是有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在他身邊,估計都會服服帖帖地安靜下來。

馮兆林可不懂得什麼叫忍氣吞聲,他一個箭步跨到程善笙面前,伸手攔住了他的去路,厲聲呵斥道:「站住!讓你說事兒你不說,讓你講禮貌你也不聽,你是在跟我們裝聾作啞嗎?」

程善笙對那隻手視若無睹,腳下的步子沒有片刻遲疑,尤其是在撞上馮兆林的時候,他還微微用了點兒力,加速一撞!

砰!

馮兆林感覺自己的那條手臂好像像是被什麼重物撞擊了一下,連帶自己的身體跟著彈開的手臂轉了一圈,等他站穩身形,才聽到程善笙那嘲弄的聲音。

「皇帝不急太監急!來是找馮總的,人家都沒有要求我什麼,你在那裡著急個什麼勁兒?咋的,作威作福慣了?」

程善笙的目光由始至終都在馮兆輝身上,即便是譏諷馮兆林,他也未曾把自己的注意力分給馮兆林一些,彷彿馮兆林不存在於這間辦公室一樣。

馮兆林感受到了嚴重的侮辱,怒火直衝腦門,想也沒想自己打不打得過程善笙,另一隻手就下意識的就朝程善笙的肩膀抓去。

裴晟的偷襲都沒有作用,程善笙又怎麼可能會被馮兆林這種酒囊飯袋襲擊?

就在馮兆林的手即將抓到他肩膀的時候,他步子一停,毫無徵兆地轉過身去,對著馮兆林露出了一個燦爛至極的微笑。

馮兆林看到程善笙的微笑,絲毫沒覺得輕鬆,反倒覺得有些毛骨悚然,他渾身一個激靈,頓時回憶起了自己手臂被撞時的場景,以及那幾個對程善笙出過手的人的忠告。

想到這些,馮兆林頓時升起了一股強烈的悔意,跟他動手自己不是在自討苦吃嗎?

再看向程善笙,那哪兒還是程善笙,簡直就一頭惡魔,正在等著自己打上去呢!

他會不會趁此機會廢掉我的手臂?我先發起的偷襲,他這算是正當防衛吧!馮兆林腦海里不由自主的就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

於是他在千鈞一髮之際,緊急改變了目標,打空氣都行,只要不是打程善笙,什麼都好。

還好他的速度不是很快,他的手險而又險的避開了程善笙的肩膀,由於他沒有練過的原因,倉促下改變了目標,導致他身形不穩,一個趔趄往前栽了幾步,好不狼狽。

「噗呲!」

程善笙看著馮兆林差點兒摔了個狗啃屎,沒忍住笑出了聲。

「馮經理這是要給我表演一下平地摔倒嗎?還怪像那麼回事兒的,就是沒有真撲到地上,不然就很完美了!憑這一手假摔,保不齊還能在演藝圈裡混出一個名堂來!」

馮兆林聽著這紅果果的譏諷,臉上是一陣紅,一陣綠,好半天也沒說出話來。

「你今天來我這裡到底有什麼事?直接開門見山吧!不要浪費我們彼此的時間。」

馮兆輝在一旁默不作聲地看了這麼久,總算是開口說話了,還是那一句,變了幾個字,意思沒變,只是加重了一下語氣。

程善笙眉梢一挑,將目光移向馮兆輝,神情相當認真地說道:「我這不是為咱們業務部搞定了一個大單子嘛!你畢竟是我們業務部的總經理,想著親自來通知你一聲!」

聽到這話,饒是養氣功夫還不錯的馮兆輝,臉色也有些陰晴不定,不過他終究是一個部門的總經理,要比馮兆林沉得住氣。

「看你煞有其事地跑我這兒來,我還以為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兒呢!原來就你就是為了這個!作為業務部的總經理,業務部發生了什麼事兒我還能不知道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極道獵夢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極道獵夢師 極道獵夢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程善笙來了

9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