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石斧、血棺、兵字秘!

第八百四十六章 石斧、血棺、兵字秘!

鎮天棺中,孤劍生看到這一幕也是恨得直咬牙,大吼之間,背後闊劍在手,無窮劍勢就此爆發。

「放我出來,看我不剁碎這一堆腐屍爛肉!」然而鎮天棺的棺蓋卻像是一方蒼天,沉重無比,任憑孤劍生如何掙扎也無法衝破。

顯然,孤老爺子並不想放他出去。

而鎮天棺外,孤老爺子見這些屍奴襲殺而至,頃刻間捏出幾道手印。

這手印之中,匯聚著無窮鋒芒,迎風見長!

咻咻咻!

其中赫然飛出大量的神兵,刀槍劍戟,鐘鼎斧錘……

每一件兵刃,都挾雜著無窮的殺伐之威,看起來是甚至與真正的神兵利器並無兩樣,但他們卻並非實物,而是藉助道則衍化成型。

嘭嘭嘭!

四周有無盡的屍奴大軍,而孤老爺子結成的手印之中,卻也像是蘊含無盡的神兵。

那神兵畢竟乃是道則所化,殺伐之威極盛,屍奴縱然兇殘詭異,但面對這等手段時,卻也形同土雞瓦狗。

但凡被這神兵擊中,便會直接爆開,大量的腐屍爛肉紛飛,任憑屍奴再多,竟也奈何不得孤老爺子。

「這是『兵』字秘,乃是驚雲泊孤家的鎮族之法,你是……孤家的後人?」片刻之後,這位葬修認出了孤老爺子的手段。

「不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孤家第三百六十五代家主孤守道在此,今日以我孤家之法,剷除奸凶!」

不料,這葬修聽聞之後,卻是瘋狂大笑:「哈哈哈,好一個天子之後,好一個驚雲泊孤家!」

「那卧龍山的龍穴,本是我先看上,卻被你那先祖鳩佔鵲巢,使我不得不在這餓虎嶺苟延殘喘三萬年,今日叫我在此遇到你孤家後人,實乃天意!」

「我便先滅了你,奪你孤家『兵』字秘,待我以你之血,煉成《血噬陰照經》時,必當重奪龍穴,一血三萬年之恥!」

餓虎嶺的葬修怒吼之間,徹底瘋狂。

他已然看出孤老爺子的來歷,也知曉「兵」字秘的恐怖,在「兵」字秘的奧義之下,便是屍奴再多,也不過只是土雞瓦狗而已。

所以,他親自出手了。

餓虎嶺的山水一陣劇變,轉瞬間,化作一頭漆黑的通天巨虎,散發無窮威勢,直逼孤老爺子。

這便是餓虎嶺的風水之威,這餓虎嶺主葬在此地三萬年,早已與這一出山水融為一體,甚至能夠影響到此地的風水格局。

他心性不正,修得一身陰邪至凶之道,常年累月之下,就連這一處山水也被他祭練得兇惡至極,威力更是驚人。

這餓虎嶺的風水,蓄勢一擊,威力十分恐怖,便是孤老爺子也不敢貿然相對,選擇了退避。

餓虎嶺主見這一擊未果,頓時冷笑道:「孤家後人,你是末法時代的道君,不入聖賢之道,便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乖乖受死吧!」

剎那間,只見那餓虎嶺所化的巨口大張,無盡的陰邪之氣磅礴湧出,與此同時,竟有一口血色巨棺吐出,挾雜重重凶威,破空而至,朝著孤老爺子撞殺而來!

「孤家小輩,納命來!」

棺中,餓虎嶺主的聲音極盡兇悍,那血色巨棺,更是勢不可擋,散發矇蒙血光,透著說不清妖邪和詭異。

這一撞之勢,更是有破天之威!

這餓虎嶺主生前便是道君巔峰的強者,只因未曾踏入聖賢之境便壽元枯竭,在這西天葬地修行三萬年,如今的實力,極其恐怖。

這餓虎嶺乃是他的地盤,周圍的虛空大地,已然被他以道則之力盡數封鎖,地下更是延伸出數道黑色鎖鏈,將孤老爺子的雙腿牢牢纏繞。

這鎖鏈也是道則與此處地脈所化,一時間,孤老爺子竟也也難以突破這等封鎖,眼看這血色巨棺已然難以閃避時,孤老爺子頓時雙目憤然。

「我便不信,末法時代的修士,就一定不如你們!」

「斧來!」

孤老爺子怒吼一聲,手中頓時有一柄石斧乍現。

斧名「破蒼」,乃是孤老爺子祭練一生之寶,此刻憤怒,便要以手中之斧,破面前之棺。

「老子劈了你!」

暴喝之間,孤老爺子手中的「破蒼」,果真像是有開天之勢,鋒芒一閃,划天地開闔!

無盡道則,從斧刃處衍生,所過之處,虛空悉數碎滅,只朝著那血色巨棺當頭劈去!

陰森的笑聲笑,餓虎嶺主卻也渾然不懼,血色巨棺乃是他葬身之物,得這餓虎嶺的風水蘊養祭練三萬年,早已無堅不摧,豈會懼怕區區末法時代的道君么?

一棺出,萬靈滅,崩天一撞驚乾坤!

石斧頭,血棺材,二者相撞,盪滅層層虛空,這等波動,極其恐怖,已然不是常人所能承受,若非牧龍與孤劍生身處鎮天棺中,只怕會在頃刻間灰飛煙滅。

劇烈的轟鳴,震耳欲聾,塵煙散去,孤老爺子身如血染,站在那一片虛空之中,手中的「破蒼」也被崩飛出去,插入遠方的山巒。

而那血色巨棺,也是浮在虛空,垂落無窮血霧,愈發的詭異。

透過那血霧,依稀能夠看到那血色巨棺的棺頭,生出一道恐怖的裂縫。

「該死,想不到你這末法時代的泥犬,竟也能壞我寶棺,氣煞我也,今日定要你灰飛煙滅,死無葬身之地!」

這血色巨棺乃是餓虎嶺主安身立命之物,此番被劈開一道裂縫,不知又要耗費多少歲月才能修補回來,他豈能不怒?

孤老爺子的口齒已然被鮮血浸染,卻也冷然一笑:「大不了,便是魚死網破,我這末法時代的泥犬,也能讓你……萬劫不復!」

孤老爺子說著,再度掐動手印,「兵」字秘再現,他的身軀之中頓時爆發出無盡鋒芒,腳下的鎖鏈,被他一根根的扯斷。

破蒼已然被打出這一方虛空,難以取回,那便以身為兵,只要這身軀不滅,便可繼續戰下去,這便是「兵」字秘的奧義之一。

「以身化兵么?好一個『兵』字秘,勇氣可嘉!不過,你終究是末法時代成長起來的泥犬,道行尚淺,給我死來!」

餓虎嶺主殺伐極其果斷,不給孤老爺子任何喘氣的機會,轉瞬之間,血色巨棺爆發無盡血光,呈橫天之勢,從孤老爺子的頭頂鎮落而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絕世妖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絕世妖神目錄 絕世妖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四十六章 石斧、血棺、兵字秘!

9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