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我血脈中的靈力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我血脈中的靈力

一旁的老頭子,也是冷漠的威脅道恐怖黑影。

「你區區魔道意念而已,若是敢奪體他,玷污了他,必然會遭受九天的懲罰!」

「你在他的面前,只有臣服的命運,否則只有一死!」

「我勸你,別再做這種沒必要的反抗了!」

聽著老頭子的話,恐怖黑影面孔猙獰。

他顯然不信老頭子的話,冷笑道:「老東西,我勸你最好別再這裡胡言亂語了!」

「我就是這天地間的活神,一切都被我掌控手中,他區區一個螻蟻,我為何不能奪體?」

「待我奪了他的身體,就來幹掉你!」

陰森嗜血的話音一落,便繼續朝我撲來。

那鋪天蓋地的威壓,壓的我連呼吸都苦難。

估計,這傢伙的實力,至少在煉虛境了。

他之所以,遲遲不對我下太重的手,極有可能就是因為,一直想要奪我的身體。

所以,我受傷了對他來說,也不是一件好事兒。

恐怖黑影,出現在我面前後,大聲呵斥。

「小子,還不快快跪下交出身體,我留你魂魄自己再去尋找新的身體,你沒資格用這具身體!」

「否則,我必定將你神魂破滅,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那狂暴的聲音,震得我瞬間七竅流血,神魂一陣動蕩。

若不是自身還算是硬氣,估計真能被這傢伙的這一聲,給嚇得神魂出竅了。

我緊緊的咬著牙關,強忍著來自他的恐怖威壓。

手中死死的握住烈焰長矛,旋即猛地朝他強大的身影刺去。

「找死!」

恐怖黑影輕蔑的怒道一聲。

緊接著,伸出手輕易的一把下去,便將烈焰長矛死死的抓住。

那恐怖的力道,讓我心中一陣震驚。

這是我,從未感受到過的強大。

就連當初,得罪到化神巔峰的存在時候,他們都未曾有這種恐怖的靈力。

更是沒有人,敢這般隨意的,接住烈焰長矛的攻擊,並且輕易的化解。

在這黑影面前,我只感覺自己,就像是個幼稚園的孩子,在和瘋狂的大力士挑戰似得。

有種,對方想幹掉我,便是分分鐘的感覺。

黑影犀利的綠眼,綠芒一閃。

緊接著,粗壯的胳膊微微一抖,便爆發出了一股浩瀚如大海的靈力。

將我瞬間震飛,身體狠狠的碰撞在山體。

手中,曾經威武霸氣,令靈界眾強者都感到顫抖的烈焰長矛,此刻也是如同,一根廢鐵棍子似得。

直接被震得,掉落在地上,發出一陣叮鈴哐啷的響聲。

根本無法,在爆發出強悍的靈力,更是不能夠在自主的去,幫我戰鬥。

被困在網子里的老狐狸,看到這一幕,都是被嚇得渾身劇烈顫抖,眼中的絕望更濃。

我倒在地上,忍著痛,在爬起來的同時,立馬繼續運轉功法:「天地玄黃……」

嘭!

然而,不等我爬起來,那道黑影竟是閃電般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毫不猶豫的爆發出一拳。

那重拳砸在我胸膛,我神魂虛弱。

口中的功法,都是沒能成功的運轉起來,險些沒給我憋屈死。

這還是我,第一次這般的狼狽。

「我就不信,我還不能將你的神魂給你打破散了!」

黑影怒氣騰騰的冷漠道。

旋即,對著我倒地的我,又是接連幾道攻擊。

每一道攻擊落下,都會打斷我幾根骨頭,體內的靈氣都開始迅速的流逝。

一旦靈氣消散光,我的魂魄也會立馬消散。

而這道黑影,便會順利的奪走我的身體。

以後,出現在別人面前的張澤,也只是一道現有的身軀而已。

但是,神志和思想,便是眼前的這個惡魔。

而他這實力,一旦成功奪體,必然會給整個靈界,帶來巨大的災難。

所有人,都將會被他煉化吞噬。

想到這裡,我心急如焚,更加的想要幹掉他。

否則,這對我的身體來說,都是一種侮辱。

嘭!嘭!嘭……

然而,現實太過殘酷。

我心中不斷的想著幹掉他,可是自己卻,不斷的被對方,瘋狂的攻擊。

我只感覺,自己都快要看到閻王了。

「給我滾!」

我咆哮一聲。

強忍著他的攻擊,打廢我半邊的身體。

用出渾身所有靈力,徹底的爆發。

這也幾乎是我,此刻最巔峰的一道攻擊了。

我身體猛然挑起,還能動彈的那一隻腳,猛地踏在背後的山體。

借力伸出拳,將運轉的三道不同功法的靈力,同時爆發在拳頭上。

頃刻間,一道劍芒包裹著的暗紅色光團,從拳頭射出,逐漸的變大擴散。

轟隆!

