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千金

第六百二十三章 千金

張天利這種屬實就是典型被寵壞的孩子,我反正是沒事情浪費在她身上了,手上的手機按個不停,和陳樹交談了一會。

陳樹告訴我,原來濤哥最近的年紀可能是真的太老了,身體開始出現很多毛病,讓我多去看看他,用醫生的角度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是可以幫上忙的。

我當然是希望自己有可能能幫上忙了,但是一般而言事情總是不如意,況且濤哥七十九了,就算是在年齡已經普遍非常高的這個年代,七十九也絕對算是一個高齡了。

當然了,我知道他們這一行,通常壽命都不是很高,還好濤哥只是做一個看守人,而且現代做看守人比以前已經容易很多了。

因為濤哥這種其實並不是單純一個賣法器和符籙的,更重要的是看門,也就是我之前所說的,在陰間和陽間的交界之處。

濤哥的房子所在的地方是農村土葬園和城市之間的交界處,像這種土葬的亂葬崗,以前每條農村幾乎都有,只要這條村子還稍微有個錢,只要不是已經連飯都吃不上的,都會請一個看門人看著這土葬的園子,外行人一般還想不通,人都死了,已經埋在地下,還守什麼守。

然而實際上哪裡是這麼回事,這所謂看門看門,看的不是陽間的門,是陰間的門,農村本身就地處偏遠,而且這些地方很容易滋生陰氣,土葬並不焚燒屍體,實體在棺木裡面,而棺木都在同一片地里,彼此之間相比並不遠。

就這麼一個設計法的話,這陰氣的滋長不要太厲害,尤其是土葬的亂葬崗還不是城市裡的那種墓碑位置,每年很多人去拜祭,哪怕你自己的墳地沒人去拜祭,起碼隔壁也有人,孤陰不長獨陽不生,只要這地方一直有活人踩著,這陽氣就不會斷。

所以實際上,看門人真正在看著的並不是其他什麼,最怕的就是屍變,所以看門人什麼東西都不多,法寶最多,因為如果只是對付冤魂,符籙已經足夠了,但如果真的有殭屍,那可是有實體的東西,沒有法器光靠符籙似乎不太可能。

下課之後,其實我有再去一趟桃花林的想法,不過實在是太遠,所以最後我還是沒有這麼做。

話說這桃花林雖然名字好聽,但實際上哪有這麼詩情畫意,其實就是一個在亂葬崗前面的小屋子,基本上除了面對亂葬崗那一面有鐵欄之外,什麼都沒有沒有了。

我回去急診科拿了點東西,很快又回去了醫科大學,下午還有點課程,暫時還是沒時間回去醫院。

醫院最近的病人多了起來,尤其是內科,我們急診科也同樣是如此,平時一般送進來的好像都是意外傷者比較多,最近卻變成了病重的人比較多。

看來最近外面的生活環境實在不是這麼理想,很多事情都開始變得不受控制,之前每年這個季節我們都挺閑的,唯獨今年實在是有點奇葩。

藍宅。

宏偉氣派佔地幾千米的豪華洋房,張天利早就在路上打電話回家告訴了父母自己要回來的消息,所以,藍家大門兩邊正站著一排排井然有序的傭人。

而正前方站著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由近四十多歲,稍微有點啤酒肚,女的看起來則要年輕些,也許是保養得好,年逾四十的人看起來就像三十歲左右的女人,梳著貴婦頭,樣貌也很漂亮,成熟嫵媚。

這兩位就是藍氏夫婦,陳子和張天利的父母,此時的兩人正眼帶興奮的翹首看望,不一會兒,一輛不菲的火紅色跑車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車上下來一位少女,正是張天利:「爸,媽,我回來了。」

藍氏夫婦趕緊迎上去,張母拉著有三四年沒見的女兒笑得合不攏嘴,看見自己女兒出落得這麼漂亮更是喜歡:「哎喲,我的乖女兒,幾年沒見都長這麼高了,長得越來越漂亮了,呵呵,快,跟媽回屋。」

張爸爸慈愛的摸著女兒的頭:「回來就好,管家,快去把小姐的房間收拾一下。」

「是,老爺。」

客廳的沙發上,張天利坐在自己父母的中間,張母握著女兒的手:「女兒啊,這幾年在美國過得怎麼樣?有沒有受欺負啊?你這出國讀書一讀就是三四年,平常除了打幾個電話就是寄幾張照片回家,這麼長時間沒見可把媽想死了。」

