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反駁杠精的全新方式!

第23章:反駁杠精的全新方式!

給魏鳴留下一個肉夾饃,老魏頭就匆匆出發了。

但其實沒了老魏頭在旁邊看著,魏鳴活得倒是更自由了。

每天雞下的蛋,數量都是隨機的,多一個少一個,誰也不知道。

而且魏鳴賣苞米面賺的三百五十文錢,除了購買各種日常用品,以及給老魏頭「上繳」的一部分之後,還剩下兩百文。

他對現有的彈弓並不是很滿意,於是便去鐵匠鋪趙老四家轉了一圈。

趙老四就是個鄉村鐵匠,主業種地,業餘打鐵,設備很簡陋,頂多就是平常幫人補個鍋,修個鋤頭,釘個馬掌啥的。

指望他這裡做出什麼神兵利器,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他能製作的最強武器,也就是菜刀、鐮刀、鍘草刀。

魏鳴到的時候,張鐵柱的母親,張二嬸正在鐵匠鋪跟趙老四聊天呢。

趙老四倒是挺熱情:「二嫂,買東西啊?」

張二嬸則一臉的階級鬥爭:「不買東西,還能是來收破爛啊?」

趙老四:「!!!」

趙老四隻能尷尬地道:「隨便挑,買的多我給你便宜些。」

張二嬸道:「有多便宜?我包園了,你給我免費吧!」

趙老四:「!!!」

魏鳴聽到張二嬸槍炮一般的話語,看到她身上隨之顯現的綠色邊框,不由得拍了拍巴掌:「這是個高手啊!」

這種逢杠必抬的杠精最是恐怖。

他們限於自身的文化素質,未必有多少邏輯可言,但是主動攻擊性很強,而且即使提出了反駁,他們在心裡也不會真的服氣。

魏鳴之前見過的綠色杠精就只有孔先生一個,而孔先生是因為受過教育,邏輯思維很好,所以才有那樣的水平,跟他講邏輯還是行得通的。

但是張二嬸這種家庭婦女如果也有了綠色的水準,魏鳴就要小心了,跟她講道理很可能沒用。

於是魏鳴就在旁邊觀察了一下,想聽聽張二嬸的說話風格,思考擊敗她的方法。

馬上要到秋收時節了,張二嬸其實是來買鐮刀的。

但是趙老四這裡碰巧沒貨了,他就只能開爐現做。

張二嬸也不著急,就往旁邊一坐,掏出一把瓜子,跟趙老四閑聊了起來。

她明顯是帶著氣來的,趙老四說一句,她頂一句,氣得趙老四乾脆不說話了,低下頭來專心打鐮刀,只想快點做完,讓張二嬸快點走。

而張二嬸卻依然在旁邊喋喋不休,完全沒有停嘴的打算。

張二嬸倒也不是個壞人,有氣也不是沖著趙老四,她單純就是嘴碎,天南地北,想到哪說到哪。

不過若是有人搭茬,她便要杠上一杠。

她自己一個人,說了能有半個小時,還完全沒有停嘴的想法,隨後她就注意到了躲在不遠處的魏鳴。

「小雞啊!在那愣著幹嘛呢?」張二嬸說道,「來,陪嬸子聊聊天!」

魏鳴見實在躲不過去了,只能低頭走了過來。

趙老四見話題終於從自己身上離開了,長出了一口氣,給魏鳴露出了一個感激的微笑。

當然,如果魏鳴敢找借口離開的話,趙老四可就又要倒霉了。

所以趙老四連忙熱情地對魏鳴道:「小雞啊,今兒要買點啥啊?別急,四叔一會兒就給你做。不許走啊!你現在走可就是嫌四叔手藝不行了!」

得,魏鳴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只能道:「沒事兒,我不著急,等一會給二嬸做完了,您再給我做也是一樣的。」

這邊張二嬸上下打量了一下魏鳴,就拉開了話匣子:「你爹上哪去了?」

杠歸杠,魏鳴做人基本的禮貌還是有的:「二嬸,我爹去大槐樹村給人看病去了。」

「有一說一,你爹的這個醫術,是真不咋地!」二嬸開口說道。

系統提示:「發現了一個綠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有抽獎機會拿,為啥不反駁啊?

而且就算失敗了,魏鳴也不會損失什麼。

不過就這個話題進行反駁,魏鳴也真是沒什麼好點子。

因為老魏頭的醫術確實不怎麼樣。

說老魏頭博覽醫書,知識豐富?

可是他連字都認不全啊!

說老魏頭醫術高超,妙手回春?

可是魏鳴的記憶碎片里連一例被老魏頭治好了的病人都沒有,全都是老魏頭自己的自吹自擂。

而且即使是他自己吹的時候,也只敢說他擅長治的是感冒發燒、跑肚拉稀、跌打損傷……

那分明就是患者自己命硬挺過來的!

魏鳴發現自己還真拿不出什麼證據來。

但是二嬸當著魏鳴的面,這麼說老魏頭,魏鳴真的感覺很不爽啊!

算了,她這已經算是人身攻擊了,我稍微反擊一下,也不過分吧?

於是魏鳴微微一笑,對張二嬸說道:「我爹樂意!」

張二嬸:「!!!」

「你這孩子!」張二嬸有些生氣了,「水平不行,咋還不讓說了呢?」

「你又不看病,我就不讓你說!」魏鳴回道。

張二嬸:「!!!」

張二嬸喘了口氣:「恕我直言……」

「不恕!」魏鳴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難道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這孩子不講禮貌嗎?」二嬸跳著腳說道。

這時候,一邊的趙老四在旁邊搭茬道:「我覺得這孩子還不錯啊,應該就你一個人……」

張二嬸:「!!!」

「怎麼我身邊都是你們這樣喜歡抬杠拌嘴的傢伙!」張二嬸吼道,「趙老四,你的鐮刀打完了嗎?」

「已經成型了,如果不需要我替你磨,你現在就可以拿走。」趙老四舉了舉手裡的鐮刀。

「用不著你磨!」二嬸噘著嘴,拍下了十文錢,拿起還沒磨利的鐮刀,轉身就走了。

系統提示:「反駁成功!」

魏鳴心道:「我也沒用證據反駁她啊?只不過就是氣了她兩句,怎麼就贏了呢?」

遇事不決,系統查詢。

魏鳴將《反杠精守則》翻出來,仔細地又閱讀了一遍。

情緒失控……

針對個人的攻擊……

以及對無關信息的過分探求……

都可能導致反杠精的失敗。

魏鳴對比了一下自己剛才的行為,面對張二嬸的挑釁,他始終面帶微笑,情緒沒有失控。

反駁的話沒有一個髒字,也算不上人身攻擊。

他更談不上對無關信息的過分探求,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探求。

他並沒有違反《反杠精守則》,頂多就是沒有舉證罷了。

反倒是張二嬸,先是情緒失控,后是人身攻擊。

所以她就輸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章:反駁杠精的全新方式!

2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