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5章 戰利品

第1595章 戰利品

他被那股可怕到難以置信的能量,震斷了右拳,甚至整條肩膀。

還不止於此,那股可怕的能量,順著肩膀,傳遞到了他的體內,在體內瘋狂的肆虐。

之前金泰中,就是被這股詭異的能量波動,破壞了五臟六腑。

哪怕鄭洪流第一時間,調動了真氣來進行防禦。

可是五臟六腑依舊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導致了體內真氣紊亂。

此時此刻,他的身體彷彿被撕裂了一樣,劇痛不已。

這一切,他都沒有辦法形容。

是震撼,更是不可思議。

據他了解,這世上,還沒有任何一門功法,可以在防禦的同時,能夠給他人造成如此可怕的破壞力!

除非,防禦者的實力,遠遠超過了進攻者,才會被防禦者的反震之力所震傷。

可是他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蕭陽的境界絕對和自己不相上下,甚至還有所不如。

相比蕭陽所受的一點皮外傷而言,他受傷就太重了,這是他驚駭的根本。

驚駭的同時,他飛快爆退,一次退出了五十米,來到別墅邊緣地帶,這才停下了腳步。

「額——」

大家全都看的一清二楚,汗國武**合會的眾人,看到這一幕後,臉色十分的難看。

他們分明看到,堂堂會長大人,剛才還是下山猛虎,現在的表情——卻好似一隻病貓!

蕭陽站在院子里,活動了一下身體,后心的傷口,並沒有對他造成身損害,只是皮肉傷,不算內傷。

「連鄭洪流大師都敗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心目中,都沉甸甸的。

很快,蕭陽就給了他們答案,只見蕭陽的氣勢,開始緩緩的恢復,攀升!

和剛才相比,甚至更加的凌厲。

咕咚!

鄭洪流吞咽了一下口水,差點嚇昏過去。

這一刻,他根本沒有再戰之心,強忍著傷勢,二話不說,急忙奔向了圍牆,恨不得將吃奶的力氣都用上。

他是真的怕了。

現在不是輸贏的問題,而是生死的問題,只要能活命,他不顧及鄭跑跑的名聲。

狗屁的尊嚴,狗屁的榮耀,他早就將這些虛名拋到了九霄雲外。

甚至,他連青瓦台和上層社會的彈劾,質問都管不得了。

他只想活著!

「這——這——」

汗國武**合學會的人,一個個宗師,全都渾身抽搐,雙腿發軟。

最後。

「噗通!」

「噗通!」

「噗通!」

全都跪倒在地上。

這一戰,汗國武學界聞風喪膽,以慘敗收場。

這幫財閥豢養的家犬,徹底拜服在了蕭陽的雄威之下。

鄭洪流,相當於武盟盟主一般的存在,此時卻落跑了。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華夏武學界,那麼該會造成什麼影響。

奇恥大辱啊!

不過,小小汗國,甚至連島國都有所不如,泱泱華夏之於它,自然沒有可比性。

「華夏什時候出現了這麼強悍的武者,實在太可怕了。」

鄭洪流落荒而逃。

蕭陽卻沒有追擊,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蕭先生,饒命,不要殺我們,不要——不要殺我們。」

武**合會的人,戰戰兢兢的說道。

蕭陽冷哼一聲,「剛才不是叫喚的很厲害嗎?」

「現在想要饒命,是不是晚了?」

蕭陽冰冷的回應著,使得這些人面如土色。

「要麼自廢武功,要麼死,自己選吧。」蕭陽目光如刀的看著這些人。

這些武者一個個臉色無比難看,一身武道,可是他們半輩子修行的成果。

如果失去了武道,那麼他們的身份,他們的威望將不復存在。

「嘭!」

第一個武者,選擇了對自己出手,一掌擊中了自己的小腹。

小腹是丹田氣海之所在,更是任督二脈衝氣之源泉。

丹田破碎,這些就等於是半個廢人了。

無法再運轉真氣,即便銅頭鐵臂,也會因為長時間沒有真氣淬鍊,而越發鬆弛,最後變成普通人。

這些人面面相覷,最後,全都一咬牙。

「嘭!」

「嘭!」

「嘭!」

……

這些人,各個羞憤出手,拍碎了自己的丹田。

其中還不乏宗師之輩。

都說總是不可辱,那只是沒有遇到強者罷了。

在死亡面前,根本不存在不可辱之人。

相比於失去武力,他們更想活著。

如果不答應蕭陽的要求,蕭陽會毫不介意送他們下地獄,讓閻王爺跟他們探討一下人生。

至此,蕭陽以無敵之姿,屹立在了李家莊園之中。

再無一人,是蕭陽的敵手。

這時,李漢載走了出來。

他是硬著頭皮走出來的,因為事到如今,他不能眼看著李家被滅族。

再沒有人站出來,李家命運堪憂啊。

「蕭殿主,我是李家李漢載,我懇求先生,饒了這些無辜的李家人。」

「他們對李存哲所做的事情,一無所知,而那個血霧三號,早已經不知道逃去了什麼地方,我們三興毫無疑問是被人利用了。」

「蕭殿主,只要您放了我李家,有什麼要求,您儘管提。」

李漢載說的十分誠懇,似乎只要蕭陽能放他們一馬,任何事情都能答應一樣。

蕭陽冷冷的說道:

「既然你這麼說,我就給你們李家一個機會。」

李漢載聞言,神色一喜,看來有希望。

接著,蕭陽就說道:

「我需要一個道歉,李家要道歉,汗國武道界要道歉,汗國官方也要道歉。」

道歉?

李漢載聞言,就是一愣。

李家道歉他可以接受,但是,他一個財閥,讓整個汗國武道界道歉,這怕是有些為難。

最後一條則更加過分了,還要讓汗國官方道歉?

沒搞錯吧,這簡直是無稽之談啊。

如果汗國官方道歉,那外界會怎麼說,一個國家,給一個歐洲勢力低頭?

這是喪權辱國啊。

蕭陽這時,又打了個響指。

「別著急,我還沒有說完。」

「我們龍王殿,這次不遠千里來汗國做客,人吃馬嚼的,花費不少,你們是不是需要報銷一下?」

李漢載嘴角一抽,這——這是要錢的意思嗎?

「我也不為難你們,以你李家的權勢地位,一百億歐元,應該不過分吧。」

什麼?

一百億——還歐元?

這分明是在搶錢啊。

「殿主閣下,這——這怕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王殿(蕭陽、葉雲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王殿(蕭陽、葉雲舒) 龍王殿(蕭陽、葉雲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95章 戰利品

9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