「媽,我這不是回來了嘛,諾,這是我給你們二老帶的禮物。」三月中文

「這孩子,回來就回來還帶什麼東西。」

嘴上雖這樣說可看的出來張母還是很高興的,也是,自己女兒孝順自己還知道給自己帶禮物相信只要是當母親的就沒有不高興的。

張爸爸心裡也很欣慰,暗道女兒長大了也懂事了:「小彤啊,這次回來就在家裡多住些時間吧,在家多陪陪你媽,她總是念叨著你。」

張母立馬道:「是啊,小彤,你就在家裡多住些日子,你也好長時間沒看見你哥了,這次讓你哥帶你好好玩玩。」

張天利暗自癟癟嘴,帶我玩?魂都被那個陳默給勾走了那還會管我這個妹妹:「爸,媽,我正要和你們說呢,我這次回來就不打算再回去了,我想在這裡讀書,就讀哥那個學校,和哥一個班級,我今天已經去竣威帝國報道了,轉學手續也都辦好了。」

張爸爸:「小彤,怎麼沒聽你說啊,你不去美國了?說實話,是不是在美國有人欺負你,讓你不想去上學了?」

張天利早就想好了說詞:「怎麼可能,爸,沒人欺負我,我就是想家了,在美國我一個親人都沒有,再說,我回來還不好嗎?這樣我就天天在家可以天天陪著您二老啊,對不對媽?」

張母一聽滿臉高興,這正合她意,本來她就不是很同意小彤那麼小就去國外的,一個人在國外連個照看的人都沒有,現在小彤願意回到家裡來她當然是一百萬個贊同了。

不滿的看向自己老公:「老頭子,你說那麼多幹什麼,小彤回家那是好事,她一個人在美國多孤單啊,這事就這麼定了。」

又轉過去看向自己女兒:「那真是太好了小彤,在哪讀書都是一樣的,沒必要跑到國外去,你這次呀就安安心心的在家住著,好好休息一下,我讓你哥今天就回家來,明天帶你去上學,你四年多沒回國了,讓你哥帶你熟悉下學校。」

張天利眼珠一轉,若無其事的笑著撅嘴:「還是算了吧,我今天看見哥哥了,他現在肯定忙著和女朋友約會呢,哪裡會有時間招呼我啊。」

果然,這話一出效果引發了,張爸爸皺眉:「小晨有女朋友?沒聽他說起過啊,是不是搞錯了?」

「怎麼會弄錯,您今天是沒看見,哥不知道多維護那個女人呢,生怕她怎麼樣了。」

「那女孩兒什麼來頭,家世怎麼樣?是哪家的千金。」

這句話是張母問的,張母是一個極其勢力且小氣的女人,張爸爸倒是一個和精明的人,也是,如果不精明也不會擁有這樣一個龐大的企業了。

但兩人對自己的一兒一女倒不錯,在他們心中,自己兒子那麼優秀,家世也是一等一的,這婚姻大事一定要找個門當戶對的,這一點和他們兩個倒是一樣。

所以兩人也很關心自己兒子看上的女孩是個什麼樣的,哪知……

「切,什麼千金啊,就一貧民,雜草一個,哪來的什麼家世,全身上下也就一張臉還過得去而已,就這種人能勾搭上我哥,肯定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

張天利中途改變了主意,她決定先不告訴爸媽今天發生的事情,在爸媽面前點一下就行了,省的打亂她的計劃。

張母聽了大驚失色,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眉頭皺的死緊,「什麼,貧民?這怎麼行?小晨怎麼會看上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女的,老頭子,竣威帝國不是貴族學校嗎?怎麼還會有貧民?不行,我可不能坐視不管,太荒唐了,我現在就要吧小晨叫回來,我要好好說說他,儘快讓他斷了一些不該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咱們家怎麼能和這種人有來往,這還不把臉面都丟盡了。」

張爸爸聽到自己妻子越說越離譜趕緊制止:「好了好了,還什麼都沒弄清楚呢,你慌慌忙忙的幹什麼啊,越說越離譜,這八竿子打不著的事也被你給想了,真是,這竣威帝國學院當初是我們六大家族辦下來的,雖然是貴族學院有錢就能進,可畢竟是學習的地方,所以那時就規定好了,每年中考的成績只要達到學校給的分數線一樣可以進,優秀者還可以免去學雜費,所以學校都有招收每年中考前幾名的學生的,那女孩兒估計就是考成績進來的。」

張母依舊板著臉:「成績好怎麼了,就是成績再好在這個社會上依舊要靠背景,要靠人脈和關係,否則誰會理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急診科那些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在急診科那些年目錄 我在急診科那些年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三章 千金

9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