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花間派與神農幫!

第84章:花間派與神農幫!

「你為什麼要加入花間派?」李大牛轉移了話題。

「還不是因為你?」王寡婦冷笑道,「當年你一心學武,跑去加入神農幫,好幾年都不回來。我到了要出嫁的年齡,卻找不到人,只能逃了出來。若不是我師父看我可憐,救了我一命,我恐怕早就死在山賊的刀下了。」

「對不起,是我的錯。」李大牛道。

然後他突然想起了什麼,急道:「你既然是花間派的,那你這次……」

「沒錯,你以為你們神農幫做事真的天衣無縫嗎?」王寡婦笑道,「你們跟金風庄的這點小動作,早就被我們發現了。而且你消失多年,突然回村,聽說我要嫁人了,一句也不提要娶我的事兒,不就是為了跟著我一起嫁到吳國來嗎?」

「不,你錯了,永書。」李大牛苦笑道,「當我聽說你要嫁人的時候,我的心都碎了。不過那時候的我,配不上你。我在神農幫學藝五年,也不過只是個外門弟子。攢下的錢,也不過二兩七錢銀子,讓我拿什麼娶你?」

「我要的是你的錢嗎?」王寡婦突然哭了,「我要的是你這個人啊!」

「永書……」李大牛也哽咽了,「這麼多年來,我魂牽夢繞的,只有你一個。我知道這姓王的家大業大,能給你幸福,我才沒有阻攔,只是在你身邊默默守護你。哪怕不能娶你,我也想能天天看到你。」

「大牛哥,我也想看到你啊……」兩個人竟然抱在了一起,哭成了一團。

「可是,你為什麼要和我的親弟弟……」李大牛突然問道。

「我以為你這次來,只是神農幫安排的差事,你的心裡早就沒有我了。」王寡婦道,「我恨你,但是卻又忘不了你。所以當看到二牛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了你年輕時的影子。於是我就……」

魏鳴在旁邊都要拍巴掌了。

這也太狗血了吧?

也不知道該說是哥綠弟,還是弟綠哥呢?

反正王大戶的棺材板恐怕是要按不住了吧?

李大牛和王寡婦又互訴了一下衷腸,聽起來特別的情真意切。

而李二牛,只是他哥哥的一個替代品。

在王寡婦知道了李大牛的真正心意之後,她再也沒有看過李二牛一眼。

明白了自己的身份,旁邊的李二牛哇哇大哭,捂著自己的耳朵,高聲喊著「我不聽,我不聽!」,然後跑了出去。

魏鳴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該安慰誰。

他只覺得自己似乎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要不,我跟他一起出去?」魏鳴問道,「我怕他一個人……不放心。」

王寡婦的眼中突然閃過了一絲凌厲,道:「這小子知道了我們的身份,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李大牛對王寡婦既然充滿了愛意,對她的話自然也表示贊同。

魏鳴在旁邊都快嚇尿了。

這麼快你倆就變一夥的了?

魏鳴連聲道:「喂,我知道什麼了我就知道了?你們說的什麼,我也聽不懂啊!」

「少在那裡跟我裝!」王寡婦道,「你既然也會武功,便是江湖中人。會沒聽過南聯盟的神農幫和花間派?」

實際上,魏鳴還真聽過。

在回來的路上,孔先生給他進行過基本的科普。

這兩個門派都是南聯盟里的門派。

南聯盟的全稱是:「江南五省九幫四教一十三城聯合會盟幫會」,簡稱「南聯盟」,或者「聯幫」。

反正就是十三個帶有門派性質的大小幫派和教會共同組成的帶有國家性質的政體。

它們各自佔據一個城市發展,軍事、政治、經濟獨立,互不干涉,頂多就是每年約定一個時間,一個地點,選一個輪值主席,並商量一下今年的發展方向。

他們的合作,主要是為了應付其他國家,比如中原五國,以及吳國的入侵。實際上,互相之間看著都不順眼。

這些幫派的行事作風各不相同,但基本上全都趨於黑暗,且手段狠辣,所以被其他國家、門派認定為是邪派。

不僅如此,他們互相之間因為信條不同,所以彼此也視對方為異端。

李大牛所在的神農幫擅長使用草木毒害人,而王寡婦所在的花間派則精於魅惑、享樂、縱情之道。

這在吳國,自然是難以被接受的。

他們都不需要實際上做什麼,只要暴露自己的南聯盟身份,就會變成人人喊打的對象。

眼看著李大牛一步一步向自己走過來,魏鳴大聲喊道:「你不要過來啊!」

不過光喊的話,沒有什麼威懾力。

於是魏鳴補充了一句:「你們如果敢殺我,我爹會來給我報仇的!他武功已經突破了,你們兩個加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

說起老魏頭,他們倆還真有點忌憚。

前一陣老魏頭被抓的事兒,就連普通的村民都已經知道了,更何況他們兩個江湖中人。

白駝山莊的名號可要比他們神農幫和花間派更響亮,聽說老魏頭武功又突破了,他們兩個說不定還真不是對手。

「我們怎麼知道你不會把我們的身份說出去?」李大牛放緩了腳步。

「我的嘴最嚴了!出賣你們,對我又沒有好處。」魏鳴說道,「比如說你就是那個野豬林劫匪的事兒,連鐵手大人問我,我也沒有說。」

其實這件事兒魏鳴也是剛知道的,鐵手問的時候,他自然說不出來。

他早就覺得被打下來的那隻信鴿,兩次飛過甜水井村,有點不太正常。

雖說是有從金風庄飛往野豬林的可能,但是誰又會一直住在野豬林呢?

所以他也曾懷疑那個未知的野豬林劫匪就在他們甜水井村。

他們甜水井村就那麼幾戶人家,看起來也都不像是會武的樣子。

現在既然已經確定了範圍,使用排除法,直接就可以確定是李大牛了。

不過魏鳴為了保命,說得信誓旦旦的,好像已經知道很久了。

就連鐵手問,他都不會說。

「你還知道什麼?」李大牛明顯有點緊張,卻沒有反駁。

果然就是你!

「還有金風庄要做的某個小道具,你確定我要在這個場合里說出來?」魏鳴說道,「我之所以什麼都沒說,就是因為李二牛是我的哥們,而你是他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章:花間派與神農幫!

8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