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孽緣

第816章 孽緣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駱仙下意識開口,問完才發現古盛的嘴巴都快貼到她的臉頰上了,連忙抬頭移開了臉蛋。

「什麼意思,字面上的意思,我和她天生姻緣,夫妻之相,她跟了我就會坎坷一世,但會給我斷家添繼香火。」

古盛摟了摟臂膀中駱仙纖細的腰肢,讓她更加靠近自己,「就好像成也風雲敗也風雲是雄霸的命一樣,她也是斷浪原來的命。」

「什麼!」

駱仙扭頭看著古盛,一副你在逗我的樣子。

「不要太在意,這種事情,陰差陽錯說不準的,不過雄霸都想著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又怎麼可能願意被區區的命運捆綁。」

古盛伸手捏了捏駱仙柔嫩的臉蛋,接著又把頭湊過去道:「我原本都沒打算去干涉這個女人的生活,誰知道帝釋天又把她送來,他的方術可是極好,你說他是什麼意思。

還有,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和懷空也有那種的……哼哼,只不過是個沒有好結果的孽緣,本來我這好幾次向帝釋天要你,想著帝釋天會給點面子,現在他又安排你去接近懷空,你說他又在想些什麼呢!」

古盛隨意的放手,駱仙的身子僵在了原地,隨著他離開時的大笑之聲,這個天門神母打了一個激靈,愣愣的轉頭看向了背後的玄冰天界,眼神之中帶著無比的茫然。

……

天門人界之中,古盛帶著杜芸苓來到了帝釋天安排給他這個第一神將的宅邸,不遠處的院子是步天紫凝母子的住所,今天倒是沒見著他們,應該是去了神醫的葯廬,紫凝重見光明,也就是在這一兩天了。

「過來!」

古盛對著杜芸苓招招手,這個女子躊躇之後來到了他的面前,隨著他目光的打量,不安的絞動著自己的衣角。

古盛收回了目光,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知道你為什麼會被帝釋天找來天門嗎!」

「奴婢,不知!」

杜芸苓也是非常不明白,她不過是一個流浪江湖的孤女,自從生父被惡霸韓昆所害之後,一直想著為父報仇。

天門突然找上了她,並且幫她殺了韓昆,條件就是要她入天門為婢。實際上直到現在,這一切都對她如同夢幻一般,實在是做夢一樣。

「坐,來陪我喝一杯!」

古盛再次倒了一杯酒,推到了杜芸苓的面前,「是因為我,我讓人找你的蹤跡,然後被帝釋天發現了,這才有了現在的事情。」

杜芸苓吶吶坐下,有些拘謹,距離古盛保持了相當的距離,聽完他的話之後不禁抬頭,眼中滿是疑惑,不知道古盛為什麼會派人找她。

古盛喝了一杯酒之後放下酒杯開口道:「我從一個江湖方士那兒知道了一件事,我和你有一段緣,你會為我生下兒子。」

杜芸苓剛剛拿起酒杯,聽著這話芳軀一顫,酒水差點撒了出來。

古盛並沒有理會她的震驚,反倒是自顧自敘說道:「我找你並不是因為對你多感興趣,而是我對這所謂的批命,很不喜歡。

當年在天下會,雄霸那個混蛋就是因為泥菩薩的批命,無視我斷浪的努力,讓我的崛起之路多加坎坷,所以我對於這些東西,一向是不願意去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但是你對我而言,始終是一個隱患,所以,我派人過去,一開始是準備殺了你。」

杜芸苓舉起的酒杯差點砸到地上,酒水灑出落到桌面,臻首微抬,美眸之中滿是不敢相信。就因為江湖術士的一些話,這個男人就對她動了殺心。

「但是我轉念一想,你和我之間本無交際,若僅僅是因為那一紙批命就辣手殺人,反倒是可能陷入所謂的命運之中。」

古盛接著道:「當年的雄霸本是聶風和步驚雲的師傅,若不是他自毀長城率先對風雲下手,他們還真不一定會背叛殺他。所以,我改變了主意。

帝釋天一直對我不放心,我暫時還不準備和他翻臉。於是,我派人去找你,但又有意無意的讓手下人被帝釋天發現你的存在。

帝釋天對於這天命,可是比雄霸還要篤信,我將你送到他的身邊,讓他覺得自己能夠掌握住我,這就是我的打算。」

杜芸苓聽完古盛的敘說,緩緩放下酒杯到桌面上,好一會兒才開口道:「你和我說這麼多,就不怕我去告訴帝釋天嗎!」

「你會嗎!」

古盛抬頭問道,一隻手捏著杜芸苓的臉蛋,「不要多想了,我不會對你做什麼,你我之間也不會有什麼,只要再過一段時間,塵埃落定之後,你就可以離開了。

今天你就睡在我的房間吧!不然的話,帝釋天會懷疑的。」

古盛說著走出房門,杜芸苓看著他的背影,這個女子的眸子之中閃過複雜的神色。

……

「斷浪,你要幹什麼!」

天門人界的一處宅邸,古盛的身前倒著一個頹廢的男人,一柄寶劍甩在一旁,顯然剛剛這人和古盛在動手。

「劍晨,我來找於楚楚,關你什麼事啊!」

古盛長身越過倒在地上的劍晨,走向了院子中央護著一個孩子的美少婦,「說起來,當年我還是太年輕了一點,這麼漂亮的一個美人,居然浪費給了這個廢物,真是……嘖嘖嘖!!!」

「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於楚楚護著自己的孩子不斷後退,很快就被逼到了牆角,不斷靠近的斷浪絕對是她最大的夢靨,當年就是斷浪的一番作為,毀了她和步驚雲的終生幸福,現在這個魔鬼居然又來了。

「混蛋,斷浪你要是敢傷害楚楚,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劍晨在那兒發出敗犬的哀號,雖然斷浪當年讓他成了和於楚楚的好事,但他絕不會感激的就是了。

「放心,她都被你用了這麼多年,這麼憔悴都不夠水靈了,我也沒多少興趣了。」

古盛捏著於楚楚的臉蛋,拿開她的雙手將她護在懷裡的孩子丟給了手下,刀劍架在了劍晨和他孩子的脖子上,於楚楚的眼中滿是淚水,掙扎著想要過去卻被古盛拉住了手腕。

「斷浪,我已經答應了給天門辦事,你們這是不講信用。」

劍晨在那兒怒嚎著,卻被古盛手下的鬼面人一腳踹在腿彎跪倒在地,看著被古盛抓著的於楚楚和近在咫尺被人脖子架刀的孩子,他的內心如同刀割一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主神再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主神再啟目錄 主神再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6章 孽緣

9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