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小舅子

第984章 小舅子

「我希望小淇和章學長能快一點走到一起。」

「他們都是成年人,自己的事都搞不定,要我們來費心。不說他們了,明天是周末,拍婚紗照嗎?」淳于漠問。

「好啊,就等你了,我給乾媽和爸打電話,小汐姐和姐夫也說想拍一套。」

「他們兩個跟著湊什麼熱鬧,這次以乾媽和爸為主。」

「小汐姐結婚的時候懷孕了,只簡單的拍了幾張照片,小汐姐擔心化妝品對胎兒不好,姐夫也擔心小汐姐累著,所以不算是正式的拍了婚紗照。」

「如果是外景,還不如在余氏別墅取景,不過乾媽和爸可能會覺得不好意思。」

「去我們家裡取景也可以。」

淳于漠經提醒有了一個主意:「不如讓影樓的人去我們家裡布置一下,化妝更衣,室內室外拍照都在別墅更方便,我讓小哲現在就打電話安排,讓他們連夜布景。」

「如果影樓不嫌麻煩的話,當然好。」

「我們花錢,他們還嫌麻煩是什麼道理。」淳于漠告訴說:「我有朋友開影樓,他早就說過如果我結婚拍照,必須找他。」

「好,那我現在就給乾媽打電話。」余悅格掛斷電話,給上官茯打完電話,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所以出門去了余悅憶的房間。

「你居然在家?」余悅格推門進去,吃驚問道。

「姐,我恨梁信黎!」余悅憶正在生悶氣的樣子。

「又怎麼了?」余悅格關心問。

「他太過分了,我是他的助理,他怎麼可以當著我的面跟那個女主管眉來眼去的?」

「女主管的事,還沒翻篇呢?」余悅格告訴說:「明天周末,淳于漠難得有時間,定了給乾媽和爸拍婚紗照,你想不想也一起拍一套?」

「跟誰拍?我現在連男朋友都沒有。」余悅憶覺得委屈。

「當然是跟梁信黎拍,明天你作為伴娘,讓梁信黎做伴郎,你們先拍一組伴娘伴郎照,然後你悄悄換上婚紗,讓淳于漠再給梁信黎換上新郎禮服,他看到如此美麗動人的你,應該是不能拒絕的。」

「這行得通嗎?但是我一點準備都沒有,」余悅憶雖然嘴上磨蹭,但是動作利落,已經撲去了梳妝台,「姐怎麼不早說,我應該早些去做保養的,我這兩天是不是都晒黑了?」

「你一切都好,狀態很好,」余悅格告訴說:「淳于漠擔心乾媽和爸拍照靦腆,所以今晚就讓影樓的人去我們家裡布置去了,在家裡拍照,梁信黎也能放鬆些。」

「我不是擔心他,我是擔心我自己,姐,快把那家影樓的地址給我,我現在就要去選禮服,我一定要穿自己喜歡的婚紗,不是有很多款式可選嗎?」

余悅格從余悅憶的房間出來,又給淳于漠打了電話。

淳于漠掛斷電話,叫住了正要離開的梁信黎,「明天沒有其他安排吧?」

梁信黎問:「有事?」

「明天我爸媽拍婚紗照,想請你給當個伴郎。」淳于漠告訴。

「拍婚紗照也要伴郎嗎?」梁信黎喃喃:「不是婚禮上才需要伴郎嗎?再說我是晚輩,給伯父做伴郎合適嗎?」

「你明天如果有其他約會那就算了。」

「約會倒沒有,」梁信黎點點頭,說:「避免明天周末被余悅憶糾纏,我還不如去做伴郎。」

梁信黎回自己辦公室去了,淳于漠卻忽然感覺有點對不起他,因為明天依然會被余悅憶糾纏,拍了婚紗照,或許離結婚也不遠了,所以也有可能就此被糾纏一輩子也說不定。

淳于漠隱約覺得淳于淇和章琦益的事可能也有些眉目了,所以下班之後給淳于沃打了電話。

此時的淳于沃正在余氏別墅,淳于漠回來的時候,他聽話的等在了車庫附近。

「你怎麼又來了?你自己的公司不要了?」淳于漠故意問道。

「明知故問。」淳于沃問:「找我什麼事?」

「我這以後也不好再叫你哥哥了,你理應叫我一聲姐夫,但是你又不讓告訴岳父這件事,所以我們以後還是省略稱謂吧,小舅子。」淳于漠故意調侃道。

「有事說事,幹嘛總揪著人家的小辮子不放。」淳于沃撅嘴哼道。

「你還不耐煩了,我找你當然是有重要的事。」淳于漠告訴了想要撮合淳于淇和章琦益的事。

「這是好事呀。」淳于沃全心贊同。

「但是你不能這麼輕易的同意,你要反對他們在一起。」

「為什麼,我才不要做那個壞人。」

「沒辦法,這事兩個大舅子,只有兩個角色,我已經選了好人來做,你只能做壞人了。」

「我做不來,我長得這麼和藹可親的,我看著就不像壞人。」

淳于漠解釋說:「我是擔心他們兩個沒有充分考慮好,如果我們都撮合,事情有些太順風順水了,我想看看遭遇了波折,他們兩個是退縮還是一起努力。」

「如果搞砸了怎麼辦?小淇才剛剛有所動搖,再把章琦益給嚇跑了,得不償失,到時候你負責給小淇再找一個男朋友,還必須是章琦益這樣優秀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錦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錦貓目錄 錦貓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4章 小舅子

9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