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 初見冥王

第1197章 初見冥王

「你打算去幫幫他嗎。」林琅微笑著開口。

「為何不幫?」

龍吟反問一句,道:「你可知被圍攻的黑衣男子是誰?」

「願聞其詳。」林琅也充滿了好奇,問道:「莫非這黑衣青年還有其他過人的身份不成,不然怎能讓兄台如此?」

「那是自然。」

龍吟突然肅然起敬,鄭重其事道:「這黑衣青年便是冥王。昔日冥王也是一位堪比大帝的絕頂高手,同樣也是他開闢了冥河。」

「這世間的輪迴是他創造的,若無冥王,世間百分之七十死去的生靈都將化作遊魂,永世不得超生。」

「為了開創冥河,冥王耗干心血,跌落帝境。」

「再說神王討伐戰一役。稍有恢復的冥王獨佔遠古神靈,身負重創,險些隕落在戰場上,暗傷至今不曾恢復。」

「冥王開創冥河,是應承天意,拯救蒼生的大功德。推翻神王,各族無懼神靈,得以起身,是順應蒼生之意。如此之士,又怎可受宵小欺辱?」

說著話。

龍吟縱身一躍,很快便加入戰場。莫說是幾個小小的帝境修士,縱然是千軍萬馬,主宰當前,龍吟也會衝上去為冥王出頭。

林琅也有心結交一下這個時代的冥王,身形幾個閃爍,便加入戰圈。

眼前只是幾個七劫仙帝罷了,對於現在的林琅來說算不得什麼。他四次出手,分別將幾人逼退到遠處。

「你是何人?」

那四個人目光警惕,充滿忌憚的盯著林琅。

「你們還不配知曉我的名號。」林琅目光一寒,道:「趁我還沒改變主意之前,還不快滾?」

穿越到上古時代的恩怨糾紛,說不得會影響到後世,林琅也不願意沾染太多因果。

那四人見事不可為,轉身逃掉。解除危機的冥王也很快走過來,向林琅與龍吟二人拱手,道:「多謝二位解圍。」

從容不迫,彬彬有禮。

這大概是林琅對冥王的第一印象。

「應該的。」

龍吟連忙回禮,道:「我這個人最看不慣的就是忠賢受辱,惡奴欺主。怎可讓冥王大人受奸佞所辱。」

「稱為大人可折煞我了。」

冥王趕忙回應,道:「某不過做了些理所應當的小事,真正造福於天下的是九帝,他們才配被稱作大人。」

兩人客套一番,很快便熱絡起來。此時林琅盛情相邀,將冥王也邀請到舟船上。

「方才那幾人可是與冥王尊者有仇?為何要在帝臨星附近攔截閣下。」林琅好奇的問道。

「唉,一言難盡啊。」

冥王嘆了口氣,並沒有繼續說下去。

倒是龍吟冷哼一聲,道:「這群人還不是見冥王勢弱,想要趁火打劫。」龍吟顯得頗為不滿,道:「遠古時代冥王尊者全盛時期,修為震撼寰宇,尚在九帝之前,可不見這些宵小之輩狂妄囂張。」

「在他們心中,冥王是老一輩的大能,可以從他身上劫掠到一筆天大的物資,這才打起了歪主意。」

「哦?還有這等事!」

林琅臉上露出怒容,但心底卻在暗暗思索。從他這邊得到的信息來看,冥王的真正身份乃是地府的第二位使者,身負打通這一片宇宙冥河的任務。

只不過後來冥王倒戈,在開闢了這片世界的冥河后,並未選擇打通兩界冥河,獨佔了所有機緣。

但既然冥王能被派遣到這邊,理當擁有過人的實力,再結合龍吟口中,冥王成名的時期遠在九帝之前。

憑藉這兩點完全可以判斷出,冥王初來這片宇宙時,戰力非同凡響,足以上升到古神靈的層次,被萬界生靈所知。

要知道,當年的九大神王可不比如今的大帝弱太多,可見冥王的實力,尚在當年的九帝之上。

而這麼強悍的冥王,如今卻變作了打幾個七劫仙帝都非常吃力的程度,也不免讓林琅心中生出諸般猜測。

要麼是冥王隱藏了真實修為,要麼,就是兩次大劫后,冥王受了很嚴重的內傷,修為戰力至今還無法恢復。

林琅更偏向於前者,這樣一位震古爍今的大能,何至於到最後連主宰都比不上?

