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善寧村的病人!

第74章:善寧村的病人!

出了甜水井村,先沿官道向西,往金風庄的方向前進,到了第一個大岔路口,折行向北,一路來到善寧江。

善寧江原名叫做三擰江,說裡面水流湍急,好像擰著勁兒一般。後來因為不好聽,才改成了善寧江。

它是長江的支流,按流量只能算是一條小溪罷了,但卻是他們這幾個村子主要的灌溉水源,裡面的魚蝦雖不豐富,但也有幾個漁民泛舟江上,垂釣圍網,以此為生。

有漁船,卻沒有客船,因為江面不寬,要不是水流湍急,暗涌很多,連尋常會水的都能游過去,但是兩岸村民如果想要過江,其實還有更好的方式。

沿著善寧江一路向西,到上游水面較窄的一處,金風庄在此修建了一座石橋。

這石橋旱時為橋,汛時為壩,也算是一項民生工程。

沿著石橋去到江北,再走過一片水田,便到了善寧村了。

善寧村的規模要比大槐樹村小,但是卻比甜水井村大,也有幾十戶人口。

除了正常的種地生活之外,善寧村比較出名的就是北面與太平縣交界的太平山上,有一座善寧寺。

魏鳴雖然沒去過,但是記憶碎片里還是能找到關於它的傳聞。

善寧寺據說是少林寺的分支,三代之前的老方丈曾在少林寺修鍊過,獲得了少林的武功真傳,並把武功流傳了下來。

這一代的方丈法空據說武功也不錯,甚至還有降妖捉鬼的大神通。

不過隨著法空的繼位,原屬於禪宗的善寧寺風格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還經常舉辦各種法事。

不過善寧寺的香火倒也越來越旺了。

魏鳴來到了善寧村,順著張鐵柱跟他說的地址,找到了那戶人家。

一聽說魏神醫來了,他們全家都非常的興奮,連忙把魏鳴迎了進來。

「病人在哪?」魏鳴這時候表現出了一個「醫者」的專業態度。

他主要是得先確認一下病情,如果這病他治不了,他也不好意思留下來不是。

病人是一名中年男子,他的胸口有一片比手還大的傷口,已經感染化膿了,血液和濃汁透過包裹的細布已經乾涸結塊。

病人出現持續低燒,並伴隨著輕微的抽搐和胡言亂語的現象。

魏鳴一看,這不只是化膿感染,甚至有可能是感染了破傷風啊!

外傷感染在古代本就是絕症,如果感染了破傷風,那更是什麼靈丹妙藥也治不了。

大聖還陽丹除外……

雖然魏鳴知道如果真是破傷風發作了,青霉素也沒有作用,但是現在的情況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最起碼他的藥物對細菌感染還是有一定作用的。

「我可不敢保證一定能治好。」魏鳴道,「但是我可以試試。」

「魏神醫,您別那麼多顧慮!」病人的妻子是個挺爽快的大姨,「他這樣都好幾天了,受了不少折磨。七俠鎮的大夫也來看過,善寧寺的大和尚我們也找過了,現在還是沒有康復的跡象。如果連您都沒辦法,他就真的沒救了。」

「好吧。」魏鳴先給病人餵了一粒「神仙丸」,然後檢查了一下病人的傷口。

他讓人燒了一壺開水,晾涼之後先將包裹的布殼泡軟,然後輕輕地揭了下來,然後將傷口清洗了一下。

從傷口中沖洗出了一些白灰和泥土,也不知道是哪個庸醫為了止血干出來的事兒。

這種髒兮兮的東西會加大感染的可能。

魏鳴將他的傷口清洗乾淨之後,又讓那家人拿了些高度的釅醋灑在傷口上,起到殺菌的作用。

傷口殺菌最好是用碘伏,但是這個時代沒有。用酒精也可以,但是服用了青霉素之後,可能會和酒精發生雙硫侖反應。

所以魏鳴只能用釅醋代替。

那病人「嗷」地一聲就疼醒了,大聲呼喊「疼」。

他身邊的家人們替他捏著一把汗,但是卻不敢指責「魏神醫」的方法有誤。

病人的妻子甚至還安慰魏鳴道:「都這麼多天了,他就數今天叫得最有精神!」

因為老魏頭在七俠鎮已經完全不再從事醫療工作了,所以魏鳴回來的時候,把老魏頭的藥箱子也帶了回來。

這次過來看病,雖然主葯是他的「神仙丸」,但是裝模作樣的也得帶點東西。

遊方郎中的幡和藥箱,無疑是最能證明身份的東西。

魏鳴從老魏頭的藥箱里拿出了一把小刀,在火上烤了烤,然後將那病人傷口上的腐肉一點點颳去,然後撒上了止血的藥粉。

行走江湖的人,隨身都會攜帶刀傷葯,老魏頭配置的止血藥粉還是很有效的。

魏鳴這才看出來,這病人的傷口是四條銳器造成的划傷,像是猛獸的爪痕。

這一爪拍在了他的胸口,偏下的地方,最深的地方已經傷及了骨頭,如果再高一點,他的心臟恐怕就被抓碎,當時就死了。

魏鳴用乾淨的布重新幫他將傷口包紮了一下,然後讓病人好好休息,帶家屬來到了前廳,詢問道:「你們村子里有什麼猛獸嗎?」

「沒聽說啊?」病人的妻子說道,「我也奇怪呢!我問過我當家的,他是被什麼弄傷的。他只說是鬧鬼了,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你說,這不就見了鬼嘛!」

病人的大哥則表示他們這兒雖然離太平山挺近的,但是太平山上一直以來也沒有什麼猛獸。

最厲害的也不過就是幾條狼罷了,去年就已經被村長帶人攆走了。

「他是怎麼受傷的,你們是怎麼發現的?」魏鳴又問道。

「現在不是秋收嘛,各家各戶都在收糧食、曬糧食。」病人的妻子說道,「大概是五天前吧,晚上我們已經準備睡覺了,聽見外面有驢叫。我們怕是誰家的驢子沒關住,跑出來偷吃我家涼在外面的稻子,所以就讓我當家的出來看看。他出去沒多久,就是一聲慘叫。等我叫了大哥大嫂大侄子一起出來,就看見他已經倒在血泊之中了。但是現場卻沒見到有別人。我們問他發生了什麼,他只是說見了鬼了,別的什麼也說不出來。」

驢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章:善寧村的病人!

7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