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外門高手李大牛!

第83章:外門高手李大牛!

「大牛哥,」魏鳴開口道,「你知道是誰把你弟弟害成這樣的嗎?」

「是誰?」李大牛跟李二牛是親兄弟。

兩個人身處異鄉,相依為命。

他聽說自己的弟弟不是普通的生病,而是被人所害,眼睛立刻就紅了起來。

「就是你身邊這位女士。」魏鳴說道。

「魏!小!雞!」王寡婦表情一下子變得猙獰,渾身有些抽搐,彷彿隨時都可能一掌拍過來,「你不要血口噴人!」

魏鳴可打不過她,連忙往後退了一步,道:「你要說我說得不對,你可以反駁我。如果你說得有道理,我也可以相信你。」

「小雞,你不要胡說!我們兩個是真心相愛的!」李二牛在旁邊說道,「永書是不會害我的!」

魏鳴轉過頭來:「永書是誰?」

李二牛:「就是你王姨。」

魏鳴:「好,我知道了,你繼續!」

這時候,李大牛在旁邊聽不下去了,氣憤地道:「二牛,你……你竟然搶我的女人?」

魏鳴:「……」

你好像搞錯重點了吧?

「魏小雞,你胡說什麼?二牛不是我害的!」王寡婦非常生氣,一步步地向魏鳴走了過來,隨時準備發動攻擊。

「還有,不要叫我王姨!告訴你多少遍了!叫姐姐!」王寡婦終於靠近了魏鳴,一掌劈出。

魏鳴連忙邁開蛇行步,躲了過去。

雖然說《驚蛇功》不擅長躥高蹦遠,但是在狹窄空間內的小範圍移動,還是有它的獨到之處。

雖然王寡婦的武功比他高,速度也比他快,這一下還是讓魏鳴躲了開。

旁邊的李二牛見他們動手了,連忙叫道:「永書,不要傷他!小雞是我的好哥們,而且剛才還救了我的命!」

魏鳴連忙在旁邊大叫:「誤會,都是誤會!我以後再也不叫你王姨了,別說叫姐姐了,叫嫂子都行啊!」

這時候,李大牛也明白過來了,這王寡婦身上帶著武功,而且還跟李二牛之間有親密關係。

她這麼著急殺掉魏鳴,說不定就是想殺人滅口。

這麼看來,李二牛的病或許還真是她弄的。

他隨手抄起旁邊放著的一把爐灰鏟子,挽了一個「刀」花,向著王寡婦砍了過去。

李大牛膀大腰圓,練的又是外門的精妙刀法,雖然他手裡拿的只是一把鏟子,但若是砍中了,威力也小不了。

王寡婦不敢小視,只能調轉注意力,專心應付李大牛的進攻。

魏鳴這邊的壓力一下子就輕了。

他三步兩步跑到了窗戶邊上,將窗戶推開,隨時準備情況不好,就跳窗戶逃走。

他知道以自己的武功,如果加入戰局,只能是給李大牛拖後腿。

不是被王寡婦一掌先劈中,就是被李大牛一鏟子誤傷。

所以魏鳴便乾脆扮演起了一個遠程輸出的角色。

他把自己的彈弓子拿了出來,左手理順皮筋,右手從皮囊里掏出一粒小石頭,拉開彈座便射了出去。

魏鳴雖然腿腳沒那麼利索,但是《雞鳴功》附帶的《鷹眼術》可是個好東西。

即使王寡婦的身法飄飛若仙,在魏鳴看來,軌跡也好像畫出來的一樣明顯。

而且因為體積的不同,她甚至比那些鴿子、麻雀還要容易命中。

魏鳴的這一粒石子,正中王寡婦的額頭。

王寡婦的行動當時就是一滯,然後李大牛的一鏟子就劈了過來。

王寡婦沒有辦法,只能舉雙手硬拼了這一記。

她的武功雖然比李大牛要高,在系統裡面的排名也靠前,但是他們仍然處在同一境界。

她比較擅長的是輕功,比力量她完全不是李大牛的對手。

李大牛這一鏟子直接把王寡婦劈得坐在了地上。

李大牛手裡拿的畢竟不是真刀,她這才得保性命。

不過李大牛手裡的鏟子也因為這一下,木頭柄處直接折斷了。

李大牛連忙變招,化掌為刀,將手立在王寡婦的頭頂上,隨時準備劈下。

旁邊的李二牛看了心疼,連忙跳了起來,一邊伸手搶奪魏鳴手裡的彈弓子,一邊高喊:「哥,別打了,別打了!我們是真心相愛的!」

魏鳴連忙拉了他一把,小聲說道:「別老提這茬了,小心一會兒你哥連你都劈了。」

李二牛「哦」了一聲,連忙閉嘴。

反正場面一時間非常的尷尬。

「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李大牛瞪著王寡婦道。

心愛的女人跟自己的親弟弟相愛相殺,跟他本人卻沒一點關係,這種感覺確實不怎麼好受。

「你殺了我吧。」王寡婦道,「反正你的心裡也沒有我,還說那些幹什麼?」

「我心裡沒你?」李大牛道,「我心裡沒你,我能默默地在你身邊這麼多年?」

魏鳴一聽,李大牛這是要被王寡婦策反啊?

於是他連忙喊道:「大牛哥,別中了妖……啊不,這位姐姐的詭計!」

誰知道王寡婦還有沒有反擊之力?

李大牛也覺得魏鳴說得有道理,於是正色道:「我問你,我弟弟的傷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王寡婦沉思了一下,「可能真像小雞說的那樣,是我造成的。我最近練功出岔了……」

「你練的什麼功?你出岔了跟我弟弟有什麼關係?」李大牛不明白。

「是……《雲雨雙修功》。」王寡婦低聲道。

「什麼?」李大牛聽罷,宛如雷擊,「你、你、你加入了花間派?」

王寡婦點了點頭。

李大牛嘆了口氣,頹然後退了幾步,渾身好像沒有骨頭一樣,坐在了凳子上。

魏鳴嚇了一跳。

如果沒有了李大牛的制衡,王寡婦隨時可能對自己發動進攻。他不由得又往窗戶邊湊了湊。

好在,這兩個人都沒有注意到自己,而王寡婦也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

「這麼說來,這麼多年,你已經……」李大牛面如死灰。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王寡婦道,「雖然我入了花間派,但我嫁給這姓王的之前,還是完璧。他死了之後,也只有二牛一個人。要不是他們兩個都不會武功,我修鍊的時候也不至於出岔子。」

聽到這裡,李大牛明顯舒服多了。

但是一聽到王寡婦和李二牛之間的事兒,他還像是有一塊骨頭卡在了嗓子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章:外門高手李大牛!

8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