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反駁成功!

第6章:反駁成功!

「孔先生,請回答。」魏鳴說道。

「我算不出。」孔先生沒有算盤就抓瞎了。

這可是除法,比乘法還要難算。

「答案是約等於三點六七。」魏鳴說道,「那麼請問,買二斤豬五花、五斤白面、半罐鹽、一瓶醋,一瓶醬油,總共需要多少錢?」

加法要容易一些,但是孔先生還要臨時想物價,而且魏鳴也不會給他那麼多的時間。

「五,四,三,二,一……」魏鳴眼看著孔先生都開始掰手指頭了,說道,「是九十八文啊,孔先生!」

「你這是預先設計好的題目!」孔先生急道,「我不服!」

「我的目的也不是想讓你服。」魏鳴突然笑道,「實際上,我的數學也不好,這只是我的日常生活罷了。今天我做了四十九個草繩結,花了正好一個半時辰,平均三點六七分鐘能做出一個來。而賣雞蛋換的錢大約是九十八文,我已經計劃好了要買什麼東西。我不是想考你,但這是我的生活,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你是說……」孔先生好像明白了什麼。

「你還記得的嗎?王寡婦家有多少水田?」魏鳴問道。

「十七畝?」孔先生道。

「而水稻的畝產大約是多少?」魏鳴問道。

「三百……五十斤?」孔先生確實是聰明人,一下子就抓住了問題的關鍵,「這就是十七乘以三十五?」

「沒錯!」魏鳴點頭。

「高粱的畝產是六百三十斤左右,而王寡婦他家一百多畝大田今年種的全是高粱!」孔先生舉一反三,「這就是一百二十八乘以六十三的來由!」

「沒錯!」魏鳴道,「王大戶疼兒子,以前每年收糧的時候都會把他帶在身邊,賬房、管家一彙報,反反覆復都是這幾個數,他聽得多了,自然就會了。根本不能說他聰明!」

「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猜測。」孔先生聽了魏鳴的說法,心緒激蕩,但是很快又強壓了過來,「可是你也沒有證據證明這兩個數字一定是他家的田產啊?」

關於憨娃聰明的詞條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裂痕,但是還沒有破碎,需要致命一擊。

「我當然有證據,」魏鳴笑道,「現在眼看就七月下旬了,高粱已經低頭了,到了八月水稻也可以收了。我上午還看見李大牛和李二牛在田裡檢查成熟情況,估算產量,研究收割的程序,下午回來自然要向主家彙報。而王寡婦在您給孩子上課的時候,不惜打斷您也要算出來的數字,您覺得會是什麼呢?」

孔先生:「!!!」

魏鳴趁熱打鐵道:「實際上,想要知道憨娃是不是個數學天才很簡單,你只要回去再問他一次:一百八十除以四十九等於多少?他一定算不出來!」

代表「憨娃聰明」的第一個詞條轟然破碎。

「不用了……」孔先生道,「不過子曰:有教無類。即使憨娃不聰明,教不會他,也一定是我的教學方法不對。」

這就是第三個詞條的內容了。

魏鳴已經徹底被激活了,進入到了戰鬥狀態。

魏鳴問道:「孔先生,我聽不懂您說的聖人之言,但是聖人的意思到底是無論智愚善惡都能被教化,還是說無論什麼人,都能被教成聰明人?」

「當然是第一種。」本來能言善辯的孔先生,在連續兩個觀點被魏鳴擊碎之後,思緒已經開始跟著魏鳴轉了。

「那麼對於憨娃來說,他其實已經被教化了。雖然頭腦不聰明,但是孝順父母,懂得禮貌。」魏鳴說道,「如果您沒有教過其他的學生,怎麼能說您的教育方法不對呢?」

孔先生心道:「如果不是出了那檔子事兒,誰會來這窮鄉僻壤教小孩?不過若說用其他學生作對比……」

他的目光看向了魏鳴:「你認字嗎?」

「開什麼玩笑!」魏鳴說道,「就我家的條件,哪裡請得起教書先生?」

但其實我還真認識……

「說得也對。」孔先生道,「那我先教你幾句《三字經》試試: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魏鳴上輩子也是拿三字經開過蒙的,雖然說背不全,但是前面的幾句還是很熟悉的。

於是他就裝模作樣,表現得好像從來沒聽過一樣,孔先生念一句,他就跟著說一句。

他故意說得磕磕絆絆的,還故意說錯了幾次,讓孔先生進行糾正。

這麼你來我往地學了十多句,孔先生就讓魏鳴背一遍。

三字經朗朗上口,沒什麼難的,魏鳴之前就會,他一直背到第十句「教不嚴,師之惰。」那裡就停下了,直說再往後的想不起來了。

但是只教了一遍,魏鳴就背會了十句。

這是什麼?

這是天才啊!

他真是第一次學嗎?

孔先生雖然很興奮,但是表情還盡量保持莊重,道:「雖然不像我一樣過目不忘,但是也已經很不錯了。」

魏鳴:「???」

這時候還吹牛呢?

你也就是讓我背《三字經》,你讓我背個《出師表》試試?

你讓我背個《愛蓮說》試試?

你讓我背個《阿房宮賦》試試?

告訴你,初中課本上的古文,不用你教,我全能背誦全文!

但是魏鳴不能人身攻擊,他只能適時地說了一句:「孔先生,謝謝您,您教的真好!」

「對,沒錯,我的教學方法沒問題!」孔先生喃喃地道,「當年我的先生就是這麼教我的!我現在也是這麼教人的。我能會,小雞能會,就說明這方法沒有問題!教不嚴,師之惰!看來,是我憊懶了啊!」

這回孔先生終於釋然了,代表他教學方法不對的詞條也隨之粉碎。

反駁,成功!

魏鳴長出了一口氣。

看起來這綠色杠精還真不好對付啊!

自己差一點便栽了。

果然守則里所說的三原則:「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給出證據。」是正確的!

不過在此基礎上,可能要加一個修正。

用來駁斥他人的證據,不一定非得是真的,只要讓對方相信是真的就足夠了。

自己以後或許可以在偽造證據方面下下功夫。

不過雖然魏鳴反駁成功,也只是提升了孔老師的自信心而已。

他去意已決,畢竟不管是他的問題,還是憨娃的問題,他已經在王家教了一年多了,也沒教出個所以然來,他已經沒有顏面留在王家了。

他倒是覺得魏鳴是一個好苗子,如果培養一下,未嘗不能金榜題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反駁成功!

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