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第21章: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經過了這麼一翻「閑逛」,那團真氣又變大了不少,已經有了黃豆粒的大小。

這麼一顆大黃豆,若是在經脈中正常運行,當然是舒適愜意,但若是走岔了道,那痛苦就可想而知了。

魏鳴不敢再繼續修鍊了,趕快整理了一下,翻身而起。

奇怪的是,經過了這一宿的修鍊,他非但不感覺疲勞,反而精神非常矍鑠,就算是睡上十二個小時,也沒有現在的效果。

魏鳴穿好衣服,拿起籃子和柴刀,就準備幹活去了。

生日已經過完了,日子還要繼續。

所以早餐又恢復了雜糧豆粥,不過裡面還飄了幾個昨天剩下的餃子,讓粗糙的豆粥裡面多了一絲肉味。

但是對魏鳴來說,卻沒有什麼區別。

他感覺自己胃口大開,好像幾天沒吃飯一樣,西里呼嚕就把一碗豆粥吞進了肚去。

修鍊內功似乎還有一個副作用,往常一碗豆粥就能吃飽的他,現在多了幾個餃子,似乎也遠遠不夠。

若只是靠豆粥提供能量,魏鳴感覺自己就算是再吃十碗也不能夠。

但是家裡就只有兩碗粥,他一碗,老魏頭一碗。

他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老魏頭每天只是吃豆粥,都會舔嘴抹舌的了。

真是窮文富武啊!

「你今天好像有點不一樣。」老魏頭說道,「晚上沒睡好嗎?」

「沒事兒,我想開了。」魏鳴只能說道,「我雖然不能學武,但是這並不妨礙我鍛煉身體。我決定以後每天做健身操,把身體練的棒棒的!」

說完,他就匆匆出門了。

再待下去,他擔心老魏頭看出來他已經練出了真氣。

雖然他還沒開始修鍊輕功,但是魏鳴也感覺自己的身體輕快了不少,他恨不得一路小跑跑到低洼地去。

他的手速也快了許多,只用了不到原來一半的時間,他就把雞菜割完了。

現在這個時間回去,午飯還沒有做好。被老魏頭看見了,還會覺得他偷懶。

魏鳴決定在外面磨蹭一會兒再回去。

該怎麼掩飾自己修鍊出了真氣的事實呢?

魏鳴想起了那本《囚徒健身》。

別管這本書是不是武功秘籍,但是它好歹是經過了現代認證的鍛煉方法,是真實有效的。

俯卧撐、深蹲這種東西,自古以來就有,只是名稱不同罷了。

但是《雞鳴功》上卻沒有記載,魏鳴就是練了,老魏頭也看不出門道來。

老魏頭若是問他怎麼好像變強了,他完全可以把這套《囚徒「功法」》傳授給他。

魏鳴便從最開始的俯卧撐開始練習。

魏小雞十四歲的身體因為缺乏營養,一直比較孱弱,而且他每天的活動是餵雞,工作強度明顯不如耕地的李二牛和砍柴的張鐵柱。

以前的他,恐怕連一個標準的俯卧撐都做不了。

但是修鍊了《雞鳴功》的魏鳴則明顯增強,竟然一口氣做了兩個!

看起來,還是太弱了……

魏鳴只能降低標準,先從最簡單的對牆俯卧撐開始。

荒郊野地的,沒有牆,只有樹,魏鳴就把著一棵大樹開始了站立式「俯卧撐」。

他這邊做了五組,每組十個,累得呼哧帶喘的,那邊李二牛才剛剛開始上工,路過低洼地,正好看見了魏鳴。

「你這是幹啥呢?」李二牛道,「想把樹推倒嗎?樹上有啥好吃的?」

「你力氣大,你推倒一個我看看。一天天的,就知道吃。」魏鳴瞥了他一眼,「咋的,昨天晚上沒睡好啊?」

聽魏鳴這麼一說,李二牛立刻緊張了起來:「你怎麼知道的?」

系統提示:「發現一個白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魏鳴一看,這李二牛真夠朋友啊,這麼簡單的話題,就跟送溫暖似的。

於是魏鳴便道:「這還有說嗎?你眼眶烏黑,雙腳虛浮,走路都沒力氣了。不是晚上沒睡好,難道還能是女色過度?」

一聽魏鳴說女色過度,李二牛渾身一哆嗦,連聲道:「對,對!就是沒睡好,沒睡好……」

反駁成功!

「發生什麼事兒了?」魏鳴問道。

「別提了,昨天不知怎麼了,糧倉那邊鬧耗子。」李二牛說道,「吵鬧了半宿,我實在忍不了了,把糧倉門打開一看,你猜怎麼著?」

「怎麼了?」魏鳴跟道。

「裡面跑出來了能有幾十隻大大小小的耗子!」李二牛的聲音里透著恐懼,「也不知道怎麼了,他們不在糧倉里待著,大半夜的,全都跑了。」

「不會是鬧鬼了吧?」魏鳴顫聲說道。

但是他其實心裡知道,那根本就不是鬧鬼。

肯定就是老黃這個傢伙,挖地洞的時候,不知道怎麼連到了王寡婦家的糧倉裡面,把其他的耗子也全都嚇跑了。

不過這倒也好,王寡婦家今年的糧食能少損失不少。

「多好的事兒啊!」魏鳴感慨道,「少幾隻耗子,就能省不少的糧食。」

一說到省糧食,李二牛這邊就有些感嘆:「現在這日子,真是不好過啊。家裡的耗子好對付,但是縣衙里的耗子呢?七俠鎮這些官老爺,成天屁事兒不管,收稅收得比誰都狠。趕上個好年景還好,趕上個災年,這大戶都得變成小戶,更別說那些貧農了。」

魏鳴也不由得點頭。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哪個朝代都是一樣的。

李二牛又道:「金風庄也是一樣,表面上仁義道德,一到災年就舍粥舍衣服。可是私底下卻高價屯糧,然後低價收購那些交不起稅人家的土地。我看今年我們家這點地,還得搭進去一些。」

「你們家的地?」魏鳴沒聽懂。

「呃……是老王家的地。」李二牛連忙解釋,「我這不是給她家打工嘛!收成不好,我這心裡也不落忍不是?」

你不落忍,你還這麼晚起來幹活?

但是他說得沒錯,那些貪官污吏,地主富紳,自古以來就是穿一條褲子的。

七俠鎮若是不收稅,哪有錢養那麼多的捕快?

金風庄若是沒有點手段,怎麼可能有那麼的多閑錢去買「一兩銀子一斤」的玉米?

不讀書、不練武的底層人民將長期被固定在土地上,並眼看著自己的土地越來越少,沒有翻身之日。

不過魏鳴可沒辦法改變現有的政治環境,現在的他連自己都拯救不了,更別說別人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章: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