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紅梅飯莊!

第65章:紅梅飯莊!

魏鳴突然掏出的大喇叭,聲音非常大,把裡面的人全都嚇了一跳,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但是魏鳴卻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在那群人中,一定有玄霜庄提前安排下殺手。

他們前期的計劃準備得要更充分一些,這個殺手的武功無疑也要比於志華更高,最起碼不會低過車夫。

魏鳴可不覺得自己能夠打得過他。

在沒有收到玄霜庄的回信之前,魏鳴仍然不是安全的。所以魏鳴想要知道那個人是誰,最起碼長成什麼樣子,也方便自己提防。

所以當魏鳴走過去的時候,他的目光就已經鎖定了幾個嫌疑人,然後當他用突然的動作以及巨大的喇叭聲嚇了這些人一跳之後,這個範圍更是被大幅度縮小了。

「你怎麼知道是我?」一個一直扒在牢門向外看的人問道。

正常人如果被問到,第一反應應該是:孫子,你喊那麼大聲幹什麼?

而第二反應則應該是:亂七八糟的,你特么說的都是啥?

關的都是犯人,哪有脾氣好的?

實際上,已經有好幾個人開罵了。

但是這個人的第一反應則是:「你怎麼知道是我?」

和正常人的思路完全不同,說明他早就知道這件事兒。

你說我怎麼知道是你?

魏鳴也不答話,先是按下了喇叭的一號空位,對準了他,將他的鎖定了下來。

然後魏鳴將喇叭收了起來,擺了一個充滿了邪氣的微笑,對他說:「這種事情,就不用我來解釋了吧?以後不管你出於什麼目的,如果再敢出現在我的附近,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好看!」

說罷魏鳴轉身就走,直接回到了他的房間,把牢門鎖了起來,然後隨手把鑰匙扔到了一邊。

他這就是在擺一個姿態:我有能力出去,但我就不出去。

因為我是無辜的。

魏鳴又繼續練了一陣子功夫,邢捕頭在牢頭的陪同下,火急火燎地趕了過來。

「沒有我的允許,你們怎麼能隨便讓人進來!」邢捕頭的嘴裡還在埋怨,「如果他出現了意外怎麼辦?」

看到魏鳴安安全全地在那裡活動筋骨,邢捕頭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沒什麼事兒吧?」邢捕頭問道。

「我能有什麼事兒?」魏鳴笑了笑,笑容中充滿了自信。

「我已經調查清楚了,是玄霜庄自己擺了烏龍,他們根本就沒有丟錢,只是銀子擺錯了地方,你是無辜的。」邢捕頭道,「我已經跟婁知縣彙報了,他同意現在就將你釋放。」

然後他就催促牢頭趕快給魏鳴開門。

「那可不行。」魏鳴說道,「眼看就到晚上了,我晚飯還沒吃呢。」

牢頭那邊鼻子都氣歪了:「你還真是到牢里蹭飯來了?」

邢捕頭在旁邊道:「你可彆氣我了,牢里有什麼好吃的,出去我請你下館子去。」

既然這麼說來,魏鳴就不能死賴在這裡了。

「好吧。」魏鳴表示同意。

但是牢頭翻了半天,卻發現自己鑰匙串上開這把鎖的鑰匙不見了。

「咦,鑰匙呢?」牢頭呆住了。

牢頭丟鑰匙可是重大失職,旁邊的邢捕頭當時就不幹了,罵道:「你是幹什麼吃的?」

那牢頭自然是連聲檢討。

「別急,在這兒呢。」魏鳴指了指被扔在了一邊的鑰匙,「你早上給我送飯的時候,落在我這兒的。」

老頭自然是連聲感謝,直說自己疏忽了,連忙把魏鳴的牢門打開了。

但是他自己心裡清楚,中午於捕快來的時候,他還看見那把鑰匙了呢!

絕不是早上落下的!

而且邢捕頭那邊想的也不一樣。

你什麼時候把鑰匙偷過去的?

你有本事偷鑰匙,你還不走?

你這是跟我示威呢?

邢捕頭越發地看不透魏鳴了,覺得他絕不是一個簡單的鄉野少年,似乎有著通天徹地的本領。

當然,這種事情他也沒法說,只是看向魏鳴的目光變得複雜了起來。

看來當初抓捕老魏頭,確實是一個錯誤啊!

魏鳴則禮貌地伸手比了個請,然後跟著邢捕頭,挺胸抬頭的走了出去。

路過對面的那間牢房的時候,他還跟牢房裡的殺手揮手致意了一下。

等他出了縣衙,第一件事兒就是問邢捕頭:「咱們今天哪吃啊?」

「你別急,早就安排好了。」邢捕頭道,「紅梅飯莊。」

邢捕頭說得可是挺有自信,魏鳴沒吃過,也不敢問啊。

反正有人安排就行,他一路跟著邢捕頭就來到了紅梅飯莊。

紅梅飯莊果然是個大飯莊,門口掛著八個燈籠,離縣衙也不遠,就在五鳳樓的對面。

邢捕頭看來是這裡的常客,店小二一見邢捕頭來,立刻滿面堆笑地道:「邢爺,您來了?」

「兩位。」邢捕頭道,「二樓老地方。」

「好嘞,」店小二吆喝了一聲,「您樓上請。」

雖然不是包房,但是邢捕頭在這裡有固定的位置,也非常的清凈,又是在二樓靠窗戶的位置,視野也好。

邢捕頭跟小二簡單地吩咐了兩句,很快一桌子菜就端了上來。

四涼四熱,還有一壺上好的黃酒。

邢捕頭拿了個缸子,在裡面放了三枚紅棗,兩片姜,把酒倒了進去,坐在小火爐上,慢慢溫著。

等酒冒了熱氣,先給魏鳴倒上一小盅:「能喝點吧?」

「少來點就行。」魏鳴道,「你請我吃這麼豪華的館子,恐怕不只是為了賠罪吧。」

「我有什麼可賠罪的。」邢捕頭笑了,「抓人的命令是婁知縣下的,我一個跑腿的,有什麼權力?而且我日夜兼程地跑了一趟玄霜庄,就為了替你小子洗脫罪名,你請我喝酒還差不多。」

「這麼說來,這頓飯還沒那麼好吃嘍?」魏鳴笑道,「不會是為了五鳳樓賽貂蟬的事兒吧?」

「你這小子,就是聰明。」邢捕頭道。

「那我可得先問好了,這一次不會又跟燕子塢有關吧?」魏鳴道,「我要是再卷進跟他們有關的事件里,恐怕連明早的太陽都見不到了。」

「不能吧……」邢捕頭道,「不過現在這案子連個嫌疑人都沒有,我也是很煩。上面又催著趕緊結案,我看你這麼聰明,才請你幫忙的。」

「為什麼連個嫌疑人都沒有?」魏鳴問道,「難道是自殺?」

「你沒看到案發的現場,不知道也不奇怪。」邢捕頭嘆了口氣,「賽貂蟬的腦袋被人砍掉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章:紅梅飯莊!

6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