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這人不是賽貂蟬!

第67章:這人不是賽貂蟬!

開玩笑!

怎麼說著說著,又扯到金風莊上來了?

魏鳴如果還在這裡耽擱,那是真不想活了。

「我沒來過,沒見過任何人,也沒說過任何事兒!」魏鳴強調道。

「你不要緊張成那個樣子。」邢捕頭道,「這不還只是懷疑嘛,也沒人說一定是他做的。你只不過是幫我們指出了一個很好的思路,事情不還要慢慢調查嘛!」

是,你倒是可以慢慢調查,甚至還可以去金風莊上借調查之名吃拿卡要。

但如果被金風庄知道了,我就小命難保了。

見魏鳴表情不善,邢捕頭只能帶他先行離開。

魏鳴出了這間屋子,順著另一側往大廳走,然後就看見側面的牆邊擺在一幅巨大的屏風,屏風上畫著五個美女,姿態各異。

魏鳴當時就愣了一下,道:「這屏風原來就在這裡嗎?」

「不是,」陪著一起出來的老鴇子道,「這是我們五鳳樓的招牌,說的是古代的五大美女,但其實畫的是我們家的五個頭牌。現在賽貂蟬死了,如果找不到頂替的人,就只能讓畫師拿回去改改了。」

魏鳴仔細地看了看那屏風。

他之所以會特意注意這個屏風,是因為這屏風上面有一個人看起來非常的眼熟!

魏鳴仔細地看了看那個名為賽貂蟬的美女。

這女子他見過!

分明就是在荒郊野外他掩埋車夫屍體的時候,順手挖出來的那個女子。

既然如此,那麼死在郊外的那個人才是賽貂蟬?

那麼死在屋裡的這個,又是誰呢?

「那賽貂蟬可有什麼姐妹?」魏鳴問道。

「從沒聽說。」老鴇子道,「她自小就被賣到了我們五鳳樓,說是家裡面的人都死絕了。是被我們一手培養起來的,我又教她彈琴,又教她念詩,又教她唱曲,真是可惜了……」

魏鳴對她的哀嚎可沒什麼興趣,又問道:「那你們五鳳樓這兩天可有什麼人離開嗎?」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老鴇子道,「我只管接客的姑娘們,其他的人,得去問後堂的趙掌柜。」

「那你就去問一下。」魏鳴說道,然後轉頭又對邢捕頭道,「帶我去看看賽貂蟬的屍體。」

「屍體停在縣衙里,已經有仵作驗過屍了,有詳細的屍檢報告。」邢捕頭道,「已經準備入殮了,還有必要再看一遍嗎?」

「你不讓看,那我可就走了。」魏鳴說道,「你放心吧,我雖然沒見過女人,但我不是變態。對沒頭的屍體沒什麼興趣。」

「行,那走吧。」邢捕頭知道魏鳴一定是發現了什麼。

他剛才都嚇成了那副德行,如果不是有什麼發現,他早就走了。

於是邢捕頭又將魏鳴帶到了縣衙側面的停屍房。

賽貂蟬雖然沒什麼親人,但是從業多年,也賺了些銀子以及塑料的姐妹情誼。

五鳳樓的人給她買了口薄皮棺材,還沒上釘。

魏鳴過去看了看賽貂蟬的屍體,屍體已經出現了難聞的臭味。

她的身上穿的倒是當紅姑娘的服裝,不過看起來有些不協調。

魏鳴看了看她的手,又看了看她的腳。

果然!

魏鳴站起身來,對邢捕頭說道:「這個人不是賽貂蟬。」

邢捕頭:「!!!」

「你為什麼這麼說?」邢捕頭道,「賽貂蟬進房間的時候,五鳳樓里好幾個人都看見了,此後再也沒有出來過。她不是賽貂蟬,又能是誰呢?」

系統提示:「發現一個綠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喲嚯?

這可比證明自己的清白容易多了!

感謝邢捕頭老鐵送出的綠色抽獎機會!

魏鳴道:「你來看,她的這雙手。」

「怎麼了?不都是女人的手嗎?白白凈凈的。」邢捕頭道。

「沒錯,都是女人的手,但是手與手不同。」魏鳴道,「就好像我們兩個都是男人,手長得也不一樣。」

「手就是手嘛!頂多大小有點差別唄,難道你還給賽貂蟬看過手相不成?」邢捕頭不愧是綠色杠精,一心一意給魏鳴製造難度。

但這已經完全形不成阻礙了。

「沒錯,我還真就會看手相!」魏鳴說道,「你是捕頭,每天訓練用刀,刀有刀鐔,摩擦下來,所以你食指第二關節和虎口上會有繭子。而我是一個農民,雖然每天也拿刀,但是拿的是砍草用的柴刀,圓把的,所以我手上的繭子主要集中在指根以及掌心處,虎口卻沒有繭子。」

「那跟賽貂蟬有什麼關係?」邢捕頭問道,「她也不拿刀。」

「但是賽貂蟬是一個專門從事演藝工作的女人,她經常彈琴,所以指尖一定會有繭子。」魏鳴說道,「但是這個女人手上沒有。」

邢捕頭道:「可能她平時保養的好呢?」

「保養得好?這麼粗糙的一雙手叫做保養得好?」魏鳴說道,「這雙手上面繭子也不少啊!但都不在指尖,而是在掌心!她以前肯定是沒少幹活!甚至可能跟我一樣乾的是農活!」

邢捕頭聽他說完,也過去看了一下屍體的手,確實不太像從事那種行業的人所能擁有的。

但是他還強行解釋:「賽貂蟬是從小在五鳳樓里長起來的,或許以前沒成名的時候,吃了很多苦。」

「好,你要硬這麼說,也沒關係。」魏鳴道,「但是你不覺得她的這雙腳有點太大了嗎?」

魏鳴之前觀察過,這個時代的女人並沒有纏足的習慣,所以天足並不算大腳。

但是這個屍體的一雙腳卻有大概四十碼,對一般的女性來說,確實是大腳了。

「這個……」邢捕頭道,「我也沒見過賽貂蟬的腳啊!」

「這個不難。」魏鳴道,「我在賽貂蟬的屋裡見到了一雙繡花鞋。能擺在那個位置,想必是賽貂蟬的東西,我摸了一下,跟我手差不多大。但是現在你看,這雙腳卻比我的手長出了起碼一個指頭。所以她一定不是賽貂蟬!」

「你,這個……」邢捕頭不說話了。

「你不相信沒關係,我們取了尺碼,再回五鳳樓問問就知道了。」魏鳴道,「我相信,老鴇子這時候應該已經問出來了,他們應該是有一個來了不久的打雜少女失蹤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章:這人不是賽貂蟬!

7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