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深挖真相,親身經歷的一切

第七百九十八章 深挖真相,親身經歷的一切

微微的風吹過,後院的那棵櫻桃樹發出沙沙的響聲。

靈魂客棧的某個房間里,利娜聽著舒緩的音樂,緩緩地閉上眼睛。

孟白乖巧的待在一旁,好奇地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正在說話的桑夜。

「現在,你試著幻想一下,你的眼前有一片沙灘,耳邊有海浪聲傳來。」

「海風溫柔地在你身邊吹過,你沿著沙灘慢慢的往前走,你數著沙灘上的貝殼。」

「一個、兩個、三個……」

桑夜的嗓音很平淡,就是為了能夠保持這樣的氣氛,讓利娜能夠儘快進入深層次的睡眠。

果不其然,利娜真的按照桑夜的提示,進入了熟睡的狀態。

孟白頓時覺得更加好奇了,原來真的可以催眠!

「你把沙子堆成城堡,你說,那座城堡就是你的家……」

「現在你告訴我,你家是什麼樣子的呢的?」

桑夜提問,等待著利娜的回答。

「有爸爸媽媽,還有……狗……」

利娜能夠說出一些零碎的詞語,這已經算是一些關鍵的線索了。

桑夜連忙用紙筆記下,「還有呢,還能看到什麼?」

利娜想了想,搖了搖頭。

「那你告訴我,爸爸媽媽長什麼樣子?」

桑夜知道,催眠是有一個過程的,不可能經過一次催眠,就什麼都想起來。

所以,他想引導利娜能想到多少算多少。

「爸爸穿的白襯衣,黑褲子,他……」

利娜形容到這裡,忽然之間變了臉色,她的雙手顫抖著,緊緊地捏在一起。

「不……不要……」

利娜猛然間睜開了眼睛,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整個人就像是從噩夢中驚醒一般。

「告訴我,最後,你看到了什麼?」

桑夜隱隱感覺到不對勁,但催眠只是瞬時記憶,他害怕利娜一會兒就全都忘光了。

「我……我看到好多血……好多好多……」

利娜依舊很害怕,她的雙手抬起來,在半空中不斷地顫抖。

她的樣子把桑夜和孟白都嚇到了,孟白縱身一躍,跳到了利娜的身旁。

它焦急地問桑夜,「老闆,你確定這樣沒事嗎?她看上去似乎很不好!」

可桑夜卻把心一橫,繼續問道:「還有呢?除了血,你還看到什麼?」

「我……我還看到,家裡亂成一團……」

利娜搖頭,情緒幾乎快要崩潰。

「你爸爸和媽媽呢?」

桑夜繼續問道,利娜難過的樣子連孟白看著都覺得揪心。

「我……我不知道……」

利娜一個勁的搖頭,整個人好像陷入了什麼痛苦的回憶中,根本走不出來。

「你再好好想想……」

桑夜還想說什麼,卻被孟白迅速打斷了,「夠了,老闆!她已經那麼痛苦了!」

被孟白打斷的桑夜沉沉嘆了一口氣,「好吧,今天就到這裡。」

桑夜說完,緩緩地起身準備離開。

然而這個時候,孟白卻忽然叫住了他:「老闆,你就這樣走了,不管她了?」

「放心吧,她一會兒就沒事了。」

桑夜淡漠地說完,離開了那個房間。

「利娜……」

孟白想安慰利娜,可它張了張口,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我……沒事……」

桑夜走後,利娜嘗試著深呼吸,控制自己的情緒。

孟白卻始終不放心,「要不,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去外面走走,說不定能幫助利娜從剛剛痛苦的情緒中走出來。

利娜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好。」

就這樣,利娜緩緩地起身,跟在小白貓的身後,走出了房間。

安靜的院子里,一切靜謐得有些可怕。

桑夜凝視著院子里那些花花草草,漸漸陷入了沉思。

「怎麼不說話?」

孟白疑惑地目光迎面對上利娜的那雙眼睛,「是不是還在想剛剛的事情?」

「我總覺得剛才我看到的那一切根本就不是夢,而是……是我親身經歷的一切!」

她十分篤定地說道,眼神中寫滿了焦慮與恐懼。

孟白自然也知道,桑夜的催眠中用了一些法力,所以,利娜絕對不僅僅是睡了一覺,做了個夢那麼簡單。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孟白好奇地問利娜,然而,利娜卻只是淡漠地搖了搖頭,「我……我不知道……」

「可現在,你看到的內容太少,可能沒有辦法完全打開你的記憶。」

孟白想勸說利娜乾脆算了,不要再糾結於過去了。

然而,還沒等它把這句話說出口,就聽到利娜十分決絕地說:「我一定要再試一次!」

「什麼?」

聽到她的這句話,孟白有那麼一瞬間傻眼了。

她剛剛在接受催眠治療的時候,整個人情緒就差點崩潰,可是她居然還要求再試一次……

「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孟白知道利娜也是個執拗的性子,不知道應該怎麼勸她。

「我恨不得現在馬上就試……」

她說著,立即轉身,準備去找桑夜,可這個時候,孟白卻擋在了她的跟前。

「你瘋了?」

孟白倒吸了一口涼氣,「你剛剛情緒就差點崩潰,從你看到的畫面中,你就能猜測出,當年一定發生了什麼悲劇……你……」

她居然還想埋頭下去深挖真相,說不定真相還沒有挖到,她自己先情緒崩潰了。

「我知道你著急,可你也好好想想你自己。」

孟白有些看不下去了,尤其她剛剛情緒幾乎失控的樣子,著實讓它捏了一把冷汗。

「何況,我覺得桑夜也不會同意的。」

聞言,利娜想了想,誠然,剛剛的一切現在還在她的腦子裡盤旋,怎麼都抹不掉。

利娜嘆了一口氣,默默地在那棵櫻桃樹下坐了下來。

「我好怕,我剛剛看到的血是我爸媽的血……」

利娜終於知道,自己不是什麼黑暗的奴隸,她也是有父母的。

「我明白。」

孟白趴在她的身邊,小腦袋一晃一晃的。

「你說,如果傷害我父母的人是……」

利娜說到這裡,只覺得後背一涼,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你是想問,傷害你父母的人會不會是黑影嗎?」

其實,孟白早已經猜到,只是不說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叔,你家嬌妻又跑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叔,你家嬌妻又跑了目錄 大叔,你家嬌妻又跑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九十八章 深挖真相,親身經歷的一切

9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