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黃鼠狼的復仇!

第8章:黃鼠狼的復仇!

一枚戒指已經夠值錢的了。

就這,魏鳴還不知道去哪「銷贓」呢。

金風庄這種農村大集,肯定是沒人買戒指的。拿去給莊裡的人,少不了被盤問一番。

這若是個普通的墳包倒也罷了,老實地承認是刨地抓蚯蚓的時候不小心挖出來的。

這種無主的荒墳,也談不上刨墳掘墓。

但是那具男屍可不是正常入殮的,很可能是被謀殺的。若是因此惹上一身的官司,可就不妙了。

魏鳴覺得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戒指暫時就不要賣了,等以後去了七俠鎮這種大地方,再找當鋪碰碰運氣。

不過一想到那屍體的慘狀,他就一身雞皮疙瘩,生怕那戒指已經染了屍毒。他到井邊打了一桶水,一通沖洗,又擦得乾乾淨淨的,這才放心。

為此,他差點誤了晚上家裡的那碗豆粥。

「你幹嘛去了?」老魏頭那邊都已經美滋滋地把碗端起來了,看見魏鳴回來,頓時感到非常的沮喪。

「孔先生不教書了,回七俠鎮了,我去送送他。」魏鳴說道。

「哦,那粥你還吃嗎?」老魏頭平時也沒見魏鳴跟孔先生有多親近,不過卻也沒問。

他的眼裡現在只有粥。

「當然吃。」魏鳴早就餓壞了,從老魏頭手裡把粥搶了過來,大口地吞咽了起來。

老魏頭在旁邊表示非常遺憾。

過了一會兒,老魏頭提鼻子聞了聞,又道:「哪來的臭味?」

「有嗎?」魏鳴生怕是自己身上沾染了屍臭,三口兩口把豆粥全吞下肚去,然後站起身來,左右嗅了嗅。

「哪有!」魏鳴笑道,「我咋沒聞到?」

「沒有就算了,沒事兒你就早點睡吧。」老魏頭道,「明天還要早起趕路呢。」

無論是蠟燭,還是油燈都是要花錢買的,老魏家可負擔不起。

所以天黑之後,最好的活動方式就是睡覺。

雖然魏鳴是一個夜貓子,但是魏小雞的身體已經調好了生物鐘。

他躺在床上,沒過多久就睡著了。

他睡得正酣,就聽見外面傳來了一陣鍋碗瓢盆落地的聲音。

他怕是家裡進賊了,連忙翻身而起,抄起旁邊生鏽的柴刀,摸著黑出了門。

還好,明天就是十五了,月亮正是圓的時候,外面的人影看得一清二楚。

賊人若是趁這個時候來偷東西,簡直就是缺心眼。

但院里並沒有什麼賊人,而是老魏頭拿著一根拐棍,正站在雞舍裡面破口大罵。

他連忙過去詢問發生了什麼。

「這倒霉催的!」老魏頭氣得鬍子都在顫抖,「也不知道哪來的黃皮子,把咱們明天要賣的雞蛋全都打碎了!我要是來得再晚點,連雞都得被它叨了。」

魏鳴:「……」

都說黃鼠狼最邪性,果然沒錯,它這是來報仇來了!

但是魏鳴也不能抱怨什麼,確實是他先把人家黃鼠狼的家給刨了的。

「行了,爹,您先回去休息吧,我在這兒看著就行。」魏鳴說道。

「我不回去,你明天還得早起趕集去呢。」老魏頭說道。

系統這時候發出了提醒:「發現了一個白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魏鳴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老爹也有杠精的時候啊。

不過和其他人不同,其他的杠精身體的外側會有不同顏色的線條將身體的邊框勾勒出來。但是老魏頭的身邊什麼都沒有。

這說明他本身可能並不是一個杠精,實在是因為他珍惜的雞蛋被黃鼠狼掏了,讓他的情緒有些失控。

所以對於這次的話題,魏鳴根本就不用細琢磨,就能進行作答。

「爹,雞蛋都碎了,明天還趕什麼集了?」魏鳴說道。

反駁成功!

他覺得魏鳴說得對,一拍腦門道:「我都被氣糊塗了!」於是就先回去休息了。

魏鳴拿著柴刀,在雞舍守了一炷香的時間,也不見黃鼠狼出現。

閑著無聊,他就將老魏頭貢獻的這次抽獎機會用了。

這一回,抽中的是「非凡物品」。

於是他的手裡多了一個一次性的塑料打火機。

魏鳴都習慣了……

果然,白色的獎池裡,全都是一些生活常見的普通物品,沒有什麼太奇特的功效。

但常見僅僅是對以前那個世界來說的,在現在這個世界里,這些東西已經能算是非常新奇了。

無論是養雞技術,還是一次性的打火機,對這個世界都有著時代的壓制。

在這個世界,鐮刀火石都不是輕易能買到的東西,更不要說能隨時點火的火摺子了。

這個塑料打火機的氣很足,魏鳴一按就升起了一根食指長的火苗,這在漆黑的夜晚,已經不亞於一盞油燈了。

有火就好辦了,順著火光,魏鳴巡視了一圈雞舍,竟然在乾草垛的角落裡發現了那隻黃鼠狼。

它在那裡盤著,通體枯黃,跟乾草一模一樣,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但是架不住魏鳴眼神好,還有打火機,一下子就發現了。

「小樣的,你還貓這兒了?想給我來個回馬槍啊?」魏鳴笑道,然後一刀砍了過去。

這個仇既然已經結下了,躲避就沒有用處了。

用老魏頭的話說:「它毀掉的是雞蛋嗎?是命啊!」

你敢要我的命,不如我先要了你的命!

那黃鼠狼體格不大,也就小臂大小,不過尾巴倒是挺長。

魏鳴一柴刀砍在了它的尾巴上,頓時砍掉了小半截。

那黃鼠狼尖叫了一聲,帶著一溜血線就跑出了院去。

那黃鼠狼跑得真快,魏鳴追了好幾步也沒追上。因為跑得太快,打火機還熄滅了。

「你以後不要再來了!下次砍的可就是腦袋了!」魏鳴在後面用柴刀背拍籬笆牆,發出了「啪啪」的聲音,直到那黃鼠狼逃得沒影了才停下。

魏鳴估摸著它起碼今晚是不會回來了,就往乾草垛上一靠,眯了過去。

一直到天微微亮,家裡的大公雞開始打鳴了,那個黃鼠狼也沒敢回來。

到了白天,它就更不敢出現了。

過了一會,老魏頭也從裡屋走了出來。

損失了那麼多的雞蛋,他哪能睡得著啊?聽見雞叫,趕忙就披上衣服出來了。

父子倆清點了一下雞蛋,還行,沒全碎。

多虧了魏鳴系草繩的手藝好,那黃鼠狼的體格也小,還給他們留了十五個完整的。

十五個,只能賣三十文錢。

「爹,要不咱這次就別買肉了。」魏鳴說道,「我買點下水回來鹵著吃也是一樣的。」

「不行!」老魏頭卻一口否決了,「我兒子十五歲的生日,哪能那麼兒戲呢?哪怕少買點,咱爺們也必須得吃餃子!」

「那好吧。」魏鳴只能答應,不過心裡還是有點小感動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黃鼠狼的復仇!

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