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啥家庭啊?頓頓吃肉啊?

第27章:啥家庭啊?頓頓吃肉啊?

通常來說,初一的大集要比十五的大集人多。

但是這一次,金風庄的大集竟然非常蕭條,往來的行人比往常少了一半。

魏鳴擺好了攤子,便向旁邊的人打聽發生了什麼事兒。

「你還不知道呢吧?」那人說道,「大槐樹村那邊最近可是破事兒不斷,先是有野豬林的盜匪,後來又鬧了瘟疫,這幾天還鬧出了人命官司!他們哪有心情來參加大集?」

大槐樹村……

不會那麼巧吧!

大槐樹村是個大村,有上百戶的人家,他們的人若是大部分都不來參加集會,確實會讓集市蕭條起來。

魏鳴就有點心神不寧,但他還是安慰自己,一定是因為那邊鬧了瘟疫,老魏頭想多治幾個人,所以才耽誤了返程。

魏鳴這次帶了五十枚雞蛋,三十隻麻雀,整整齊齊的碼開。

麻雀都是活的,嘰嘰喳喳叫著,也能起個廣告的作用。

但是人少生意就會受影響,一上午過去了,魏鳴也沒賣出去多少。

快到中午的時候,眼看有人已經將東西賣光,興高采烈地收攤了,魏鳴的心裡更加的焦急了。

他斜倚著一棵樹,無奈地掏出了一塊硬麵餅嚼了起來。

他寧肯賣得便宜些,也想早點收攤。

這時候,過來了一個小丫頭,看穿戴應該是金風莊裡的人。

她的嗓音清脆甘甜:「你就是那個賣玉米的吧?」

「嗯?」魏鳴上下打量了她一下。

她大概十六七歲的年紀,長了一張滿月一般的圓臉,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鼻子兩邊還有幾粒雀斑,長得好像一個芝麻燒餅。

「二管家外出有事兒,他臨走時說了,有個長得挺精神的小伙,在這裡賣玉米。」小丫頭說道,「是你嗎?」

「你要是這麼說,沒錯,是我!」聽對方誇自己,魏鳴咧嘴笑道,露出了一口白牙,「不過玉米可是稀罕東西,不便宜啊!你做得了主嗎?」

「二管家說了,價錢已經談好了。玉米粉四十文一斤,若是按袋賣,一滿袋三百五十文,不用過稱。玉米棒十文一根,如果是帶綠葉的鮮嫩貨,可以出二十文。只要不超這個數,有多少要多少。」那丫頭說道,「如果你還有別的東西,只要是行價,我也都能一併收了。」

這小丫頭說話好像連珠炮一樣,比唱快板的還利索。

魏鳴心道:「你這個老傢伙,對內宣稱一兩銀子一斤,到我這兒卻使勁壓價。現在連見都不敢見我了?派個小丫頭出來跟我磨牙?」

不過除了金風庄,他的苞米面也沒有其他的銷路。

魏鳴便道:「好,就是這個價。我這些雞蛋是兩文錢一枚,死麻雀只能吃,也是兩文錢,但活的可以當個玩物,就要貴一些,二十文一隻。你買不買得起?」

若是鄉下人買,活麻雀、死麻雀都只能用來吃,連自己都吃不飽,誰有餘糧養活寵物?

買只麻雀,就是讓自己的鍋里能有點肉腥。

但是金風莊裡的人卻不一樣,大人物可能會養八哥、金絲雀之類的金貴東西,但是下人們有樣學樣,又沒有那麼多錢,就只能養些便宜的東西。

魏鳴故意把活麻雀的價格提高了一些,想看看那丫頭的反應。

但是她似乎根本就看不起這幾十文的買賣,臉上毫無變化,點頭道:「沒問題。」

「好,我這就給你拿玉米。」魏鳴轉身到樹后的包袱堆那裝作拿貨的樣子,實際上則是通過系統進行了兌換。

他特意在李二牛身上積累了十次白色抽獎機會,想兌換十袋苞米面出來。

誰知道,系統竟然提示他,同樣的物品,每天最多兌換三次。

魏鳴這才知道,為什麼同樣的東西,還有用綠色抽獎機會兌換的選項,原來是還有每日兌換限額。

這下自己的錢包可就受損了。

看來下次趕集的時候,還得提前把苞米面兌換出來。

但是他又擔心苞米面兌換得多了,儲存空間也有限制。

他回過身來,將三袋苞米面交給了那個丫頭,道:「整袋的,今天就帶了三袋,你們若是想要更多的,就得等下次趕集了。」

「可以。」那丫頭又點了點頭。

仔細看,她的氣度一點都不比二總管差。

而且聽她的說法,她管二總管叫「二管家」,既不是「二總管」,更不是「二爺」,似乎身份要比二總管還高,說不定是莊主的貼身丫鬟。

她的心算速度很快,掃了一眼貨物就給出了總價,一共是一千七百二十二文。

跟她相比,魏鳴則要笨拙許多,在沒有計算器的情況下,連他自己的貨物還剩多少,都要仔細地數一遍,慢慢算,連手指頭都用上了。

魏鳴算了能有五分鐘,才發現數目果然沒錯。

看起來,金風莊裡果然是人才濟濟。

那丫頭先拿了一整吊錢出來,然後又拿了三個小串錢,每串二百五十枚,將第三串拆開,把余錢摘了,一起交給了魏鳴。

魏鳴是窮出身,賣一個雞蛋才賺兩文錢,容不得一點馬虎。

他仔細地把那些錢一枚一枚地數了一遍,即使是那一整吊的,他也數了一遍,生怕金風莊上也有像賣肉屠夫那樣偷奸耍滑之人。

但是實際上,一點差錯都沒有。

魏鳴有了錢,便在集市上簡單地逛了逛,買了些日常吃的大米、白面以及各種粗糧,又去屠夫那割了塊肉。

這回魏鳴可是實打實地給了錢,不過屠夫心存感激,還是多給了魏鳴一些。才花了一百文錢,魏鳴就買了一整塊的大后鞧肉,怕是能有七八斤。

在買過了日常的生活用品之後,魏鳴又去扯了一塊布。

抓完了兔子之後,他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的不成樣了,他準備和老魏頭都換身新衣服。

不過,老魏頭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

那邊李二牛和張鐵柱買的買,賣的賣,也差不多了,於是他們便結伴返回了。

但是老魏頭還是沒有回來。

魏鳴這下有點坐不住了。

他把買回來的后鞧肉可著肥瘦相間的地方割下來了一塊,讓李二牛在他這兒做兩個菜,他自己要出去一趟。

李二牛現在是佩服死魏鳴了,對他的話是言聽計從。

雖然魏鳴最近總是懟他,但是自從上一次趕集開始,魏鳴家竟然天天都能吃上肉!

啥家庭啊?

地主家也沒有這伙食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啥家庭啊?頓頓吃肉啊?

2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