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同福客棧里的熟人?

第54章:同福客棧里的熟人?

魏鳴第二天一睜眼,發現他的床邊多了一個人。

這可把他嚇了一跳。

他睡覺就算是夠輕的了,一點動靜都能驚醒,門窗也插得好好的,這個人怎麼進來的?

他正想反擊,仔細一看,原來是老魏頭。

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爹,你怎麼進來了?」魏鳴問道。

「哼,若不是我,你的銀子被人偷了都不知道。」老魏頭說道。

「什麼?」魏鳴趕忙伸手翻找,見銀子包還在旁邊,這才放下心來。

但是他同時也注意到,那銀子包已經不在了原來的位置,說明確實是有人動過。

這麼說來,如果真有賊的話,他還真是沒防住。

「怎麼回事?」魏鳴問道。

「你進的這一家,是有名的黑店。」老魏頭說道,「跑堂的是個慣偷,打雜的是個劫匪,賬房先生是個騙子,廚子是個吃人肉的,掌柜的是他們的老大,殺人不眨眼。你能在這裡住一宿不死,已經算是你命大了。」

他這麼一說,可把魏鳴嚇得夠嗆,連腿都有些軟了。

「不過你不用擔心,」老魏頭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

魏鳴這才長出了一口氣,道:「爹,你可把我嚇死了。你哪來這麼多朋友啊?」

「因為我有拳頭。」老魏頭道,「這個世道,只要你的拳頭夠硬,就沒有人會來惹你。而如果你有銀子,那麼你的朋友就會很多。」

「什麼意思?」魏鳴道。

老魏頭悠然地道:

「慣偷的手伸向你的時候,你就把他的手指掰斷。」

「劫匪想要搶你的時候,你就把他的鼻子打碎。」

「騙子想要對你說話的時候,你就把他的舌頭扯出來。」

「吃人肉的想要咬你的時候,你就敲碎他的牙齒。

「殺人犯想要殺你的時候,你就砍掉他的腦袋。」

魏鳴哈哈大笑:「原來你是把他們打服了。」

「服是服了,但是沒有打。」老魏頭道,「他們知道自己的斤兩,只是稍微動一下手,他們就明白,他們五個加在一起,也不配跟我動手。」

喲喲喲,瞅把你給厲害的!

「你這麼厲害,怎麼還欠了那麼多錢?」魏鳴說道。

「我是故意的。」老魏頭道,「我雖然背離了白駝山莊,但是我和少莊主的關係很好,歐陽達說他來到了平谷縣,隨後消息皆無,我總要來打探一番。最後的消息,說他曾經出現在五鳳樓。我若是不花點錢,怎麼能混進去?」

「那你也不用花那麼的多吧?」魏鳴說道。

那可是二百兩銀子!

而且你還又欠了一百兩!

「啊,那個啥……一時沒控制住,哈哈!」老魏頭說道。

魏鳴一腦袋的黑線。

你明明就是想去消費好吧!

魏鳴最後還是嘆了口氣,將銀子包往前推了推,道:「這個你拿去還債吧。」

「這也是我想問的,你哪來那麼多錢?」老魏頭說道,「就算是把你賣了,恐怕也不值那麼多錢。豬肉就算是漲價了,也不到三十文啊!」

「喂,你最後一句用不用說出來?」魏鳴鬱悶道。

老魏頭只是大笑,看起來心情很好。

「我去了一趟玄霜庄。」魏鳴說道,「你在大槐樹村治好了韓夫人的肺癆,現在到處都傳說你魏神醫的名號。有人來看病,我本來不打算去的,但是玄霜庄是大地主,給得診金多,我也就去了。當初鐵手給我的丹藥其實還有一顆,我就給他吃了,換了這些銀子。」

「罷了,罷了。」老魏頭的表情看起來明顯有些惋惜,似乎覺得那樣的神葯就賣了一百兩銀子有點少了。

但是有錢總比沒有好。

他自己本就是窮慣了的人,突然來到這花花世界,都有些收不住,就更不要說魏鳴這個半大的孩子了。

一百兩在他看來,應該就是巨款了吧?

拿錢他還沒捂熱乎呢,就拿來給自己還債了,真是難為他了啊!

但實際上,魏鳴收的診金是一千兩,只不過那些銀票因為螺旋丸失控的原因,被撕成了大塊,現在已經不能用了。魏鳴還在思考復原的辦法。

「這個嘛……」老魏頭有些猶豫,「你把錢給了我,你以後怎麼生活?」

「過來跟你一起生活唄。」魏鳴說道,「反正家裡的雞已經賣完了。破房子也不值什麼錢。你在哪打工,我就去哪打工唄。」

「不行,這裡太危險了。」老魏頭搖了搖頭,「最近碰巧的事情太多了,少主的下落沒找到,五鳳樓的頭牌賽貂蟬又死了。官府恐怕很快就會來調查,即使是我也保不住你。」

保不住我?

我什麼時候用你保過?

魏鳴著急道:「這事兒跟你有關係嗎?他們有沒有懷疑你?不會再拿你當替死鬼吧?」

「不是我乾的。而且賽貂蟬也沒有接待過少主,這兩件事兒之間應該沒有關係。」老魏頭道,「至於替死鬼,哪怕是燕子塢的慕容家,現在想要動我,也得傷筋動骨。」

他能有這份自信,魏鳴也就放心了。

「好,那我就先回去避避風頭,等下個月收拾妥當了我再過來。」魏鳴說道,「我也不只是為了見你,我總歸是要學文化的。」

「那也行,南湖書院的水很深,倒是能保你安全。」老魏頭說道,「你如果找我,不用去五鳳樓。有什麼事兒,來這兒說一聲就行,他們會通知我的。」

他這麼一說,還真有點諜報人員接頭的意思。

但是他們父子倆之間,又沒犯什麼事兒,諜報個什麼勁兒呢?

「白駝山的少主長什麼樣子?」魏鳴問道,「既然他是在這邊失蹤的,而且認識你,說不定會去咱們村子。我如果看到了,也好通知你。」

「他中等個,面目白凈,要說也沒什麼特別之處。」老魏頭想了想,「但是他作為白駝山少主,手上必定會戴一枚祖母綠的大戒指。那是門派的信物,非常的珍貴。歐陽達想找少主,多半也是為了拿回那枚戒指。」

果然是他!

魏鳴現在非常肯定,白駝山少主已經死了,而且被埋在了甜水井村郊外的低洼地里。

不過是誰動的手呢?

老魏頭為了他,能費這麼大的周章,就一定不是他乾的。

但是甜水井村,又有誰能打得過白駝山莊的少莊主呢?

不會村子里還藏著什麼高手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章:同福客棧里的熟人?

5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