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 奇妙一家的委託

第八百五十章 奇妙一家的委託

而伴子卻頭疼道:「但是都是他主動打電話來,因為是未顯示號碼,所以我也沒辦法打回去。雖然他每周末都會發簡訊過來,但我發過去的簡訊他卻不一定會看,所以我這邊沒辦法直接聯繫上他啊……」

「真是個自私的傢伙呢……」小五郎隨口說道。

然而小蘭聞言卻像是借題發揮一樣的陰笑道:「哼!確實是有這樣的人的呢,你們說是嗎?冬馬?柯南?」

冬馬聞言根本不說話,而是繼續玩手機,彷彿現在還沒有進入智能時代的翻蓋手機里能玩出什麼花來一樣,而柯南則是滿頭冷汗地表情驟變,讓人一眼就能看得出這傢伙心裡有鬼,所以心虛得很。

為了轉移話題,冬馬立即問道:「那要找的手機到底是在什麼地方丟的呢?」

「我不知道……」狩谷伴子搖頭說道,「發現不見的時候,是昨天晚上,可是我很確定,手機就在這個家裡的某人手上!」

「為什麼這麼確定?」小五郎嚴肅地問道。

「因為我之前有往自己的手機上撥過一次電話,響鈴響了一會兒之後,有人接起了電話,但過了幾秒便什麼都沒說直接掛掉了電話。只是我在當時,很清楚地聽到了電話里傳來了特殊的聲音,就是我公公吹奏的很難聽的蕭聲。」

這時,木門外就傳來了一種「沙沙」的難聽聲音,正是狩谷家老家主吹奏的音樂。

當然,前提是這種聲音能夠稱之為音樂的話……

「我公公只在自己房間里吹奏,所以聽到這個聲音的話,就代表當時接聽我手機的人,就在這個家裡!而之後我也不動聲色地問過所有人,但誰都說自己不知道。」

「那直接找通信運營商停機不好嗎?」小五郎詢問道。

「可是這樣一來反而會顯得更加可疑吧,而且手機里的簡訊也不會因為停機而被刪除。雖然我用密碼鎖定了手機,但如果被逼迫著解開密碼,那麼就真的只有離婚一條路了,這樣的情況下,贍養費和離婚財產能分到多少都是問題……」

對於一個家庭主婦來說,離婚最重要的問題就是錢,然而離婚前有外遇的情況,在JP這裡判處離婚的時候,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有多少贍養費的。

於是無奈之下,冬馬等人你就跟著委託人伴子挨個詢問家裡的每個人。

首先是作為老家主的狩谷大策……

「哦,是伴子的初中同學啊……」這個有些瘦小的老人略帶疑惑地說道。

「我叫毛利……森五郎!」下意識地要自報家門,但好在小五郎還是有些急智,所以在剛說出毛利的瞬間,就用「森」這個讀音幾乎一樣的姓氏代替做了假名。

伴子也急忙解釋道:「因為森先生馬上就要買房子了,所以說務必想要把爸爸你設計的這個宅院作為參考。」

小五郎自然是一陣機械地尷尬點頭,大策聞言也不疑有他,反而因為自己設計的宅子被人稱讚,所以反而高興地大笑道:「這樣啊,那就請盡情地到處觀賞一下吧!」

「不過在那之前,請務必聽一曲我的演奏!」說著就要拿起竹蕭進行吹奏。

但這時小蘭突然按照預定計劃撥出了伴子手機的電話號碼,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設置成靜音的緣故,所以什麼聲音都沒有聽到,但大策卻突然說是要去上廁所,也不知道真是老了前列腺不好,還是因為心裡有鬼……

然而小蘭卻說道:「我想應該不會是他,因為我撥打的電話沒響幾聲就直接被按掉了,而老家主剛才並沒有什麼按鍵的動作啊?」

「而且看起來也並不是一個很嚴厲的人啊?」小五郎疑惑地問道。

伴子臉色難看地說道:「等你發現就會覺得可怕了,特別是十二年前,本來就是我公公他……」

看她那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顯然是當初發生了什麼不願意提起的事情,冬馬等人也不好多問,於是便接著來到了伴子小叔子的房間里。

「伴子姐的同學?難道說是前男友嗎?」看起來有些輕-佻的辮子男這麼說道。

當然,這肯定是開玩笑。

而經過介紹之後才知道,這個看起來一直在電腦前工作著的男人,居然是三個月後,其作品就要改編成電視劇上映的純愛小說家狩谷滋英。

小蘭也趁機又撥了一個號碼,雖然幾乎同時滋英口袋裡的手機也響了起來,但看起來似乎只是編輯打來的電話。

見他將要和編輯出去協商什麼事情,眾人便離開了他的房間。

最後則前往了伴子丈夫嗣貴的房間里,這間被改造成畫室的房間里,此時卻並沒有人,於是眾人趁機又打了一次電話,卻發現根本沒有任何回應。

而接著嗣貴卻突然走了回來,然後眾人寒暄了幾句正要離開的時候,卻聽到一陣門鈴般的聲音從外面響起。

「有客人來嗎?」小蘭疑惑地問道。

「肯定是出版社的人,又來催我的畫稿了……」嗣貴自信地說道,似乎根本不想理會出版社的人。

然而門鈴持續的時間卻出奇地長,甚至當冬馬走到大門外的時候,門鈴才堪堪停止,而且更奇怪的是,傭人打開門后,門外卻一個人都沒有。

「這種事經常發生嗎?」冬馬若有所思地問道。

「經常會有啊,只不過夫人卻說是小孩子的惡作劇,所以就不怎麼關注這件事了……」傭人搖頭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都市之超能警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之超能警探 都市之超能警探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五十章 奇妙一家的委託

9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