「世人人心難測,漫說是我,就算天下想要九帝性命的修士又有多少。不過是沒有人有這個能力罷了。」

說話間,冥王忍不住咳出幾口鮮血,他擦除一張白絲巾擦拭過後,又繼續道:「人出名了就要被宰,這是每個人都必須有的覺悟。」

「唉,這就是人性啊!」

龍吟也深深一嘆。

「冥王尊者受了很嚴重的內傷?」林琅突然問道。

「無礙,算不得什麼大事。」冥王擺擺手:「這些年風來雨往,受傷什麼也是在所難免,今後注意養養就好了。」

「那怎麼行!」

林琅的臉色立刻變得嚴肅起來,沉聲道:「冥王尊者於蒼生造福,便是我也要承尊者的恩情,又豈能讓恩人拖著受傷之身,為小人所趁。」

「碰巧小弟略通醫術,如果能幫冥王尊者診療傷勢自當義不容辭。」

「無需麻煩道友,只是些小傷罷了,過些時候會自愈的。」冥王依舊擺手。

「冥王若能早些復原,也是天下修士之幸事。」林琅面色嚴肅,沉聲道:「莫非是冥王尊者信不過林某不成?」

「道友誤會了。」冥王搖頭,道:「只是怕勞傷道友心神,不想多給道友添麻煩罷了。」

「不麻煩。」

林琅熱情的笑了笑。倒是另一邊的龍吟微微皺眉,林琅此舉,給人的感覺倒有幾分脅迫冥王的意思,讓人很不舒服。

「倒是可以趁機看看他的為人,若只是憂心冥王傷勢,此般赤誠之士倒也可交。相反,他若別有意圖,便是那大奸大惡之人,當敬而遠之。」

龍吟又何嘗不是在考驗林琅。

冥王拗不過林琅,也只能任由後者走到身邊,開始幫他梳理脈象,查看傷勢。

林琅倒也沒有太過分,神識散出,沿著冥王的靈力流動方向搜索。漸漸的,林琅的臉色也變得越發凝重。

「怪了。」

林琅眉頭緊鎖,因為他發現此刻冥王的脈象無比薄弱,血脈之力近乎為零,本應呈玉質的帝骨早已淪為尋常顏色。

就彷彿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把他的骨髓精氣抽幹了一般。

「不對!我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林琅突然警醒,直到他張開天心,仔細凝視冥王的骨骼。

他終於發現了異常!

冥王如今的體魄的確是虛弱不堪,骨骼精華盡失,但最重要的問題在於,那已經淪為尋常的骨骼,卻罕有稀薄的先天之氣。

先天之氣,那是只有嬰兒在母胎中才會存在的東西,體內蘊含的先天之氣越濃,相應的天賦也就越強。

放在骨骼里就比旁人更加堅韌。

雖說人為可以造就,但對於已經成長到巔峰的仙帝來說,只是會多添一些潛力罷了,並沒有太大作用。

所以並不會有仙帝主動廢掉全身上下的帝骨,去換取意義不大的潛力。

「這麼說來,其實最終是冥王自廢帝骨,他為何要這麼做。還是說在造就冥河的時候,冥王甘心捨棄了自己的一切?」

「可是冥王的神魂卻無比強大,梳理冥河,更多需要的不是神魂力量嗎?」

林琅深深皺眉。

「怎麼樣了?冥王的傷勢嚴不嚴重。」此時,龍吟的生意在耳邊響起,將林琅的思緒重新拉回現實。

「嚴重倒是不嚴重。」

林琅搖搖頭,鬆了一口氣,說道:「只是虛不受補,體內精氣流失太嚴重,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復。」

龍吟也放下心來。

接著林琅翻了翻空間靈戒,從中找出一幅丹方遞給冥王,道:「這是我家鄉那邊的一種古丹方,用來彌補氣血效果很不錯的。」

「無功不受祿,這可如何使得。何況這個丹方的珍貴程度,時代罕見,這份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冥王直搖頭,一邊向外推。但林琅的速度比他還快,直接一把將丹方塞到冥王懷裡。

「你就儘管收下好了,區區丹方,算不得什麼。」林琅笑了笑,道:「若是閣下實在覺得過意不去,便記下林某姓名,今後若是有緣,還望冥王莫要忘記今日林某之舉便是。」

「這也是林兄的一片好意,冥王尊者你就收下吧。」龍吟在一旁也勸道。

冥王滿臉感動,幽幽的嘆了口氣道:「即是林道友的一番美意,我自當收下。真想不到,我冥王落魄之時,竟也能遇到兩位以誠相待的知己。」

「倒是我光忙著收禮,還未請教二位尊姓大名。」

「龍吟,天日星之主。」龍吟自我介紹。

林琅也拱起手,道:「帝臨星,林青玄。」林琅留了個心眼,報的是假名,在如今這個時代說不得就會結下千萬年的恩怨。

何況,在冥王面前他也不敢大意。

「二位兄台可也是要前往帝臨星,參加九帝的傳道大典?」冥王問道。

「正是。」

林琅面目含笑,道:「九帝傳道,天下修士趨之若鶩,我等雖修為短淺,卻也有聆聽大道之心。」

三人在林琅的飛舟上暢聊許久,宛若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相聊甚歡,相互引以為知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無敵仙王在都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無敵仙王在都市目錄 無敵仙王在都市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97章 初見冥王

9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