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收徒大會?

第85章:收徒大會?

魏鳴的這句話打動了李大牛。

在他的心中,李二牛的地位還是不可撼動的。

魏鳴畢竟是李二牛的哥們,是救過李二牛性命的人啊!

「我們不能殺他。」李大牛對王寡婦道,「他救過我弟弟。」

「可你怎麼能保證他以後不會說?」王寡婦對魏鳴的敵意還是很難消除,「要不你給他下點毒?每年給他一份解藥,沒有解藥就會死的那種?」

「我哪有那種東西!」李大牛苦笑了一聲,「而且他爹是白駝山莊的人,他自己又有魏神醫的稱號。他們一家子都是毒簍子,我又何必班門弄斧?」

魏鳴不由得心中感嘆:「感謝白駝山莊!」

「你會不會什麼控制人的方法?」李大牛反問王寡婦,「花間派的邪魅之術可是聲名遠播。」

「會倒是會……」王寡婦道,「不過得需要用那種方式,而且是持續的。」

魏鳴當時就緊張了。

喂喂喂,你不是想老娘吃嫩草吧?

那你不如乾脆一刀殺了我!

好在李大牛和王寡婦剛剛互訴衷腸,兩情相悅,情意綿綿,李大牛可不想看見王寡婦再投入另外一個男人的懷抱。

「要不,我發個毒誓?」見兩個人都沒什麼辦法,魏鳴試探道,「我要是把你們這事兒說出去了,我就全家死光光?」

反正他也不知道他的家人去哪了。

就剩下一個老魏頭,還只有一年的壽命了。

不過似乎李大牛他們這些邪派中人不太相信發誓。

如果發誓有用的話,還要捕快做什麼?

再說了,不騙人,還叫什麼邪派?

「我想到了!哈哈!」李大牛突然道,「我們其實都想複雜了。野豬林劫匪的事兒已經被桑先生頂過去了,我們怕的只不過就是他說出我們是神農幫和花間派的事兒。」

「那又怎樣?」王寡婦道。

「我們只要把他也變成神農幫和花間派的不就行了?」李大牛道。

魏鳴:「!!!」

這是什麼狗屁方法?

不過李大牛卻覺得自己聰明極了。

他從懷裡掏出了一塊鐵牌,上面有一個代表了神農幫的「炎」字變種字元。

魏鳴心道:你們這些人,怎麼動不動地就喜歡送信物?

誰知道,李大牛並不打算把這鐵牌贈送給魏鳴,他用布墊著,把那鐵牌子在蠟燭的火苗上烤了一會兒。

沒多時,那個「炎」字就變得發紅髮亮。

然後李大牛就將這枚鐵牌按到了魏鳴左手的小臂內側。

魏鳴感到一陣劇痛,頓時「啊」地一聲叫了出來。

等李大牛把鐵牌摳下來的時候,魏鳴的手臂上已經被燙出了一個「炎」字標記。

李大牛卻不肯放開魏鳴,還往上他的傷口上撒了一些藥粉。

那藥粉迅速腐蝕皮肉,把這疤痕固定了下來。

魏鳴即使是用刀把這塊肉剜下來,再長出來的新肉也會有一個「炎」字。

「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神農幫的第四代弟子了。」李大牛非常得意,「你敢出去告發我,我就跟著告發你!而且你還會被當作欺師滅祖被神農幫追殺。不過呢,我也不會白收你作徒弟。我會把我擅長的這套《百草刀法》傳授給你。」

魏鳴:「!!!」

誰特么想學你這小門小派的垃圾刀法?

學會了砍死你嗎?

誰知道,這倆人對魏鳴的折磨還沒有完。

李大牛完事兒之後,王寡婦竟然也來了。

她一伸手,將魏鳴的衣襟扯了開。

魏鳴有點哆嗦:「你要幹什麼?」

「別怕!」王寡婦微微一笑,雙手一伸,多根手指以詭異的形狀在魏鳴的左側肋下刺了一下。

她尖銳的指甲刺破了魏鳴的皮膚,留下了一個好似花瓣的痕迹。

「這是我們花間派的印記。」王寡婦道,「別害怕,我們沒有他們這麼殘忍,這傷口過幾天就好了。不過當你血氣翻湧的時候,還是會湧現出並蒂蓮的標誌。」

相比剛才燙出來的疤痕,這已經算是很輕的了。

「現在你就是我們花間派第九代的弟子了。」王寡婦說道,「跟他們神農幫的第四代相當。」

李大牛:「……」

你怎麼好像是在佔便宜?

「既然他決定教你刀法,我就不教你武功了。」王寡婦繼續說道,「我的武功只適合女人來學。不過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如何取悅女人……」

「咳咳。」李大牛在旁邊咳嗽了一聲,似乎這樣的話題讓他很不舒適。

話說當年王寡婦嫁給王大戶的時候,你幹嘛去了?

「算了,那我就只教你點簡單的東西吧,比如說配置迷魂丹什麼的。」王寡婦拿出了一張紙條,塞給了魏鳴,「以後你碰到了搞不定的小姑娘,就可以用這好東西了。」

你這個提議真的是好邪性,也好有誘惑力啊!

魏鳴嘴裡想說不,但是身體卻很誠實地接了過來。

他突然反應過來,這兩個人是不是早就已經預謀好了?

要不然為什麼蓋章的鐵牌和迷魂丹的配方會隨身攜帶?

如果不小心掉出來,他們不就暴露了嗎?

他們之間的戰鬥,魏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他們後來嚇唬自己,絕對是在騙人!

魏鳴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收徒大會。

莫非他們兩個都覺得自己是個人才,想要把自己拉攏過來?

魏鳴不知道,但是最起碼的,他現在安全了。

魏鳴趕快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不過李二牛卻已經跑得不知去向了。

他在村子里繞了兩圈,大聲呼喊李二牛的名字,也沒有找到。

反正李二牛的身體現在已經徹底恢復健康了,在這熟悉的村子里,也跑不丟,魏鳴只好聽之任之了。

第二天一早,楊村長便拿著他家的銅鑼敲了起來,招呼各戶代表過來開會。

去了一看,原來是李大牛和王寡婦要結婚了。

雖然是二婚,但也是個喜慶的事兒,大夥鄉里鄉親的也要表示祝賀。

王家是甜水井村首富,所以份子錢隨多少都是小事兒,關鍵是要讓大家都來做客。

魏鳴在人群之中看見了李二牛,拉這個臉,非常的不開心。

魏鳴便過去拉了他一把,道:「你哥這也是為了你。你若是再和她在一起,你就死定了。」

「我已經想明白了。」李二牛道,「不過這個家我是待不下去了。我要離家出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章:收徒大會?

8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