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當年的撤資

第818章 當年的撤資

南宮的話,讓木西有些失眠。

第二天清晨,郝歷來球館準備訓練,不想還有比他更早到的,是木西。

現在樓閣他們幾個已經搬來了郝歷的球館。

「這麼早?」郝歷幾分好奇,在木西身邊坐下來。

「這張長椅就是板凳隊員的『板凳』嗎?」木西忽然問道。

「板凳隊員?」

「以前,南宮就常常坐在這個位置嗎,看著隊友們在場上…跑來跑去。」

「你這個外行人看熱鬧,形容的倒也算貼切,比賽的確是跑來跑去。」

「不然呢,只有一個球,滿場追球搶球,才有可能投球吧?」木西的理解。

「但是我所聽說的南宮,可並非板凳隊員,他可是七號南宮,一個名氣響噹噹又備受非議的校園籃球隊員。」

「此話何意呀,郝教練?」

「校隊的學生,能夠被這麼多人記住,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郝歷覺得。

「那麼被記住的是好事,還是非議?」木西更看重南宮的名譽。

「撇開個人不說,他被大家所記住的是球技,所以我很期待能夠和南宮切磋一下。」郝歷的真心話。

「他只是一個校隊的籃球隊員,你可是專業球隊的隊員,有的比嗎?」木西卻明顯緊張了。

「話雖如此,但是我此刻卻身處校園,所以主場看來對南宮比較有利,還有,」郝歷忽然自嘲道:「除了球技,我還想和他切磋一下廚藝。」

「球技我不能確定,但是廚藝,我覺得南宮更勝一籌。」

「何以見得,都還沒有比過?」

「非也,」木西自通道:「你忘了,我吃過你做的菜,也吃過他做的菜,所以你們雖然沒有正面較量過,但其實已經間接的通過我這個食客,有過比拼和輸贏了。」

「只你一個食客投票,我表示不服,慕楓還沒有和我說過,誰做的菜比較好吃。」

木西話回正題,「切磋之前,我想知道一些事,你怎麼看。」

於是她把昨晚南宮告訴的事情,複述了一遍。

郝歷聽后覺得:「讓球技好的隊員去挑戰其他隊員,激勵一下,聽起來沒什麼問題。」

「但是挑戰之後,教練組沒有解釋任何。」

「這就有點不妥了,所以你懷疑他們是故意為之?」

木西又告訴說:「我連夜打了幾個電話,打聽到當年,南宮被球隊排擠的時間點,同時發生著另一件事,那就是南宮家族從『七步橋學院』撤資。」

郝歷有點聽懂了:「所以你懷疑南宮被排擠,和撤資有關?」

「所以南宮最後被退學也在情理之中。」

「太複雜了,但是又並非那麼的複雜,」郝歷感慨:「自從慕楓認識了你,我又認識了你,所聽說的你的事,就沒有一件是不複雜的。」

「這事我沒告訴南宮,如果一輩子都以為只是簡單的挑戰,他可能會更輕鬆一些。」木西卻心情有些悵然。

「他又不傻,不會一點感覺都沒有的,」郝歷覺得:「雖然和他不熟悉,但是看起來他是一個大智若愚的人。」

「或許吧,他或許只是不想看透一些事,又或許不喜歡用我的視角去看待那些事。」

「所以你告訴我這件事是?」

「南宮和隊友的關係很糟,他的隊友卻忽然又再出現在了他的生活里,而且是挑戰他,南宮說,他們是為了要贏他。」

「那麼南宮接受挑戰了嗎?」

木西點頭,告訴說:「但是他把時間定在了暑假,可能是現在不想分心,他一直在幫樓閣他們準備專業課考試,現在你來了,他可以輕鬆一點了。」

「暑假…是為了預留充分的時間,恢復體力嗎?」

兩人正說著,南宮和唐米琪來了,然後樓閣他們也陸續來到了,距離專業課考試越來越近,大家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訓練。

「郝教練早!」樓閣有些高興的打招呼,問:「郝教練確認留下了嗎?」

郝歷微笑說:「不如讓我先看看你們幾個的實力如何。」

姚遠行喃喃:「這是憑實力拜師的意思嗎?」

金津最後一個來到,小跑吁吁,邊脫掉外套,邊問葉脈晰:「你聽說了嗎,游鰭又不回來了!」

「游鰭是誰,感覺名字有點久遠。」葉脈晰故意說道。

「藍妹妹一定知道詳情。」金津放眼望去:「怎麼一個女生都沒來?」

「我們訓練,女生們來做什麼?」

「宣思意和葉子,一個是領隊,一個是隊長,她們不該出現在訓練場地嗎?睡懶覺可太不稱職了。」

「宣思意也要準備專業課考試的,你這個人也太沒人情味了。」葉脈晰去跑步熱身了。

姚遠行靠近過來,問金津:「游鰭又出了什麼狀況?」

「誰知道呢,」金津忽然看見了木西:「原來還是有一個女生到場的,木西會不會知道點兒什麼?」

「你這麼關心游鰭做什麼,他不回來不是更好?」姚遠行和很多同學一樣,都不喜歡游鰭。

「他在校網上發帖,說要回來和藍妹妹競爭學生會長的。」

「就憑他?」姚遠行覺得這個話題太過無聊,所以也去跑步了。

「我只是覺得,游鰭不回來,是不是應該慶祝一下?」金津嚷著,去追姚遠行了,邊幫他回憶說:「你忘了,游鰭去留學之前,還跟你撂過狠話,讓你等著。」

「我一直在等著。」姚遠行哼道,顯然已經滿不在乎了。

「其實我已經準備好要保護你了,貼身保護,因為我一直擔心游鰭如果真的回來了,你們會打起來。」

「抱歉讓你失望了,校規不允許打架。」

姚遠行和金津的對話,南宮都聽見了,他不禁轉頭往看台看去,此時木西已經換去了看台上的一個座位,不想影響他們訓練。

南宮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問木西:「游鰭的事,和你有關嗎?」

木西直接點了頭,告訴說:「準確的說,是和他的父親、他的伯父和他的叔叔有關,因為他們一家人現在麻煩纏身、自顧不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IQ籃球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IQ籃球社目錄 IQ籃球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8章 當年的撤資

9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