當這一道攻擊,結結實實的砸在恐怖黑影上之後,整個山體一陣劇烈的搖晃。

而那恐怖黑影,也是被震退了半步,身上包裹著的綠色光芒,也是微微的消散了幾分。

而我則是,被他阻擋的靈力,給震的再一次的倒飛出去。

背後的山體,直接被撞的石塊化為齏粉。

而我之前,所施展的那一道阻擋老狐狸逃跑的靈陣,也是徹底的崩裂。

我倒在地上,徹底的沒了靈力,虛弱的臉色發白,看不出絲毫血色。

就連嘴唇,都如白紙一般,眼神開始渙散。

體內的魂魄,搖搖欲墜,拚命掙扎著要脫離我的身體。

這種感覺,讓我心中不甘到極點。

「難道,我終究還是要死了嗎?」

我心中問著自己。

此刻,靈陣破裂,這恐怖黑影,也可以隨意的出去,尋找下一個強者,去進行奪體。

而之前,我若是不打開那靈竹筒瓶子的話,估計他也會被封印在裡面,無法出來。

即使多年前,那老老狐狸的配偶,也是被這黑影所幹掉。

但是,估計當年,他們打開瓶子后,是立即蓋上瓶子。

這才導致,這道恐怖的黑影,沒能成功跑出來。

而那老狐狸的配偶的死,也只不過是,沒能承受得住,瓶中的綠色靈氣而已。

可如今,我放跑了他,那我便成為了罪人。

「哈哈哈……小子,我早就讓你自己乖乖地交出你的身體,你還能神魂出竅,自己去尋找一個身體!」

「可你偏偏要非要我動手,現在你連去奪體其他人的機會都沒有了!」

「從此以後,你這具身體就是我的了,而你將連神魂都不復存在!」

黑影來到我身邊,興奮到了極點。

因為,他的目的終於可以得逞了。

「給我住手!」

在這一刻,老頭子急眼了。

他大吼一聲,當即沖了過來。

「小子,我攔住這混蛋,你快點堅持爬起來,給我跑的越遠越好!」

老頭子一邊沖向,眉頭緊皺的黑影,一邊對我大聲提醒。

「我走了你怎麼辦?」

我急忙吼道一聲。

他如今還是一道意念虛影而已,和這黑影差不多。

他們兩人要是都起來,極有可能是同歸於盡,很難分出勝負。

所以,這老頭子此刻,顯然是準備,為了我而自己去送死了。

這讓我心中,十分感動。

可更多的,還是痛苦和無奈。

我根本沒想到,有一天,這老頭子竟然會被我給害死。

他三番五次的幫助我,讓我有了今天,我對他也是早就有了,師徒感情。

更何況,我這人本就注重感情。

在此刻這種為難關頭,我怎麼可能,讓他為了去送死呢。

「你快點離開這裡,不要管我,不然你會死的,你的仇還沒有抱,你怎麼可以甘心這樣去死?」

我急忙大聲的催促起來。

回燕都春秋圖裡,他可能因為,燕都春秋圖隨我的消失,而滅亡。

但是他現在自己離開,倒是可以繼續存活下去。

並且,可以和眼前這恐怖的黑影一樣,尋找強者進行奪體。

他因為來自上古,實力比我恐怖的太多。

我活下去,恢復又需要好幾個月,而且就算是恢復了,實力也依然是化神中期而已。

而且極有可能因為今天這一戰,導致我以後的修鍊,無法在繼續突破。

實力,只能停留在現在這個境界。

在想去救父母,自然是不可能的事兒了。

而且五大門,也會因此,而不再拉攏我,就更沒人可以幫助父母了。

但是這老頭子要是活下去,只要他恢復了,實力固然十分恐怖。

靈界一般強者,見他也是如見了鬼神。

依靠他去救回父母,也是十分容易的事兒。

所以怎麼說,在這時候,讓他活下去,都是最正確的選擇。

「臭小子,我讓你滾就快點滾,你必須給我活下去,我的仇也只有你,才有能力去報!」

然而,這老頭子卻是倔強之極。

他一邊和黑影互相切磋,幫我拖延時間,一邊大聲怒道。

「你別說了,要麼離開,要麼就……要麼你就先奪了我的身體,以後幫我報仇!」

我想了想,最終做出決定,大聲吼道。

反正我橫豎都是死,還不如讓他奪體。

只要奪體,他實力暴增,必然可以輕鬆幹掉眼前這恐怖的黑影。

而我和他的仇,也可以很容易的報了。

「你特么的別再廢話了,快點離開,這是命令!」

老頭子被我也是搞得急眼了,雙眼布滿血絲,恨不得衝過來抬著我扔出去。

可是我,又如何能做到?

「爭什麼爭,呵呵……既然你小子,這麼急切的想要被奪體,那就讓我來吧!」

那黑影冷笑一聲,旋即猛地震退老頭兒,迅速的朝我沖了過來。

「給我滾!」

我看到眼前一黑,這傢伙要來奪體,我頓時咆哮起來。

一旁的老頭兒,也是瞳孔瞪大,徹底的絕望了。

他倒退出去后,見已經來不及阻止,甚至都沒有在衝過來。

而是瞪大眼,不甘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黑影繼續的運轉起奪體的秘術。

一道道,綠色的古老符文,逐漸的浮現,將我包裹其中。

緊接著,將我整個人,襯托著從地面漂浮了起來。

黑影口中念念有詞,神色興奮。

一切,都在朝他所希望的方向發展著。

我心中滿是無奈和不甘,但是此刻,想大聲喊,都無法發出聲音了,喉嚨放佛被一把,無形的大手死死的掐著。

身體,也是被控制的紋絲不動,只能靜靜地等待著,神魂被強迫出竅消散,身體被自己的敵人佔用。

「小子,在堅持堅持,馬上就要成功了!」

黑影激動的喃喃一聲,他的黑影頓時朝我的身體襲來。

轟哧!

可就在這時,我體內猛然間,爆發出一道極其強悍的靈力。

瞬間,便是將黑影震飛了出去。

這力道,就連黑影之前最巔峰的狀態,都不曾爆發。

而我,也是徹底的蒙住了。

我發現,這道靈力,竟然是從我血脈中爆發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當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當道目錄 贅婿當道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我血脈中的靈力

9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