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就憑你也想殺我?

第64章:就憑你也想殺我?

魏鳴嘴裡說著,然後趁著他還沒有拔刀的時候,大呼一聲「奧力給!」,將防狼噴霧擎在了手中。

舉起了防狼噴霧,對著那人就是一頓噴。

小鋼瓶裡面噴射出了一道水柱,直接射在了那人的臉上,那個人頓時就受不了了,捂住頭臉哀嚎了起來。

「你咋還帶下毒的呢?難道你是星宿派的傳人嗎?」他疼得都蹲下了,鼻涕眼淚嘩嘩地往下淌。

魏鳴卻知道自己還沒有解除危機,將剛學來的跆拳道也用上了,先是一腳踹在了那人的臉上,把他蹬倒在地,然後對著他薄弱的部位一頓猛踢。

魏鳴緊接著趁那人前後打滾哀嚎之際,過去把他腰間的佩刀給奪了出來。

「你來之前也不打聽一下要對付的人是誰嗎?」魏鳴說道,「難道在用毒方面,我們白駝山莊已經不配擁有姓名了嗎?」

那人知道自己這次是栽了,跪倒在地上,連聲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

「好,我問你,你來答。如果有半句虛假,你就在這裡等死吧。」魏鳴說道。

「是是是,絕不敢隱瞞大人。」那人的眼睛已經睜不開了,從臉一直疼到手。

「誰派你來的?」魏鳴問道。

「是燕子塢……」那人道。

「我說的是誰!誰跟你接頭的?」魏鳴問道。

「是玄霜庄的老管家。」那人連忙道,「他用信鴿通知我的。」

果然是他!

「你原本就是這七俠鎮的捕快嗎?」魏鳴道。

「是,小人名叫於志華,是這七俠鎮內在冊的捕快。」那人說道,「已經工作了快十年了。」

「你這次來殺我,難道就不怕被發現,丟了工作嗎?」魏鳴問道。

「回大人話,我本來就是太平縣的人,全家的生活都靠著玄霜庄。」於志華道,「我爹活著時是玄霜庄的馬夫,傳了我一手馴馬的手藝,後來老管家覺得我是個人才,便推薦我到七俠鎮來當個捕快。有什麼事情往家裡通秉一聲,按月給我多發一份工錢。」

「我覺的這活沒什麼難的,如果不想往上爬,就也不用那麼拚命,抓賊的時候往後躲一躲,也沒什麼危險。還能多拿一份工錢,是挺好的事兒,就應承了下來。這麼一干就是十年。」

「前一陣子,我爹死了,莊裡還缺一個馬夫頭兒。老管家就交代我來干這件事兒,說我幹完了這一票,就可以回去頂我爹的位置,所以我才來的。誰知道大人您這麼厲害啊!」

沒想到,他還是個正牌的捕快!

如果他是冒名頂替的,魏鳴現在把他殺了,然後把所有的責任往牢頭身上一推,就說有兩個莫名其妙的人出現,其中一個被殺了,他們也死無對證。

但是這人既然是在冊的捕快,魏鳴還真不能殺他。

捕快提審犯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他若是死在了牢里,魏鳴怎麼樣也脫不了干係。

「好,算你誠實。」魏鳴點了點頭,「在這七俠鎮的縣衙當中,你還有什麼同夥嗎?」

「沒,沒有了。」於志華道,「玄霜庄的主要精力還是在太平縣,不用派那麼多人來平谷縣。不過金風庄倒是也派了人過來,叫燕小六!」

魏鳴:「……」

怪不得燕小六跟著邢捕頭一起過來抓人,上來就想捆自己,原來他也是個內鬼!

幸好他打開了歐陽達的毒囊,導致中毒了。

要不然現在來殺他的,可能就是燕小六了。

魏鳴也不知道到底是中了歐陽達毒囊里的毒更痛苦一些,還是被辣椒水噴了滿臉更痛苦一些。

魏鳴覺得可能還是辣椒水更慘一點。

「你們在監牢裡面派人了嗎?」魏鳴又問道,「那種可以在暗中殺我的人。」

「那我就不知道了。」於志華道,「我一接到信,匆匆忙忙地就趕來了。」

剛接到信是吧?

如果他們用信鴿傳遞消息,那麼魏鳴昨天中午之前就已經來到縣衙了,玄霜庄想要動手肯定是宜早不宜遲,這麼看來,玄霜庄肯定是安排了其他的殺手。

只不過燕小六辦事不力,邢捕頭又被魏鳴說服了,最後婁知縣看到了鐵手的信物,給魏鳴安排了一個單間,他們之前的安排便失敗了。

只有這樣,才會派這個武功不怎麼樣,膽子小,嘴巴還不嚴的「殺手」過來殺自己。

魏鳴點了點頭,拿出了一包「神仙丹」出來,交給了於志華,道:「你走吧,回去用大量的清水繁複沖洗你的眼睛,不要喝酒,然後每天吃一粒葯,吃完也就好了。」

他那神仙丹裡面就是苞米面拌的抗生素,對他這種無菌性炎症效用不大,但是也沒什麼太大的副作用。

只要衝洗乾淨了,十天之後,自然也就好了。

魏鳴給他拿這「神仙丹」,就是要告訴他,他中的其實是非常厲害的毒藥,而能拿到解藥,是大人的恩賜。

如果他還敢有別的想法,自己還有的是辦法弄死他。

果然,於志華根本不敢反抗,連聲感謝。

「對了,還有個事兒。」魏鳴將寫著「孔雀翎鍛造方法」幾個字的紙團拿了出來,「你把這個東西給你們老管家送去,告訴他我只是個平民百姓,不想牽扯進大家族的爭鬥。但如果再有人過來騷擾我,可就不一定了。還有,車夫小三子恃強凌弱,把我的一千兩診金全都搶走了,我希望他能給我個交代。」

於志華唯唯諾諾,也不敢反對,將魏鳴的話重複了兩遍,不敢有絲毫的錯漏,這才快速離開。

魏鳴覺得老管家是個聰明人,應該能夠看得懂他的信息。

他們屢次試探,無外乎就是覺得自己可能掌握了什麼機密。

但是現在魏鳴明確告訴他們,自己確實掌握了某種機密,他們應該反倒不敢動手了。

至於車夫小三子搶了錢也好,沒搶錢也好,總歸他的任務是失敗了的。

玄霜庄只能為他的失敗買單。

魏鳴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收到玄霜庄的答覆。

不過在此之前,魏鳴還要做一件事兒。

於志華走的時候,沒有關牢門,魏鳴直接走了出來,來到了對角人滿為患的監牢門口,拿出了電子喇叭,突然對著裡面大喊:「就憑你也想殺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章:就憑你也想殺我?

6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