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咋還就繞不開金風庄了呢?

第68章:咋還就繞不開金風庄了呢?

邢捕頭帶著魏鳴又去了一趟五鳳樓,仔細一問,確實如魏鳴所說。

五鳳樓里確實少了一個新來的叫阿紅的姑娘,在義演之後就不見了。

當時店裡的人以為她是因為店裡出了兇殺案而害怕了,所以就離開了。

反正她是新來的,工錢也沒結,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也就沒跟上面的人彙報。

這時候問題升級,派人全面地一問,管事兒的才將這事兒說了出來。

至於魏鳴拿回來的屍體腳模,也確實比賽貂蟬平常穿的鞋要大上起碼兩號,自然也對不上。

現在看來,那具屍體果然不是賽貂蟬的!

反駁成功!

「我算是服了你啊!」邢捕頭道,「那麼你來說說,真正的賽貂蟬哪裡去了?」

「我怎麼知道?」魏鳴說道,「說不定已經離開七俠鎮了。」

並且死在了道邊,被我挖了出來,又埋了一遍……

「你是說,她還活著?」邢捕頭問道。

「這我可沒說,不過我倒是覺得,阿紅的死,應該就是她乾的。」魏鳴說道。

「哦?」邢捕頭遲疑道。

「我原本也在想,兇手是怎麼進入房間不被發現的,而他為什麼又會用這麼兇殘的手法來殺人。」魏鳴說道,「現在我完全想通了。」

「阿紅本來就是五鳳樓的人,負責打掃房間的衛生,所以她就算是進入房間,周圍工作的人也不會注意到她。義演的時候那麼忙碌,怎麼會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一個新來的清潔工身上?」

「阿紅可能只是在打掃的時候誤進了這間房,也可能是賽貂蟬提前知曉,主動叫的她。反正她進入了房間,並且接收到了賽貂蟬虛假的熱情招待。」

「一個清潔工被當紅的頭牌熱情招待,自然什麼事情都願意干。殊不知,她的茶里已經被人下了迷藥,然後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把腦袋都丟掉了。」

「你怎麼知道茶裡面有迷藥?」邢捕頭問道。

「如果有人要割你的腦袋,你會不會老老實實讓他割?」魏鳴笑道,「那阿紅的身上沒有其他的傷,甚至沒有掙扎的痕迹,如果不是一擊致命,她就一定是被人迷暈了。當然,如果對方是一個武功高手,就另當別論了。」

老鴇子聽了,臉上有些變色,連忙道:「賽貂蟬不會武功的,不會的!我從小看著她長起來的,從來都沒見她練過武。」

「那可不一定!」邢捕頭道,「反正她人現在不在,練沒練過武都是你的一家之言。不過她既然是你從小養大的,那我只要看看你練沒練過武就知道了!」

說罷,他一把就把老鴇子的手抓住了。

「你要幹什麼?」老鴇子有些害羞。

「我看看你的手上有沒有繭子!人手上的繭子會暴露他所練的功夫!」邢捕頭學得倒快,然後他仔細地端詳了一會,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練的是……棍法!」

魏鳴:「……」

「臭流氓!」老鴇子嬌羞地把邢捕頭推到了一邊。

邢捕頭也知道自己推測錯誤,看來那賽貂蟬確實是不會武功。

那麼這壺茶,便成了重要證物。

魏鳴繼續說道:「在迷暈了阿紅之後,那賽貂蟬就把她們兩個的衣服互換了,把阿紅的腦袋割了下來,順著窗戶扔了出去。然後她就可以打扮成阿紅的樣子,從正面出去了。」

他走到窗邊,將它推開,道:「你們看,窗格下面有刮蹭的痕迹,還有些頭髮絲以及淡淡的血腥味。應該就是把腦袋強塞出去時留下的。而她即使把血跡擦乾了,也會留下一些血氣,蒼蠅的嗅覺靈敏,自然會一直在這裡舔來舔去。」

邢捕頭過來看了看,事情確實如此。

窗戶外面就是後院的陰溝,即使扔東西出去,也不會有人注意。

他連忙叫人下去探查,沒過多長時間,就帶回了一個死人頭。

經人辨識,確實是阿紅的。

這下基本可以確認死者就是阿紅,回去只需要把腦袋和身體拼一下,就能完全確定了。

「可是她這麼做是為了什麼?」邢捕頭問道。

「割腦袋當然是讓你們不知道死的是誰,賽貂蟬需要時間來逃跑。」魏鳴說道,「現在距離事發已經過去三天,我們才知道死者不是賽貂蟬。至於她為什麼要逃跑,為什麼要採用這種方式,恐怕你們就得問這位阿姨了。」

老鴇子一聽線索又指到了自己身上,連忙擺手:「別問我,我可啥也不知道啊!」

魏鳴微微一笑:「有啥就說啥唄。不過你一定要好好地回想一下,她最近有沒有什麼特殊的表現。比如說認識了什麼新的客人,想要給她贖身;有沒有什麼人給她捎來了特殊的信箋;或者欠了什麼人錢,不得不逃跑……」

「這些情況都沒有啊……」老鴇子想了一會兒,「如果說客人的話,其實也就金風庄的大總管比較寵她,每次來七俠鎮辦事兒,都要賽貂蟬作陪。要不是有這個大後台,她也沒那麼快頂替老貂蟬成為這兒的頭牌之一。」

魏鳴:「……」

怎麼你繞來繞去就離不開金風庄的大總管了呢?

我都已經把線索從賽貂蟬身上引開了,你怎麼就盯著大總管沒完了呢?

這事兒真管不了了!

「我想剩下的事兒,你就不需要我了。」魏鳴對邢捕頭說道,「通緝賽貂蟬,然後等這位阿姨或者別的人想出更多的信息……至於你去不去金風庄找大總管調查,都沒關係。我只求你一件事兒,你不要提我。」

「你放心,這我還是能做到的。」邢捕頭點頭道。

他面帶微笑,似乎已經想出了個絕妙的計劃。

當然,以他的性格,即使是破案也不會笑得這麼開心,一定是因為他又想到了吃拿卡要的新辦法。

也不知道他和金風庄的大總管,哪一方要倒霉了。

魏鳴覺得這個案子他能做的也就到此為止了,天色也不早了,於是他便先去找了一下老魏頭,跟他報了個平安。

然後他離開了五鳳樓,準備去同福客棧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雇驢車回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章:咋還就繞不開金風庄了呢?

7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