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穿越甜水井村!

第1章:穿越甜水井村!

魏鳴穿越了。

作為某大型問答類論壇里武俠問題的優秀回答者,他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和網友們討論一些武俠方面的問題。

回答相關問題、發表自己的觀點、駁斥他人的錯誤觀點,他覺得自己能夠做到不忘初心、有理有據,但有時還是會被杠精氣到肝疼。

他記得他最後回答的一個問題是:「帶著你現有的所有知識穿越到武俠世界和獲得一千萬,你選擇哪樣?」

魏鳴對穿越到武俠世界的好處進行了詳細的分析,總結出了十二個大好處,二十八個小好處,甚至規劃出了具體的行動方案,最後選擇了一千萬……

然後就蹦出了一堆杠精罵他,無理取鬧加人身攻擊,把他氣得半宿都沒睡著。

等他好不容易睡著了,夢中還有人蹦出來罵他:「分析得那麼好,抖什麼機靈?給我滾到武俠世界去!」

再一睜眼,就穿越了。

他現在坐在了一個看起來充滿了古風的簡陋村舍當中,有點無所適從。

屋子裡擺著些手編的籃子,生鏽的柴刀之類的東西,桌子、凳子雖然是純實木的,但是手藝也極為粗糙,沒有一絲現代的痕迹。

如果說他出門的時候,碰見一個背背長劍、手提人頭的道士路過,他一點都不會感到違和。

難道真的穿越到武俠世界了?

魏鳴欲哭無淚:我是真心實意地想要一千萬啊!

他仔細地回想了一下,一個個記憶碎片便湧現了出來。

他現在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年,出生沒多久,就被遺棄了,被放到了這個村子的井邊。

隨身的還有一個裝他的籃子,一條裹他的棉被,以及一個寫了他生辰八字和小名的小木牌。

因為撿他的老頭姓魏,所以他現在的名字叫做……魏小雞?

摔!

為什麼會叫這種名字!

魏鳴回憶起來,當初那個貼身的小木牌就被放在床邊的竹條箱子里,他連忙翻了翻,將它找了出來。

上面分明寫了一個「鳴」字。

一鳴驚人的鳴!

不是雞!

沒文化真可怕!

不過魏鳴隨即注意到,用來書寫他名字的,是簡體中文。

在這個充滿了古風的世界里,用的卻是簡體中文?

魏鳴懷疑自己並不是穿越到了武俠世界,而是被綁到了一個偏遠地區的農村。

但是他突然冒出來的記憶是怎麼回事兒?

魏鳴正尋思著,外面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小雞啊,還不起床啊?」

隨即木頭門便被推開了,進來了一個彎腰駝背、頭髮花白的瘦老頭。

回憶再度湧現,這人就是老魏頭,本名叫做魏宇東。

他原本是個遊方的郎中,到村子里行醫的時候,碰巧撿到了魏鳴。

他孤苦了半輩子,一直想要個孩子,見魏鳴長得可愛,便把他收養了,隨後便在這個村子里安頓了下來。

魏鳴這麼多年來,跟他相依為命,就好像親父子倆一樣。

老魏頭的醫術不怎麼樣,也就治個頭疼腦熱、跑肚拉稀、跌打損傷什麼的,因為撿到的孩子叫「小雞」,於是他便養了些雞,討個彩頭。

誰知道,看病的人沒多少,他這雞卻越養越好,反倒成了主業。

老魏頭沒啥文化,想不到讓魏鳴讀書識字,每天里就叫他幫忙餵雞。

在這個年月,沒有那麼多的糧食,魏鳴每天都要早起去野外幫雞打野菜,順便找些稗子、草籽、野豌豆之類的東西回來。

魏鳴雖然穿越了,但是也沒辦法憑空改變生活軌跡,要不然他連飯都吃不上。

見老魏頭催促了,他便熟練地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雞菜筐和生鏽的柴刀,準備出門了。

老魏頭見他沒事,就放心了,道:「明天就是每月十五金風庄的大集了,咱賣了雞蛋,換些白面和豬肉,等你生日的時候,給你包餃子吃。」

他說得真情實意,讓魏鳴很是感動。

但是吃頓餃子還得等過生日的時候,他們的日子過得確實有點苦。

魏鳴回憶了一下,他們家上次吃肉的時候,還是在過年,而現在已經是七月份了。

他若還是那個孤兒「小雞」,可能會就這麼渾渾噩噩養一輩子雞。但他卻是穿越者魏鳴,他決定通過自己的雙手改變自己的命運,讓自己和老魏頭過上好日子。

出了正門,正對著的,是一口大水井,直徑得有兩米長,深得看不見底,井台光光溜溜的,長著青苔,看起來有年頭了。

這井裡面的水很甜,所以他們這個村子就叫做甜水井村。

魏鳴當初就是被遺棄在了這口井的邊上,現在想想,真是命大。

魏鳴沿著路邊走,記憶的碎片又被一個個地撿拾了起來。

井邊上第一家,是村長老楊家。

他家除了日常種地,還開了一間雜貨鋪,平日里買鹽買醋買花布,如果不想等到趕集的時候,可以在晚飯前後到這裡來,只不過要比金風庄的大集貴上三分。

井邊上第二家,是王大戶家。

王大戶去年死了,留下了一個寡婦和一個叫憨娃的孩子。

王寡婦是王大戶續弦娶的,今年剛過三十,正是風韻猶存的時候。

王大戶活著的時候,家裡很闊綽,有一百多畝大田,還有十七畝水田、一個磨坊、一個豆腐坊,大牲口無數,過得可以說是相當的富足。

王大戶死了之後,產業就衰落了,連管家帶佃戶都離開了,最後就剩下兩個長工,是一對兄弟倆,一個叫李大牛,一個叫李二牛。

李大牛今年三十多歲,干農活是一把好手。他之所以苦撐著沒走,是因為他是當年王寡婦嫁過來時跟著一起來的,是王寡婦青梅竹馬的「表哥」。

他見王大戶死了,一直想著續娶王寡婦,順便繼承王大戶的家產。可是王寡婦那邊卻遲遲沒有同意。

李二牛還不到二十,想的沒那麼多,幹活不認真,吃飯特積極,平日里就帶著魏小雞和同村張二狗的兒子張鐵柱一起玩耍。

魏鳴路過王寡婦家的時候,正好看見王寡婦開門往外走。

王寡婦雖有三分姿色,但是長得福薄,一看就是克夫相。她平時為人刻薄,對魏小雞這個窮人家的孩子也不怎麼好。

出於禮貌,魏鳴還是跟她打了一個招呼:「王姨,出去串門啊?」

聽見「王姨」兩個字,王寡婦的臉一下子就撂下來了。

「叫誰王姨呢?說了多少遍了,叫姐姐!」王寡婦說道,「我出去就一定是串門的嗎?不能是去買布的嗎?不能是去買肉的嗎?不能是去買葯的嗎?」

魏鳴被她機關槍一樣的抬杠話說得腦仁直疼,這時候他就聽見了一個來自靈魂深處的聲音:「發現了一個白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穿越甜水井村!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