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又有人死了?

第53章:又有人死了?

魏鳴大呼「讓一讓」,然後用力地往裡面擠。

他雖然不是葉紫來、車夫這些武林高手的對手,但是這些天來,他的《囚徒健身》以及《龍歸九化功》練得還是頗有成效的,最起碼比普通人要更有力氣一些。

他這麼一擠,別人就扛不住了,破口大罵:「下一個節目還沒開始呢,你擠個幾把啊?!」

魏鳴當時就愣了:「一個?」

那人:「……」

誰問你那個了!

「我有急事兒!讓我過去!」魏鳴連忙大叫道,「我爹死了!」

他們一聽魏鳴這麼說,就覺得很晦氣。

這種事兒可沒有搶的,他們立刻給他讓出了一條路出來。

魏鳴「噔噔噔」地就沖了進來。

老魏頭在舞台上就聽見有人大喊,似乎是死了父親,他的目光就也跟著看了過去。

他也想知道,是哪個倒霉蛋兒死了老子。

然後他就看見了自己的兒子。

老魏頭:「!!!」

夭壽了!

你這小子還嫌我死得不夠快是吧?

老魏頭隨手抄起了旁邊一把凳子,就想給魏鳴一個教訓。

誰知道魏鳴卻直接撲了過來,把老魏頭抱住了。

「爹!還真是你啊!」魏鳴的感情非常真摯,眼淚都流出來了,「你這麼長時間不回來,大中秋的也不露面,我還以為,還以為……」

他這麼一說,老魏頭也沒辦法說他了。

他只能道:「唉,我這也是有苦衷的嘛……」

魏鳴鬆開了手,冷笑了一聲,道:「苦衷?我記得你拿著二百兩的銀票,跑出來說是要研究做生意的吧?這五鳳樓不會就是你投資的生意吧?」

被他這麼一說,老魏頭立刻一臉的尷尬:「啊……也投了點,投了點……」

看他的模樣,魏鳴就猜到了個大概,道:「你不會是把二百兩都花光了吧?」

「那什麼……」老魏頭含糊地道,「你餓了吧?我帶你吃點飯兒去啊?」

「你給我說清楚!」魏鳴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來。

「對,我花了,花光了!怎麼的了吧?」老魏頭也豁出去了,「我自己掙的錢,花點還不行嗎?我為了你,打了一輩子光棍,眼看快死的人了,還不能快活一下嗎?我明告訴你,我不光把錢花光了,我還欠了一百多兩呢!」

魏鳴:「……」

真是學好不容易,學壞一出溜啊!

你一個勤儉節約,每天連豆粥都不捨得多喝的人,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花掉這麼多錢的?

「好了好了,你趕快走吧!我欠的錢也不用你還,少來這裡礙眼!」老魏頭突然開始攆魏鳴了。

說好的父子之情呢?

老魏頭一邊推魏鳴,一邊還衝他眨了眨眼睛。

得,你這是有難言之隱啊。

魏鳴沒有辦法,只能做戲做全套,滿面淚痕地後退了幾步,給老魏頭磕了個頭,道:「爹,那就別怪孩兒不能盡孝了!」

說罷,這才退進了人群當中。

周圍的觀眾看了這麼一場親情大戲,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感覺另有一番味道。

雖然不至於拍手稱讚,但是也都面露笑容,比聽戲子唱了一出經典曲目還要開心。

魏鳴興緻全無,就想往回走,什麼花魁不花魁的,反倒不重要了。

他正走著,就聽見樓裡面傳來了一聲尖叫:「不好了,賽貂蟬死了!」

魏鳴:「!!!」

嚯,怎麼我到哪,哪就死人啊?

這不是個武俠的世界嗎?

我是來當大俠的,不是來當柯南的啊!

魏鳴聽了,就想往後撤,跟自己沒關的事情,他可不想多管。

但是魏鳴又擔心老魏頭被牽扯在裡面,所以沒敢走得太快,一邊走,一邊向裡面觀望。

不管怎麼說,老魏頭也是魏小雞的養父,魏鳴不能眼看著他坐牢。

當然,周圍圍觀的人跟魏鳴的想法就不太一樣了。

他們本就是出來看熱鬧的,聽說有人死了,全都非常的興奮,脖子抻得老長,就想看看是怎麼回事。

似乎這死人也是義演的一部分。

這時候,一個醉醺醺的人高喊道:「我乃本鎮捕頭邢育森!無關人等,都給我退後!」

魏鳴抬眼一看,正是前些日子在大槐樹村,公然向他索賄的那個領頭的衙役。

他是七俠鎮的捕頭,自然是住在七俠鎮的,按照七俠鎮的風俗習慣,他也會出來看熱鬧。

這個時候聽說有人死了,他又喝醉了酒,自然要出來發一發威風。

魏鳴被他訛了三小串錢,心裡恨死他了,沒在後面打他的悶棍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心裡盤算著,這邢捕頭若是能當眾出醜就好了。

於是魏鳴就躲在人群之中,想看看這邢捕頭能查出什麼線索出來。

過了一會,就見邢捕頭臉色陰沉沉地從裡面走了出來,說道:「所有人都散了吧,今天的義演到此結束了!」

聽他這麼說,大家當然都不肯依,直讓邢捕頭給個說法。

他只是七俠鎮的捕頭,又不是有官銜的「四大名捕」,而且他平時吃拿卡要,缺德的事兒沒少干,他說的話,自然公信力不足。

這時候,一個老鴇子模樣的大娘走了出來,道:「哎呦!散了吧,散了吧!邢捕頭說了,賽貂蟬是被人謀殺的!官府要封鎖現場,捉拿犯人呢!你們賴在這兒不走,莫非是你們乾的不成?」

她這一張嘴,又快又利索。

周圍的人看熱鬧的本事很大,抬杠的本事也很大,但是真給他們安一個殺人兇手的罪名,他們也受不起。

於是紛紛散開了。

魏鳴看了看老魏頭,老魏頭沖著他擺了擺手。

魏鳴知道這事兒跟老魏頭應該搭不上關係,而且老魏頭剛才一直在外面忙活,也算是有不在場證明,魏鳴也就放心了。

他不想招惹是非,見人群都散了,他就也跟著撤退了。

離著五鳳樓不遠,有一家同福客棧,魏鳴進去找掌柜的要了一間最便宜的單間住了進去。

他這一天也是夠累的了,將門窗檢查了一遍,又把行李包系在了手上,然後倒頭便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3章:又有人死了?

5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