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武功高又有什麼用?

第93章:武功高又有什麼用?

魏鳴是用彈弓子把王寡婦幫他煉製的迷魂丹彈了一粒進二總管的嘴裡。

那迷魂丹就是強效的催眠葯,即使二總管是武功好手,也完全抵擋不了。

也多虧了二總管之前中了魏鳴的辣椒水,行動大為緩慢,而且噴嚏不斷,魏鳴才有機會發射迷魂丹進他的嘴裡。

如果是兩個人面對面的戰鬥,那怕拉開了距離,魏鳴想用石子打中二總管都完全做不到。

搞定了二總管,魏鳴總要回去幫一下老魏頭。

他在單挑的時候,完全沒機會發射彈子,但是在兩個人勢均力敵進行戰鬥的時候,就不一樣了。

老魏頭的武功本就比大總管更強,速度也更快,戰鬥當中,時時處處都佔盡了先機。

只不過那大總管的武功也不低,憑著精湛的內功,完全採取守勢,幾百招之內也未必就會輸。

他一直在等著二總管把魏鳴擒拿下來,然後逼著老魏頭就範。

就算老魏頭作為一個邪派人物,完全沒有愛子之情,他和二總管兩個人聯手,總歸也能把他拿下。

誰知道,他等得援軍沒來,魏鳴倒是先來了。

魏鳴按照之前跟王寡婦作戰是的戰略,離的遠遠的,用《鷹眼術》判斷大總管的行動軌跡。

找到一個節骨眼,他便發射一顆石子過來。

《鷹眼術》對於軌跡的判斷是很準的,所以魏鳴的石子也打得十拿九穩,攻的都是大總管的眼睛、咽喉、下體等不得不救的地方。

他防禦老魏頭的攻擊,本就要使出渾身的解數,但魏鳴的攻擊他又不得不防。

一防,就要變招。

一變招,就會亂。

一亂,就會出破綻。

而在高手的對決當中,破綻,就意味著輸。

甚至是死!

大總管一個猝不及防,被老魏頭雙掌連劈砍中了兩根鎖骨。

只聽「咔嚓」「咔嚓」兩聲,兩根鎖骨全都斷了。

隨後老魏頭趁著大總管兩條胳膊抬不起來的工夫,抱著他的腦袋,雙膝連撞,對著大總管的小腹又發動了一輪猛攻。

好熟悉的場景,好厲害的武功!

當初歐陽達在野豬林里,也是失敗在了老魏頭的這一套連招之下。

這一回,大總管也撐不住了,頹然倒地。

不過他比歐陽達還要慘。

歐陽達倒的時候,背後就是鬆軟的泥土,尤其是這個月份,土壤潮濕,甚至可以說是滿地的泥濘。

雖然骯髒,但是非常的鬆軟,不會摔壞了身子。

但是大總管這一次就沒那麼好運了,他的背後是一地的碎木塊,還是他親手劈碎的。

桌子腿、桌子面碎裂之後,都向外支著恐怖的尖刺,大總管這一落上去,不亞於跌在了一組拒鹿角上。

有好幾根木棍穿胸而過,血直接就噴了出來。

魏鳴看了,都直皺眉咧嘴:「你說你沒事兒拆我們家桌子幹什麼呢?」

「你,你特么……」大總管雖然身受重傷,但是還沒有死。

魏鳴對他道:「你看看你,話都說不利索了吧。不過不要急,你知道我的外號叫什麼嗎?」

「小雞……崽子?」大總管毫無屈服的意思。

「你這人怎麼這麼不會聊天。」魏鳴有點生氣了,「他們都叫我魏神醫!也就是說,即使你現在慘得好像一條狗,但是只要聽話的話,我還是有辦法把你治好。」

「我不用你救!」大總管道,「你這個小畜生……」

老魏頭在旁邊也不樂意了,道:「喂,你說話注意點!別捎上旁人!」

既然大總管堅持不讓魏鳴就他,那麼魏鳴也沒有那麼好心。

對於大總管的這種傷勢,他只有一種葯,就是大聖還陽丹。

但是大聖還陽丹的問題不在於有多珍貴,而是如果吃了,就是百分之百的康復。連同之前的舊傷,以及內力的損耗,全都瞬間治癒。

打了半天架,消耗了大量體力的老魏頭,還真不一定是一個狀態全滿的大總管的對手。

何況大總管的目標又不是老魏頭,而是手無縛雞之力(特指大花)的魏鳴。

他恐怕一掌就能要了魏鳴的小命。

所以如果他始終不肯屈服,甚至在魏鳴表示可以救他的情況下,他也保持這濃厚的敵意,魏鳴還真就不敢救他。

「那沒辦法了。」魏鳴道,「是你自己不想治的,不是我見死不救啊!要不,你給我簽個字據,就說是你自己想死的,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魏鳴竟然還真的翻出來了幾張白紙,一根禿筆,蹲到了大總管附近。

「你還能動嗎?字據會寫嗎?」魏鳴捅了捅大總管,「要不你說我寫?不行啊!我不認字啊!」

魏鳴這哪是想讓他寫字據啊,分明就是在調戲他。

大總管用力伸了伸手,但是因為鎖骨折斷加上受傷過重,最後根本就抬不起來,也就碰不到魏鳴。

他掙扎了好幾下,手終於又垂了下來,腦袋也跟著低了下去。

魏鳴攤了攤手,道:「那就太遺憾了。」

老魏頭在旁邊看不下去了,道:「我沒想到你氣起人來,竟然這麼討厭。」

「我也不知道你看見我有危險,竟然那麼沉得住氣。」魏鳴回道。

「你早就知道我在樑上了?」老魏頭道。

「本來是不知道的,」魏鳴道,「不過這老頭子把咱家桌子劈碎的時候,你在上面出聲了。畢竟是用了十幾年的老物件,大家都心疼。」

「不只是有感情,這桌子的質量也確實好。」老魏頭道,「光料錢我就花了五十八文呢!」

大總管到死也沒想明白,自己竟然死在了一個僅值五十多文的破桌子上。

「我們該想想後事該怎麼處理了。」老魏頭道,「家裡出現了兩具屍體,總是個問題。就算是把他們埋了,金風庄應該也不會善罷甘休吧?」

「是一具屍體,不是兩具。」魏鳴道,「那個沒死。」

說完魏鳴便去打了盆水回來,先找繩子把二總管給捆上了,然後往他的臉上潑涼水。

沒過多久,二總管便幽幽轉醒。

「發生了什麼事兒?」二總管有些搞不清情況。

「非常遺憾地告訴你,剛才你的這位大哥,不小心自己摔在了桌子上,把自己摔死了。」魏鳴一臉沉痛地說道。

二總管:「???」

這事兒誰能信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章:武功高又有什麼用?

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