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火燒房子了!

第88章:火燒房子了!

魏鳴他們一路返回了善寧村,正好趕上村裡面正在大聲吵嚷:「走水了!走水了!」

走水,就是著火的意思。

魏鳴讓李二牛他們喊,是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沒想到這個愣頭青似乎怕演的不夠真實,還真的點了一把火出來。

從遠處看,也能看見一團不算大的火焰。

火焰雖小,但是家家戶戶都有柴草、糧食,經不起燒,一旦連成片,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家家戶戶跑出來,打水的打水,挖土的挖土,場面還真熱鬧。

「這就是你說的好戲?」萍兒對此有些不以為然,「你有工夫找我過來看著火,不去先救火的嗎?」

「讓你看的當然不是這個。」魏鳴笑道,「這火著不起來。」

魏鳴運起了《鷹眼術》,視線也變遠了。

李二牛這傢伙還算是有點良心,竟然提前碼了些石頭,把那團火圍起來了。

所以場面雖然鬧得挺大,但是火卻沒燒起來,頂多就是個野外篝火的程度。

不過倒是把翠蘭他們家給堵住,一大幫人圍在外面,裡面的人根本出不來。

「乾的漂亮!」魏鳴不由得贊了一句。

果然,等他們進村子的時候,火勢已經被控制住了。

它現在頂多也就能起點照明作用,都不用澆水,一會兒自己就能滅了。

魏鳴環顧四周,讓萍兒在病人家的房裡找了處高台坐好,叮囑她在這兒等著看好戲就行。

然後魏鳴走到了翠蓮家的門口,看到李二牛和張鐵柱正在這裡守著呢。

「怎麼樣?」魏鳴問道。

「人進去了,始終沒有出來。」李二牛說道。

「是個和尚嗎?」魏鳴問道。

「帶著帽子,看不出來。」李二牛又道。

然後他又描述了一下長相,基本可以確認是法空。

「好極了。」魏鳴點了點頭。

然後他走了兩步,來到門前,重重地砸了幾下,高聲叫道:「不行了,不行了,火勢控制不住了,房要塌了!快跑啊!」

說完,魏鳴轉身又跑了出來。

李二牛和張鐵柱都無語了。

火明明已經被熄滅了好吧!

不過魏鳴這麼一咋呼,裡面的人受不住了。

外面呼呼啦啦救火的聲音,剛才可是確實傳到了他們的耳朵里。

在榮譽和生命之間,他們最後還是選了後者。

出來的是一男一女。

當然,他們在裡面待了這麼半天,衣服還是穿上了的。

魏鳴一直在盯著他們,確認了身份之後,他便驚呼道:「喲,這不是善寧寺的法空方丈嗎?」

本來那些救火的鄉親們已經要散了,聽他這一聲驚呼,直接又都折返了回來。

善寧村就在善寧寺山腳下,誰沒聽說過法空?

就連病人那一家,也都跟著過來看熱鬧。

看到法空和一個女人神色扭捏地從同一個屋子裡出來,誰還能猜不出他們做了什麼?

善寧村的村民,之前就算不信佛,也該明白點清規戒律,也知道法空是一個有大神通的和尚。

誰知道,他也會幹出這種男盜女娼的事情來?

於是閑言碎語一下子就響了起來。

法空這邊當然受不了了。

對方準備得這麼充分,所以他覺得一定是有哪個冤家對頭在與他為難。

他不認識魏鳴,見不過是個十四五歲的孩子,所以根本就沒當回事兒。旁邊的李二牛和張鐵柱也是一臉的淳樸。

於是他雙手合十,高聲念誦:「阿彌陀佛!」

他的聲音很洪亮,能傳得很遠。

一聲佛號念過,周圍的閑言碎語立刻被他壓低了。

「請問是哪位高人在與貧僧為難?」法空說道,「請出來當面一會。」

他連說了三遍,既沒有人答音,也沒有人走出來。

法空的心裡就鎮定了一些,將目光重新鎖定在了魏鳴三人的身上。

「看來只是幾個普通的鄉民,發現了我的事兒,想讓我難堪。」法空心裡想道。

他根本就沒把魏鳴放在眼裡,開口道:「這麼說來,是你們在搞事情嘍?」

魏鳴笑了笑,道:「搞事情可說不上,只是救火的時候碰巧趕上了。沒想到大師竟然還有這樣的好事兒。」

「哈哈哈!這當然是好事!」法空突然大笑了起來,聲音里充滿了鎮定,「諸位鄉親,我並非破戒之人。我今天來善寧村,是因為這位女施主生了重病,我來替她祈福消災。如果令大家產生了什麼誤會,實在是抱歉!請大家儘管怪罪到貧僧的頭上就是,不要污了女施主的清譽。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他這話說得義正言辭,恐怕連他自己都騙過了。

他方才著急,腦門上已經見了汗,在火光的映照之下,泛出了淡淡的金光,顯得他寶相莊嚴。

他平時在眾人心中積威甚重,村民們還是寧願相信他有苦衷的。

這時他又把罪名全都扛到了自己的身上,自然有不少人改變了陣營。

說話的語氣都變了。

而那個應該是叫做翠蓮的姑娘,聽到了法空的話,知道只有保住了他的名譽,才能保住自己的榮華富貴。

所以她非常配合地用雙手捂住了肚子,臉上也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好像真的有病一般。

這時候,魏鳴突然拿出了他的電子喇叭,大聲道:「不要相信他的胡說八道!」

他本身的嗓門可能沒有法空的大,但是電子喇叭可是現代化的高科技產物,多少小販聽見了這喇叭的雜音都要望風而逃。

它的穿透力自然比法空的肉嗓子可大多了。

而且魏鳴這句話雖然說是對周圍人說的,但是喇叭口可是沖著法空的,差點懟到他臉上去。

這一下突如其來的巨大聲音,讓法空的耳朵嗡的一下,差點摔了一個跟頭,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莊嚴形象瞬間崩塌。

魏鳴繼續說道:「我叫魏小雞,也就是你們口中所說的『魏神醫』。既然你說這位女施主有病,那麼就由我來給她診斷一下吧?來,你先說,她患的到底是什麼病?」

魏神醫的名聲最近很火,連玄霜庄的少莊主都被他治好了。

法空可不知道魏鳴一切都是靠系統給的葯在硬撐,其實醫術一竅不通。

他沒跟翠蓮串供,這時候自然說不出來。

他剛才的說辭,也就不攻自破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章:火燒房子了!

9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