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大秤砣都能包小三了?

第80章:大秤砣都能包小三了?

魏鳴順著來時的小門,一直跑了出去。

聽後面似乎沒有追趕、呼喊的聲音,他這才放下心來。

看起來,他們確實是不敢拿萍兒怎麼樣。

不過魏鳴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兜了個圈子,回到了前門,找了個隱秘的角落,蹲了起來。

他還是想親眼確認一下萍兒的安全。

如果說這些和尚敢對萍兒作什麼不好的事兒,魏鳴就算是打不過他們,也得想辦法替萍兒報仇!

魏鳴等了一陣子,善寧寺的山門就開了。

如果不是有大人物在,寺廟的正門根本就不會開。

這個時候打開,果然是金風庄的人出來了。

還是來時的隊形,中年美婦走在最前面,她的身後跟著那個十來歲的男孩子和萍兒,就好像觀世音菩薩帶著的善財童子和小龍女一樣。

看萍兒身上一點傷都沒有,臉上還帶著笑容,魏鳴一下子就放心了。

他覺得,自己既然跟萍兒是好朋友了,也要告訴她自己安全了。

於是魏鳴便拿出了電子喇叭,先把萍兒給鎖定了。

然後他告訴萍兒,他已經跑出來了,不用擔心。

他這話一傳出來,可把萍兒嚇了一跳,連忙左右觀望,尋找魏鳴的位置。

魏鳴只能給她解釋:「我就在你附近,不方便露面。這種溝通方式也是暫時的。你若是沒什麼事兒,你打個哈欠就行。如果有事兒,就撓撓頭髮。」

然後魏鳴就看見萍兒打了個哈欠。

嗯,沒事兒就好。

然後魏鳴告訴她,不要著急,等自己準備好了,就來告訴萍兒如何解密法空的「法術」。

然後他就看見萍兒動作誇張地點了點頭。

這時候,包莊主雖然出了山門,但還在跟法空進行最後的交談。

大體上也就是法空要送她,她說「不用麻煩了,請留步!」什麼的。

反正她不走,後面的人也都不敢動。

魏鳴覺得這個機會不錯。

為了防止金風庄的高手們親自出手害他,於是魏鳴順手把包莊主、大總管、二總管也都鎖定了。

魏鳴倒未必想跟他們仨說什麼,但是隨時把控他們的位置,還是有一定意義的。

然後見他們遲遲不動,魏鳴便先行溜下山去了。

因為善寧村的病人還沒有徹底好利索,所以魏鳴還是要回善寧村的病人家繼續照看。

他一回到善寧村,就看見了賣肉的屠夫大秤砣和一個婦人在那裡吵架。

聽那婦人的言語,她似乎是大秤砣的妻子,然後說大秤砣在外麵包養了一個小三,現在就是要當街出大秤砣的丑。

圍觀的人倒是也有一些,不過他們滿臉的幸災樂禍,沒有一個出頭的。看樣子,大秤砣以往的為人,沒有交下任何朋友,就算他現在洗心革面了,也沒有太大的起色。

但是魏鳴有些聽不下去了。

大秤砣對他可是不錯,給了他不少肉。

而且如果說別人養情人,魏鳴都信。

大秤砣?

他哪有那個閑錢?

於是魏鳴就站了出來,道:「我相信屠夫大哥的為人,他不會包養情人的。」

那個婦人聽了一下子就急了:「你算是個幹啥的?有你什麼事兒?你說他沒養情人,那我問你,他最近賣肉的錢怎麼少了那麼多?他每隔幾天就要偷偷跑出來,去哪了?他為什麼現在跟老娘都不親近了?」

系統:「發現一個白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蚊子雖小也是肉啊,雖然只是一個白色杠精,但是魏鳴主要是為了給大秤砣解圍。

魏鳴瀏覽了一下詞條:「一,他賣肉的錢怎麼少了?」

「二,他每隔幾天出來一次,去哪了?」

「他為什麼跟妻子關係疏遠了?」

這種事情,就是家庭倫理劇裡面常出現的橋段,即使沒有證據,也能猜到個大概。

何況魏鳴的手裡還有一定的證據。

雖然他掌握的不一定是真相,但是估計也足夠了。

於是魏鳴非常自通道:「我是甜水井村人,我叫魏小雞。承蒙各位厚愛,救治了幾個病人,大家現在都稱我一句『魏神醫』。」

此言一出,旁邊的人都發出了「哦?」的一聲,還有人對魏鳴指指點點。

看起來,魏鳴「貪財」的名聲已經傳出來了。

不過魏鳴不在乎,他要的就是用這個名頭來震懾一下大秤砣的妻子。

他又不是來拓展生意的,你們全都健健康康的,一輩子不用來找我才好呢!

看起來,魏神醫的名聲還是有點作用的,至少那婦人願意聽魏鳴把話說完了。

「你說的事情我都知道。」魏鳴道,「你知道上個月的時候,在金風庄您丈夫被卷進了一場糾紛嗎?」

「呃,這個……」看樣子她是知道,「是那一吊錢的事嗎?啊,是你!」

「對,就是我幫忙找到了事情的真相。」魏鳴說道,「從那之後,您丈夫就洗心革面,再也不缺斤短兩了,而且還送給我了很多豬肉。我想他賣肉的錢少了,就是因為這個。」

「這種事兒,你跟我直說就行了。怕什麼?我早就說你不要缺斤短兩了!」那婦人連忙教導道。

不過魏鳴並不相信。

俗話說,家有賢妻,丈夫不做橫事兒。

大秤砣缺斤短兩,說不定就是這婦人教唆的。

魏鳴又道:「他拿回來的錢少了,又說不清楚,自然經常被你數落。你的態度差了,他也就不願意跟你親近。」

就沖著她能當街罵他丈夫,在家裡指不定怎麼作呢!

換了魏鳴,魏鳴也不願意跟她接近。

果然那婦人不說話了。

「至於他每隔幾天就出門的事兒……」這是魏鳴唯一沒有把握的事兒,但是他決定嘗試一下,「屠夫大叔現在賺的錢少了,肯定是想出來再賺點錢花。說不定就是想給你個驚喜。我猜最近或許有你們的一個什麼紀念日吧?」

魏鳴轉頭看了看屠夫大叔,沖他擠了擠眼睛,希望他能明白。

果然,屠夫大叔看懂了,他點了點頭,半帶著遺憾,半帶著害羞地道:「哎呀,說出來就沒意思了。下個月不是你生日嘛,我想賺點錢,給你打個鐲子戴戴。真是的,啥都瞞不過這個小老弟。」

聽他這麼一說,那婦人就是有再多的委屈,也都化作了無有。

反駁成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章:大秤砣都能包小三了?

8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