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趙娥的刀

第664章 趙娥的刀

話音落下,胖女人的虛影消失。

不遠處,一青年男子穿過人群,跑到芍藥面前,焦急道:「娘,我剛經過酒樓,恰巧看見賊人李壽正與人喝酒,他說……說趙家男子死絕,只剩一個婦道人家,根本沒希望復仇!」

聞言,芍藥的雙手不自覺的握緊,此刻的她,彷彿變得不像自己,身體被另外一種情緒支配。

賊人李壽,正是殺害趙娥父親的兇手,家境優渥,人脈關係廣,混了一幫社會兄弟。

他這樣的人,正是良民的剋星。

然而,趙娥卻不懼怕他。

「李壽,你不要高興的太早,這個仇,我遲早要報的,總一天,我會殺了你,為趙家門楣雪恥!」

從街上買了一把殺豬刀,芍藥跟著男子回家。

本來,以芍藥的性子,他會直搗黃龍,去李壽家裡血洗。

然而此刻,她發現自己道法,術法,全都消失不見了,像是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更令驚懼的還在後面,她的身體似乎也不聽使喚,由另外一個人支配,而她則完完全全的變成了旁觀者。

現在的她,與其說是叫芍藥,還不說叫趙娥更好。

到現在,她已經明白過來。

她似乎是在經歷趙娥的人生。

殺豬刀買回去后,每逢晚上,趙娥都會把刀拿出來磨,同時念叨著李壽的名字,仇恨值在一點一點的積蓄。

李壽得知這件事兒后,嘴上說不在乎,私底下卻是派人嚴加提防。

好心鄰居徐媽擔心趙娥殺不了李壽,反而會像她父親那樣落入賊人之手,遭其所害,隔三差五就會找到趙娥勸導:

「李壽本來就很兇惡,如今又長騎馬帶,練習騎射,就算你有報仇的志氣,也不是他的對手,弄不好連你也要死在他手裡。

這樣一來,你們趙家就絕戶了!」

「明知殺父仇人是誰,我不為他報仇,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雖說我的三個兄弟早早的死了,可我還在。難道要靠別人替我報仇?換你是我,你有可能不會殺李壽,但我必殺他!」

趙娥心志堅定,毫不動搖。

她仍是日夜磨刀,在深夜裡,念叨著李壽的名字,將她對李壽的仇恨一點點推向高峰。

然而,時日一長,街坊們見她只磨刀,沒有動作,都嘲笑她:「說大話,只會用磨刀來欺騙自己,根本沒膽量去殺李壽!」

終有一日,待刀鋒雪亮,她提刀出門,對街坊道:「你們都笑話我是婦道人家,沒本事殺李壽,今兒個我就把李壽的人頭提來,讓你們看看!」

說罷,她提刀出門,坐上馬車,前往李壽的必經之路上等待。

她在都亭前等到李壽。

見李壽出現,趙娥跳車而出,一把牽住李壽的馬,大喝一聲:「賊子!」

李壽受驚,回馬欲走。

好不容易逮住機會,趙娥哪容他走脫,奮力揮刀砍去。

鋥亮的殺豬刀,在馬身上砍出一道尺余長的傷口。突如其來的疼痛,使得李壽坐下之馬驚叫嘶鳴,把李壽甩下馬。

李壽翻滾著從路上,落到道路旁的旱溝里。

趙娥提刀跟上,就地砍去。

李壽身體翻滾,躲過趙娥這勢大力沉的一砍。

刀鋒從李壽臉頰擦過,隨著「咔」的一聲巨響,砍在一棵大樹根部,猶豫趙娥用力過猛,刀卡在樹根上,沒有辦法拔出來。

李壽瞅准機會,拔出腰間佩刀,滿臉猙獰,怪叫一聲「受死吧」,就要一躍而起。

轉眼間,行事逆轉。

趙娥並不畏懼,雙眼裡反而寫滿瘋狂。

她丟棄殺豬刀,毫無畏懼的朝李壽撲去,搶在李壽翻身起來前,左後按住他的額頭,右手死死卡住他的喉嚨。

李壽揮刀亂砍。

趙娥左右躲閃,雙手卻是死死下按。

掙扎約莫半刻鐘,李壽窒息而亡。

趙娥俯身從李壽手裡奪走他的刀,割下李壽的頭,抬頭看天,天空陰鬱,而她心裡全是大仇得報的激動。

淚水模糊了視線,提刀女人的虛影再次出現。

「手刃仇人,大仇得報,你選擇逃走,還是自首?」提刀女人的虛影,再看向芍藥時,眼神變得溫柔不少,盯著芍藥詢問。

聽到提刀女人的詢問,芍藥腦海中蹦出的第一個念頭,那就是逃走,可隨後想想,現在她身上並沒有道法,逃走的話,就要與官兵對抗。

這樣想來,逃跑便不是最好的選擇。

除此外,她心裡還要另外一個想法。

事到如今,她所經歷的一切,應該是前朝的種種。

前朝早已淹沒在歷史中千萬年,如此想來,當下她所經歷的事兒,也應該是此地墳墓主人的記憶。

她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若我自首了,結局會怎樣?

遲疑片刻,她給出答案,選擇自首。

提刀女人虛影深深看了她一眼,化成星星點點,隨風消散。

那種感覺再次襲來,芍藥再次成為旁觀者,看著身體提著頭顱走向城中,找到長官,認罪伏法。

她隨著士兵,走進監獄,神色平靜。

經過了解,長官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深受感動,不忍給趙娥判罪,要放趙娥離開,跟趙娥說:「這事兒,我一力承擔,大不了,就辭官還鄉。」

趙娥卻說:「此仇不報,我會被心口的怨氣憋死。但依法論罪,這是君子典範,我怎麼能貪生怕死,藐視法律?」

同鄉知道這件事後,奔走鄉里,為趙娥的烈義行為聲援。

守衛暗中釋放趙娥,讓她離開。

趙娥卻抗爭說:「枉法逃死,不是我的本意,如今仇人已殺,我犯了死罪,就要按法律入獄,以證法律威嚴,就算是死,我也毫無怨言!」

守衛執意要放趙娥走。

趙娥又說:「我雖然只是一個普通村婦,但我也懂得法律。

殺人,乃是大罪,國法難容,現在我既然犯了罪,就該論罪懲處,把我斬首示眾,肅明國法,這是我的願望!」

守衛強制趙娥離開。

趙娥仍堅持己見,守衛無奈,只得將她重新收監。

後來,遇到大赦,趙娥才得以釋放。

趙娥出獄的瞬間,芍藥重新獲得身體控制權。眼前光亮消失,她又重新回到了墳墓地穴之中。

她手中多了兩把刀,一把稍短些,是趙娥的殺豬刀,另外一把染著鮮血,是李壽的配刀。

兩把刀看似普通,拿在手中感受,卻又透著不凡。

這就是她要找的上古神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養了一群小妖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養了一群小妖精目錄 我養了一群小妖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4章 趙娥的刀

9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