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你咋在這兒呢?

第52章:你咋在這兒呢?

老闆將銅鏡拿過來給魏鳴照了照,魏鳴覺得確實挺帥,於是就拍板同意了。

這件衣服雖然帥,但是也不算太貴。

所有東西全加在一起,也就一兩銀子多一點。

魏鳴的那一錠銀子是五兩的,老闆不得不用鍘刀鍘了一塊下來,用小稱稱了一下,又找了魏鳴一些銅幣。

魏鳴全程看著老闆的行動,不發一語。

花銀子的感覺,爽!

他現在跟老闆的關係也算熟了,就把那幾套不穿的衣服連同玄霜庄的禮物寄存在了店裡,說好明天再來取,然後跟老闆結伴前往五鳳樓看熱鬧。

五鳳樓就在七俠鎮的鎮中心,離衙門口只有一條街。

說來也是,如果沒有官面上的支持,這樣的風月場所也開不起來。

他們到的時候,義演已經開始了,里三層外三層地圍了不少人。

裡面有戲班子已經開始唱了起來,外面則有拿著筐的小夥計,見到人就發放他們帶有五鳳樓標識的月餅。

魏鳴也是餓壞了,就過去領了一塊。

放嘴裡一咬,豆沙餡的,味道還真不錯!

魏鳴三口兩口就將那月餅吃下了肚去,但是意猶未盡,便想再要一塊。

那夥計是個實誠人,說道:「這位公子,規定一個人只能領一塊。」

魏鳴覺得他說得有道理,就想罷手。

他現在有錢了,什麼好東西吃不起?

但是系統提示他:「發現一個白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魏鳴覺得最近白色抽獎機會消耗得有點快,是時候回收一部分了,於是便選擇了反駁。

反駁的詞條是:「每個人只能領一塊。」

他對這次的反駁思路其實已經有了想法。

於是魏鳴便道:「街上這麼多人,你怎麼知道誰吃過誰沒吃過?」

那夥計微笑道:「如果說別人,我可能記不住,但是像公子這麼英俊瀟洒、氣度不凡的人,我還是能記得住的。」

魏鳴:「!!!」

他說得好有道理!

他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原來拍馬屁也可以是抬杠的一種手段嗎?

但是如果再反駁失敗的話,恐怕魏鳴又要遭受到那種古怪的懲罰。

上一次是不停的大笑,這一次又會是什麼?

所以魏鳴趕忙轉換話題,道:「我看你們這兒有好幾個夥計,你雖然能記得住我,但是別人可就記不住了。那你們又怎麼辦?」

「憑自覺唄。」那夥計說道,「我們這月餅也不是什麼新奇的玩意,只不過來的人多,怕不夠分罷了。你雖然不像是個討飯的,但若是真喜歡吃,等義演結束了,你到後台來找我。如果有剩的,我都給你留著!」

魏鳴:「!!!」

你說誰不自覺呢?

你說誰是討飯的呢?

魏鳴感覺自己的情緒非常的激蕩。

怎麼七俠鎮的這些人,都這麼能說呢?

如果情緒失控,魏鳴就輸了。

這點事兒他還是知道的,他只能強行控制自己冷靜,然後拋出了他自己的觀點:「你們可以在送月餅的時候,也送給遊人一朵小花啊。然後看見有拿著、戴著小花的人,就知道他吃過月餅了。」

「他要是為了吃月餅,把小花扔了呢?」那夥計突然道。

魏鳴:「!!!」

你說得好有道理,如果真有不自覺的人,你拿他們什麼辦法都沒有!

魏鳴只能強掰道:「小花只是舉個例子,你們也可以發一些號牌啊什麼的,每個人憑號牌領月餅,還能增強對歌時的秩序。」

那夥計想了想,道:「你說的這個辦法倒也合理,不過我們這些人都不認字啊!這號牌誰來寫啊?」

魏鳴:「!!!」

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魏鳴滿臉的沮喪,感覺自己就快要放棄了。

不過那個夥計倒是一個心善之人,他偷偷地塞給了魏鳴一塊月餅,道:「得了得了,你也別難過了,你不就是還想再吃一塊嗎?給你也就是了。你可別跟別人說啊!」

於是魏鳴因為拿到了兩塊月餅,這場反駁就這麼灰溜溜地勝利了。

他怎麼覺得比反駁失敗還難受呢?

他這真的是被人徹底鄙視了啊!

看到魏鳴的樣子,旁邊的成衣鋪老闆適時地拉了他一把,道:「快走,換新節目了!」

魏鳴就這麼跟著那店老闆湧入了人群當中,算是勉強化解了尷尬。

剛才一場才子佳人的愛情戲唱完了,換成了一出雜技戲,表演的是飛刀絕活。

一個身穿近身短打衣衫的人,把一個美女綁在了一個大轉輪上,然後把那大轉輪轉了起來,自己則蒙上眼睛,向那個美女的方向投擲飛刀。

轉輪投擲和蒙眼投擲是飛刀界的兩大絕活,他現在將其合二為一進行表演,自然引起了大家的陣陣驚呼,只覺得那美女若是被飛刀刺中了,就太可惜了。

不過這投飛刀的人技術很是過硬,一組飛刀扔過之後,將蒙眼布摘了,又將那轉盤停了下來。

眾人望去,那些飛刀均勻地分部在了美女的身體周圍,卻沒有一個傷到了她。

這裡可就引起了大家熱烈的掌聲和喝彩聲。

「他是怎麼做到的呢?」魏鳴不由的心下好奇。

因為美女在輪盤上是不規則形狀,飛刀手很難確定美女的位置。

若是都扔到了外緣,倒也不值得驚嘆,但是那些飛刀大多都是貼著美女的身子扎在了輪盤上。

扎在兩腿之間的那把飛刀,若是輪盤上下顛倒了方向,可就要扎在美女的心口了!

而扎在腰邊的那把刀,若是歪一歪,便也會扎中美女的小腹。

這個節目與其說是雜技,不如說是魔術!

五鳳樓能請來這麼厲害的雜技團,肯定也是沒少花錢啊!

飛刀手將美女解了下來,手拉手地跟大家致敬謝幕,隨後便下台了。

這時候,一些五鳳樓的雜役便上來幫忙收拾舞台,為下一個節目做準備。

但是在這些忙碌的雜役中間,魏鳴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這個身影熟悉到即使被化成了灰,魏鳴也不會認錯。

這不是老魏頭嗎?

他怎麼會在這裡呢?

魏鳴當時就綳不住了。

你說大中秋的,你不回家,怎麼在五鳳樓這種地方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章:你咋在這兒呢?

5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