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這麼快捕頭就找上門了?

第58章:這麼快捕頭就找上門了?

魏鳴把家裡的各種古怪東西都翻了出來,進行了實驗。

煙盒裡面就只能放進去戒指、碎銀子,這種體積小、價值高的東西。

而書裡面則只能夾進去紙。

魏鳴甚至把那套保暖內衣和那雙運動鞋也拿了出來。

首先祖母綠戒指肯定是個好東西,無論是包在保暖內衣里,還是塞進運動鞋裡,都沒問題。

除此之外,保暖內衣裡面可以包裹一些品質好的紡織品,比如說魏鳴當初被撿來時身上包裹的那條小薄棉被,以及他新買的那套白色俠士服。

但是普通的棉被和那些粗布、細布的衣服就不行了。

運動鞋的鞋窠里,也能塞一些東西。

歐陽的的銀包、毒囊,還有老魏頭作為鄉醫生,平時家裡囤積的一些中成藥也可以放進去。

只不過這鞋魏鳴穿過兩次,還走了遠路,不知道把葯放進去,會不會產生藥效的變化。

魏鳴不只是怕藥性發生變化,也怕藥性融進鞋裡,再把自己毒到,所以只往鞋裡放了些銀子,把毒囊和成藥都拿了出來。

魏鳴的這個系統也算是古怪了,什麼功能都需要魏鳴自己開發。

別人輕輕鬆鬆就能獲得空間戒指,什麼東西都隨便往裡面扔。

魏鳴還得一樣一樣小心地分類,並且記住自己把什麼東西放在了什麼東西裡面。

要不然到關鍵時刻真找不到……

這麼一頓忙活,魏鳴自然也就困了。

他臨睡前吃了一個金蛋,繼續修鍊他的《雞鳴功》,希望能早日突破第二重關。

突破了第二重關,他就可以練習具有攻擊效果的《牛卧功》了。

但是《雞鳴功》是非常的難練,魏鳴即使能看懂文字全部的意思,理解行功的順序,若是沒有金蛋加持,他恐怕到現在也練不出真氣來。

到了第二重,他感覺練習的難度加倍,即使有了金蛋,他的進步速度也非常緩慢,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突破,只能一天一天地打熬。

不過練功本身也是一個休息的過程,跟睡覺差不多,不需要消耗白天的時間。

聽到雞鳴,又是清爽的一天。

現在雞少了,魏鳴的工作量大幅削減,雞菜雖然也要打,但是卻不用打那麼多了。

所以魏鳴不用出去那麼早,在家吃完了早飯,懶懶散散地出去轉一圈,沒多久也就回來了。

可是今天等他回到家的時候,卻發現有兩個人站在他的門口。

這倆人穿著衙役的衣服,分明就是七俠鎮的捕快。

為首穿青衣服的那個魏鳴認識,不是邢捕頭還能是誰?

魏鳴快速地整理了一下思緒,想了想自己的東西都藏在了哪裡,覺得自己應該沒有什麼遺漏,便裝出了一副笑臉,走了過去,道:「呦,兩位上差,怎麼用空上我們甜水井村來玩了?」

「你就是魏小雞啊?」邢捕頭旁邊的那個矮胖的捕快說道。

雖然邢捕頭以及同福客棧的諸人與魏鳴記憶中不同,而且他對《武林外傳》的劇情也不熟悉,但是幾個基本人物還是認識的。

就憑他這傻愣愣的語氣以及鐵憨憨的表情,他不會是燕小六吧?

但是捕快他也不敢得罪啊,魏鳴連忙稱是:「咱們這不是老熟人了嘛!咱在大槐樹村還見過呢?」

「就是他!」邢捕頭明顯心不在焉,「綁上綁上!」

「且慢!」魏鳴說道,「雖然說咱街里街坊的都是鄉親,但是也別動手啊!我一個養雞的小農民,犯了什麼事兒了?我是偷了?是搶了?是殺人了?是放火了?」

「你一個小賊,哪那麼多廢話?」邢捕頭說道,「有人說你偷了他們家的銀子,要帶你去見官。小六,愣著幹啥,動手啊!」

看來他旁邊這個人,還真是燕小六。

聽了邢捕頭的話,燕小六拿著繩子又往前上。

魏鳴連忙往後退了一步,道:「別忙,這話你可得說清楚了。我,偷了誰家的銀子,什麼時候,偷了多少?你污我的清白可不行!」

聽說是偷銀子,而不是車夫被殺或者其他人被殺的案件,魏鳴就放心了大半。

因為魏鳴根本就沒幹這種事兒。

他憑本事就能賺一千兩銀子,還用得著去偷嗎?

此外,他家值錢的東西早就被他藏起來了。

這些捕快就算是搜,也搜不出什麼來。

「我問你,你前天幹了什麼?」邢捕頭說道。

「我去七俠鎮看我爹了。」魏鳴說道,「他現在在五鳳樓打工。哦,對了,我還看見你了呢!」

此言一出,邢捕頭臉色就是一變:「瞎說,我怎麼會去那種地方!哦,對了那天是中秋節,五鳳樓義演,還特么出命案了!」

「對,第一個節目《大西廂》,後來還有一個飛刀表演,再後來就出事兒了。」魏鳴說道,「邢捕頭迅速控制現場,乾淨!果斷!威風!」

「哎呀,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邢捕頭說道。

等會兒,我這是抓人呢!

用你誇我嗎?

不過他聽魏鳴說得這麼有鼻子有眼的,看樣子晚上的時候,是真的在七俠鎮。

「我說的是你白天,你去哪了?」邢捕頭道。

「我早上的話,應該是去金風庄趕集了,然後玄霜庄的管事兒葉紫來說他們少莊主病了,請我去幫忙看看。」魏鳴說道,「病治得不錯,還是他們派車送我到的七俠鎮呢!」

「胡說!」邢捕頭眼睛一瞪,「如果你病治得不錯,玄霜庄怎麼會又特意派人過來,說是你借行醫的機會,偷盜他們府上財物?偷盜了白銀一百兩?」

「是一千兩啊!」魏鳴心中暗道,「銀票就不算錢了嗎?」

這時候,系統提示:「發現一個綠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喲,沒想到,這個沉湎酒色,吃拿卡要的邢捕頭還是一個綠色杠精呢?

看來常在公門裡行走,見的犯人多了,也練出來了。

雖然說魏鳴現在也見識道了反駁失敗時的懲罰,但是現在被冤枉的人是自己,他要是不反駁,不就相當於是認罪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章:這麼快捕頭就找上門了?

6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