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不按合同付款的甲方!

第69章:不按合同付款的甲方!

魏鳴來到了同福客棧,老魏頭跟他打包票,這裡絕對安全。

至少同福客棧裡面的這些人,他是絕對信得過的。

但是他們不來害魏鳴,難道別人就不能來了嗎?

剛才沒有人找魏鳴的麻煩,是因為他一直和邢捕頭在一起,但是現在離開了。

既然老魏頭能順著窗戶爬進來,難道別人不行嗎?

魏鳴躺在床上,一點都不敢放鬆,他總覺得好像有一股危險在悄悄地接近他。

於是魏鳴就把他的電子喇叭拿了出來,魏鳴鎖定的唯一一個人,也就是牢房裡的那個殺手,對應他的指示燈,竟然亮了!

亮了,就說明可以對他使用技能。

而可以使用技能,就說明他在自己的一公里之內。

同福客棧雖然離主街不算遠,但是離著縣衙肯定是超過一公里了。

而這個傢伙的指示燈竟然亮了,就說明他已經出來了,而且在試圖靠近自己!

即使是不能再充電,魏鳴也只能把這個神器用上了。

「不要嘗試了,你差得太遠了。」魏鳴對著電子喇叭說道。

果然,電子喇叭的功放端並沒有發出聲音。

這段聲音一定是被傳送了出去。

雖然沒有看不到對方的反饋,但是魏鳴相信這種震懾的力度一定是夠的。

在你悄悄接近一個人,圖謀不軌的時候,如果明明離著對方還有好大一段距離,但是在你的耳朵里突然清晰地出現了對方的聲音,那麼如果不是自己失了智,那麼就一定是對方擁有著非常強大的內功,能夠傳音入密。

得是功力達到了什麼境界的人,才能傳音入密啊!

如果那個刺客能夠幹掉這麼一個高手,那他還當什麼殺手啊?

開宗立派不好嗎?

「我這次不殺你,你去幫我給金風庄也傳一個消息,」魏鳴說道,「賽貂蟬,野陽坡;我知道,我不說。」

野陽坡就是魏鳴出車禍的地方。

那裡埋著賽貂蟬,以及不知道多少具屍體。現在看來已經快變成一個亂葬崗了。

但是魏鳴說得話就很藝術,他也沒說賽貂蟬已經死了,就埋在那裡。

如果這件事兒真的不是金風庄的大總管幹的,他大概想不明白魏鳴說得是啥意思。

但如果是他乾的,他就一定能聽明白,而且會感覺到脊背發涼。

「好了,就這四句。」魏鳴說道,「如果你再出現的話,想想另一個人的下場。不過到那時,你可就沒有解藥了。」

魏鳴其實也不是真的想讓他給金風庄傳話。

但是如果不給他找個借口,那怎麼解釋自己這一次不殺他呢?

如果總是威脅,然後放過他,這招可就不靈了!

到時候真讓那個人靠近了,看破了自己的真實實力,那麼魏鳴可就危險了。

好在現在的威脅還是管用的。

魏鳴聽到樓下有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由近及遠,沒過多久就聽不見了。

隨後對應著那個人的指示燈也就熄滅了。

到底還是嚇走了呢……

魏鳴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將門窗關好,在門窗的旁邊各倒放了一個空啤酒瓶子。

然後他用枕頭和雜物在自己的床上擺出了一個躺在那裡的造型,自己則躲在牆角,盤膝練習《雞鳴功》。

夜至三更,魏鳴的《雞鳴功》又修鍊了一個周天,他就聽見了「叮鈴鈴」酒瓶子倒地的聲音。

魏鳴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音,然後運起《鷹眼術》,在黑暗中觀察周圍的環境。

只見有一個人從窗戶翻了進來。

那人也聽見了啤酒瓶子落地的聲音,嚇得半天都沒敢動彈。

後來聽屋裡沒了動靜,這才放下心來。

只見那個人躡手躡腳地繞過了床邊,生怕吵醒了「躺」在床上的魏鳴。

他從懷裡掏出了一個東西,輕輕地放在了魏鳴的床頭。

然後他轉回身來,又想從窗戶跳出去。

他從始至終,都沒有想要攻擊床上魏鳴的打算,也沒有發現躲在角落裡的魏鳴。

所以魏鳴也沒有出手襲擊他。

只是在他爬出了窗戶,準備離開的時候,魏鳴抓住了時機,突然咳嗽了一聲。

雖然沒用電子喇叭做擴音,但是這一聲清脆的咳嗽,一聽就知道是有意為之,在做賊心虛的人耳中聽來,不亞於空谷驚雷。

那人正小心翼翼地嚮往下跳,然後被嚇了這麼一下,沒控制好本事,直接就掉下去了。

隨後外面就傳來了「咕咚」一聲,然後是一個輕聲的「哎喲」。

魏鳴趴到窗邊,向外觀瞧,就見一個黑衣人一瘸一拐地向遠處逃跑了。

魏鳴用行動證明了在「魏鳴」的身邊,確實隱藏著一個高手,不是什麼人都能接近的。

魏鳴點上了燈,看了看那人留在桌上的東西。

那是一個信封,上面帶著玄霜庄的黑色雪花標記。

本以為裡面能有一封密信,誰知道,魏鳴拆開來一看,裡面只有一張一百兩的銀票,此外別無他物。

這是什麼意思呢?

魏鳴能夠明白,對方既然派人來送信,就表明自己的意思已經傳達到了,而且對方有和談的意向。

沒有額外的信紙,就是沒有添加條款,對魏鳴的條件全盤接受,同時也可能是在說明大家都不要泄露消息。

深更半夜來送信,是想說玄霜庄或者是背後的燕子塢有足夠強大的信息網,能夠知道魏鳴的具體位置,並且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潛進來。

如果惹毛了他們,下次可就不止是送信了,一起送來的可能還有一把刀子。

當然,這件事兒做得不夠周密,還是被魏鳴發現了。

不過魏鳴估計那個黑衣人回去之後,只會說自己把信送到了,而不會說自己屁滾尿流的事情。

但是這信封里的一百兩是什麼意思呢?

我不是跟於志華說了嗎?車夫將我的錢,連銀子帶銀票全都搶走了。

那可是一千兩啊!

不想給就說不想給,給一百兩是啥意思嘛!

還帶討價還價的嗎?

還是說,有人發現我曾帶著一個一百兩的銀子包進城?

想要提醒我行蹤已經暴露了嗎?

還是說,想告訴我不要貪得無厭?

你們這些不按合同付款的甲方,到底是想幹什麼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章:不按合同付款的甲方!

7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