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打下來只信鴿?

第26章:打下來只信鴿?

鍋里的肉湯還在小火慢燉,此時天色尚早,魏鳴便在自家院子里鍛煉了起來。

他俯卧撐正做得熱火朝天呢,眼看要往一百個使勁,忽然脖子上「吧嗒」一聲,多了一團粘液。

魏鳴伸手一摸,果然,又是一坨鴿子屎。

魏鳴這氣就不打一處來。

若是在野外,也就算了。

我都已經躲回家了,怎麼你還騎我脖頸子拉屎呢?

他抬起頭來,就看見了一隻鴿子囂張地從他家院子上方緩慢地飛過。

但是現在的魏鳴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魏鳴了。

會飛怎麼了?

會飛就了不起嗎?

魏鳴的動作非常熟練,迅速將彈弓抽了出來,運起《鷹眼術》,直接將那鴿子的飛行軌跡預測了出來。

魏鳴手起、彈發,只聽「啪」的一聲,那隻鴿子撲啦啦地就落了下來。

魏鳴一路小跑過去,將那鴿子撿了起來。

鴿子不比麻雀,身體要厚實不少,小石子只能將它擊傷,無法直接擊斃。

魏鳴抓住它的時候,它竟然還在掙扎。

「你往我脖子拉屎,我就把你脖子擰斷!」魏鳴右手一使勁,就將那鴿子的腦袋擰了三百六十度。

那鴿子就算是再結實,脖子斷了,自然也就不掙扎了。

它蹬了蹬腿,便不動了。

魏鳴這才發現,它的腿上還掛著一個小圓筒。

「壞了,這不會是誰家的信鴿被我打下來了吧?」魏鳴把那隻鴿子往懷裡一揣,先回家再說。

普通人家是不可能有錢養信鴿的,這一般都是情報機構用來傳遞消息的。

不是官府,就是軍隊,再者就是反賊。

若是耽誤了什麼軍國大事,可就不好了。

只可惜那鴿子的腦袋已經被他擰掉了,他就算是把鴿子放了,它也動不了了。

這個時候,魏鳴也沒心思做什麼俯卧撐了,回到屋裡,將那小筒打開,從裡面倒出了一張小紙條。

只有知道是誰的消息,才能決定下一步怎麼辦。

紙條不大,上面寫著:「六扇門來人,已有替死鬼,出行謹慎,三日後子時,老地方見。」

字是繁體書寫的,讓魏鳴確認了這個世界,繁體字還是主流。

其中六扇門和替死鬼兩個詞尤其的扎眼。

魏鳴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六扇門」這個組織,但是只要提到這三個字,就和捕頭、刑獄脫不開關係。

而替死鬼的意思則是某個頂罪的倒霉蛋。

這兩個詞放在一起,又是出行謹慎,又是老地方見,那麼肯定是一個犯罪團伙在傳遞消息。

至於他們是已經犯了案,還是正準備犯案,就跟魏鳴沒有關係了。

魏鳴能夠截獲他們一隻信鴿,讓他們消息傳遞不暢,也算是為衙門緝拿盜匪做出了一定的貢獻。

魏鳴心裡想著,心情一下子就輕鬆了下來。

他將那隻鴿子也拔了毛,切了塊,一起放到兔子湯里燉了起來。

鴿子的腦袋和爪子砸碎了,和羽毛一起都扔到灶裡面燒了。

切塊之後的兔子肉和鴿子肉看起來差不多,魏鳴這幾天又總是吃麻雀,三種骨頭混在一起,誰又敢說他一定打下來過一隻鴿子?

至於那張紙條,魏鳴本來也想扔進灶里燒了,後來擔心它可能是重要物證,便又裝回小筒中,收了起來。

眼看天色見晚,李二牛和張鐵柱也都回來了,魏鳴便去把他們都叫了過來。

聽說魏鳴打了一隻兔子,他們兩個的口水都快留下來了。

兔子跑得快,又機警,若是沒有弓箭、獵狗,很難抓到。

他們倆活了這麼大,還沒吃過兔子呢!

飯菜上桌,大家熱火朝天地吃了起來。

他們連兔子都沒吃過,就更別說鴿子了,頂多就是喝過魏鳴幾碗麻雀湯罷了。

麻雀那麼小,沒什麼肉,味道怎麼能跟兔子、鴿子相比?

這一頓飯吃的,一點都不比半個月前那頓五花肉來的差,把他們的舌頭都要香掉下來了。

「明天就是金風庄大集了,你爹咋還沒回來?」李二牛問道。

「沒事兒。」魏鳴自我安慰道,「我這不是上回帶回來了不少肉嘛,他這當爹的有點不好意思了。他這是準備多掙點錢,回來給我買好東西呢!」

李二牛和張鐵柱聽了,哈哈大笑。

魏鳴嘴上說得輕鬆,但是心裡也有些惴惴不安。

老魏頭說好了短則五天,長則十天,現在眼看都要十五天了,他還是沒有回來。

別是出了什麼岔子吧?

不過魏鳴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便直接轉移話題,道:「二牛哥,你這兩天下地幹活挺累吧?身體怎麼好像沒原來結實了?」

李二牛一聽,嚇了一跳,臉色有點不好看,道:「有嗎?不能吧。別亂說!」

聽他們這麼一說,張鐵柱也覺得李二牛最近眼眶發黑,顴骨塌陷,好像連頭髮都變薄了。

他可是一個剛過二十歲的大小夥子啊,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

「你要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儘管跟我們說。」魏鳴說道,「我們就算幫不上忙,也能幫你出出主意。」

「什麼幫忙不幫忙的,我沒事兒!」李二牛將飯碗里最後幾粒米划拉進了嘴裡,說道,「就是這幾天幹活累了,不說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說完,他把碗往桌子上一放,站起身來,急匆匆地就離開了。

魏鳴和張鐵柱對視了一眼,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張鐵柱這邊沉默了一會兒,道:「我媽說不讓我跟你一塊玩兒,我這次是偷偷出來的。那啥,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再過來找你!」

說完他就也走了。

魏鳴愣了一會兒,這才意識到:這兩個傢伙是在逃避刷碗啊!

你們這倆吃白食的傢伙,吃了我的兔子肉,連活兒都不想幹嗎?

第二天一早,雞叫剛過,張鐵柱就來找魏鳴了。

他這一次準備的,還是張二嬸親手燒制的精製炭。而李二牛則也要負責王寡婦家的採買事宜。

他們三人自然又是結伴趕往金風庄。

魏鳴相信老魏頭過不久就會回來,他這次打算跟二總管好好談談苞米面的價錢,然後多買點好東西回家,孝敬老魏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打下來只信鴿?

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