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重回五鳳樓!

第66章:重回五鳳樓!

魏鳴原以為賽貂蟬的工作性質特殊,很有可能是有人圖財,或者為了劫色。

但是把她的腦袋砍下來?

未免做得有些太殘忍了吧?

魏鳴擺了擺手,道:「吃飯的時候,就別說這麼噁心的事情了!」

牢房的伙食也不怎麼樣,而且還不管中午飯,他早就餓了。

實話實說,紅梅飯莊的飯菜真的很不錯,即使是在上一輩子,魏鳴也沒吃過幾次這麼好吃的飯菜。

要知道,這時候可是沒有什麼雞精、味素、海鮮醬油的,所有的鮮味都要靠廚師自己熬制的高湯、雞湯,以及食材本身的鮮味。

而且因為沒有冰箱保存食材,導致他們的食物必須非常的新鮮。

所以魏鳴不但吃到了食材本身的鮮味,而且各種鮮味融合在了一起,互不干擾,足以見得廚師手藝的高超。

哪怕只是最普通的一道攤雞蛋,細看之下,裡面也融合了蝦仁、乾貝、蟹黃、海參、鮑魚等不下十種材料,而且這些東西竟也不會搶奪雞蛋本身的味道。

魏鳴也真是佩服了這些廚師的想象力,有這麼多原材料,做什麼不好,攤什麼雞蛋啊?

這樣的一個大飯店,菜牌絕對便宜不了。

邢捕頭能來得起這樣的地方,而且還專門能留一個專座,看起來他平時四處刮油的手段確實高超。

自己只是被他訛了三串小錢而已,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

當然,魏鳴也不是拘泥於小節的人。

來都來了,見到這麼多好吃的,也不能放過不是。

旋風的筷子,鏟車的嘴,魏鳴也不顧什麼吃相了,大口大口地就猛吃了起來。

邢捕頭那邊如果不抓緊時間夾幾筷子,恐怕什麼都剩不下。

邢捕頭大概也是第一次見到有人上紅梅飯莊來這麼吃飯的,愣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是該讓魏鳴盡興,還是也跟他一起拋棄吃相。

他只能悻悻地說道:「你吃東西挺快啊。」

魏鳴隨口說道:「這算得了什麼?你那是沒見到我的那兩個小夥伴。跟他倆一起吃飯,我都搶不著!」

邢捕頭覺得自己還是不要見他們的好。

如果請那倆人也來一趟紅梅飯莊,估計自己就破產了。

當然,吃人家嘴短,魏鳴吃飽喝足之後,還是同意跟邢捕頭去一趟五鳳樓看看。

五鳳樓的老鴇子一聽邢捕頭又來了,連忙迎了出來,然後看見了魏鳴,道:「又來找你爹啊?」

「哦,這次不找他。」魏鳴說道。

「那就是來光顧我們的生意來了唄?邢捕頭,你看你乾的好事兒!」老鴇子撒嬌一般的摸了摸邢捕頭的肩頭,看起來非常的熟悉。

然後她回過身來,道:「姐妹們,有雛兒來了!好好地伺候著!」

魏鳴的臉「騰」地就紅了,連連擺手道:「邢捕頭,您真是太客氣了,請吃頓飯就行了,哪能讓你再破費呢……」

邢捕頭那邊臉色鐵青。

誰說要請你消費了!

他連忙跟老鴇子解釋:「我們今天不是來消費的。我還要看看賽貂蟬死時的現場。這位小哥的本事很大,你們可都小心著點。」

聽說不是來消費的,老鴇子的臉一下子就撂了下來:「行行行,公幹!你們衙門口的人,都是兩張臉,怪沒趣的。你等著這個案子結束之後,看我們怎麼伺候你!」

邢捕頭的臉色就更不好了。

魏鳴在旁邊憋著也不敢笑,只能裝成是什麼都聽不懂的懵懂少年。

但是他估計以自己的演技,恐怕是綳不住。

最後老鴇子還是將他們兩個帶到了賽貂蟬死去的那間房。

魏鳴看了一下屋子,傢具、床基本上都沒有什麼血跡,只有地上有一片殷紅。

「你們換過床單被罩嗎?」魏鳴問道。

「喲,瞧您說的,這屋子死了人,誰還敢給外人用啊?」老鴇子說道,「而且邢爺不是說了嗎,裡面的東西誰都不許動。」

魏鳴點了點頭,前後又轉了一圈。

床是錦被大床,上面有人躺過的跡象,床底下有一雙擺放整齊的繡花鞋。

桌子是圓面榴花桌,黑漆的面,上面擺著幾樣已經有些蔫巴的果子,還有一個茶壺,兩個茶碗。

窗子是推拉式的木格窗戶。

魏鳴推了推,僅能打開三十厘米左右的一條縫,人是不可能從窗戶出去的。

在窗戶附近,還落著好幾隻蒼蠅。

「這似乎是招待客人用的房間吧?」魏鳴問道。

「說的是呢。」老鴇子道,「那天是我們五鳳樓的義演,其他的人都忙活起來了。只有賽貂蟬說她不舒服,要找間房休息一下。誰知道她這一休息,就再沒出來。快到演出的時候了,我派人去找她,結果就發現她躺在血泊之中,還沒了腦袋。」

「中間客人進來過?」魏鳴問道。

「不可能啊!義演當天是不接客的,所有人都在忙活。」老鴇子說道,「這樓上樓下的都是人,如果有客人進去過,一定會有人注意到。」

「不應該啊。」魏鳴道,「桌子上有兩個茶碗,她若是自己在屋的話,沒必要拿兩個茶碗。」

邢捕頭也覺得魏鳴的話很有道理。

他打開茶壺,看了一眼,聞了聞,道:「上好的西湖龍井,如果不是為了招待客人,為什麼會沏這麼好的茶?」

「沒有啊,這絕對沒有!」老鴇子說道,「那天是我親自把的門,絕對沒有一個客人從前門進來!除非……」

「除非什麼?」邢捕頭問道。

「除非是有人從後門進來。」老鴇子道,「不過後門那天也上了鎖,而且樓裡面這麼多人走來走去,難道一個看見的都沒有?」

「或許是有人被收買了,也有可能大家都認識……」魏鳴說道,「你好好想一想,有沒有什麼人,能從後門進來,而且即使被人見到了,也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最好是有點身份地位的那種?」

「你要是這麼說,還就真有一位。」老鴇子遲疑了一會兒說道,「我們這五鳳樓其實是金風庄的買賣。若說有後門鑰匙,還不會引起大家的懷疑,那也就是金風庄的大總管了。話說那天他還真來了,給義演做的開幕演講。」

魏鳴一聽「金風庄」三個字,腦瓜子嗡的一聲:「那什麼,我還有事兒,先走一步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章:重回五鳳樓!

6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