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燕丹離去!

第七百零六章 燕丹離去!

今日的雅寧書院上特別靜謐愜意,湖面上的荷葉與點點水光相互輝映,偶爾引來一兩隻不知名的鳥兒落在荷葉上小憩。

然而燕丹的言語打破了這種靜謐愜意,他要離開,離開咸陽。

通天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他只是有些惋惜,惋惜燕丹還是沒能找到自己的信仰。

「來到咸陽已經一年有餘,大王善待,燕丹感激不盡。」燕丹拱手,聲音顯得有些哽咽,他其實並不想離開,但他實在不想如此賦閑下去。

來到咸陽這些日子,他如沒有來以前一樣,仍舊一無是處,一無所成。

他想去尋阿軻,去闖蕩江湖,不想再理會七國之事。

通天聽得出來他是在怪自己沒能好好安頓他,但通天很想問燕丹,難道一定要自己來安排,你才能去找事做?

他叫燕丹前來,只是為他提供一個廣闊的平台,至於燕丹想幹什麼,怎麼干,那是燕丹自己的事,他不會管,也不會多言。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信仰都無法了解,即便別人再怎麼幫助,又有什麼用呢?

很多時候,通天並不想多言,因為一旦把話說穿了,那就沒意思了。

看破不說破,大家不都是這麼過活?

「你要去墨家機關城?」通天淡淡問到。

阿軻此刻仍在墨家機關城,他似乎找到了什麼特別的東西,所以一直在其中逗留。

只是此時的墨家機關城,六指黑俠與公孫羽等人都已離開去參加濮陽的六國大會,除了幾個首領,再無其他人。

燕丹若是前去,只怕會遭受一番考驗。

當年離開邯鄲城的那天夜裡,通天重傷逍遙子與雪大人,燕丹也在場,墨家肯定會將燕丹划入通天陣營,即便他並沒有出手對付墨家之人。

在墨家眼中,但凡挑起戰亂之人都是他們的敵人,而通天乃是天降災星,燕丹與他走得頗近,墨家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然而燕丹對此似乎並不擔心,聞言只是微微點頭,「荊兄不是還在機關城么?我想去找他。」

麗姬在一旁問到,「為什麼離開咸陽啊?可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自阿軻離開后,麗姬在咸陽還能認真說說話的除了通天,便只剩下燕丹,而今聽到燕丹也要離開,心情不由一下子惆悵起來,急切想知道燕丹離開咸陽的原因。

通天擺手打斷了她,對著燕丹道,「要離開可以,但千萬記得,任何一條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

燕丹看著通天,通天看著燕丹,兩人久久不言。

通天不會挽留任何人,包括燕丹與阿軻,人各有命,誰也不能成為誰的羈絆,若做不好自己,無論在哪裡,都是荒廢年華。

他想要離開,想去江湖,這本是一個極好的想法。通天所擔心的不是燕丹的安全,而是他離開了咸陽以後是否還會依舊找不到自己,找不到信仰。

燕丹對通天足夠了解,他也知道通天的意思,沒有人可以真正的幫助他,任何一條路,任何一種命運,都要靠自己去掌握,即便是通天,也不能強行改變。

對於這一點,燕丹是理解的。

所以兩人心中一時瞭然,沉默不代表無言以對,沉默是兩人互相理解的一種方式。

良久,當几案上的清茶變涼,當夏風拂過三人的臉龐,燕丹終是站起身來,「大王保重!」

通天起身,對著燕丹拱手,自從他登基為王,這是他第一次拱手。

「天涯雖大,江湖雖遠,寡人記得你。」

「江湖再見。」

燕丹的身影消失在站在雅寧書院所能看見的最後一條巷子里,那是去往咸陽城門的方向。

聚散終有時,通天望著滿湖水光,臉上如古井一般,沒有沉重與喟嘆,有的只是至始至終都未曾改變的淡然。

「為什麼大家都要離開咸陽?」麗姬靠在通天的肩膀上,語氣顯得很是蕭索,她不明白咸陽有什麼地方不好。

通天摸著她光潔的額頭,望著書院下方的湖面道,「因為咸陽不是他們的舞台。」

「什麼意思?」麗姬瞪著大眼問到。

「咸陽這塊舞台之上,只能有一個人可以上台表演,而那個人就是寡人。」通天頓了頓接著道,「如果他們繼續留在這裡,很有可能會茫然一生,碌碌無為。」

離開也是好的,離開至少可以去尋找新的方向。燕丹沒能明白通天的苦心,那是他的損失,只是錯過不再有,自此以後,江湖之大,便需要燕丹一個人去闖蕩了。

燕丹說江湖再見,第二次說江湖再見。

他並不願意與通天在廟堂上相見,因為那時,兩人的關係將徹底崩裂。

通天對此也是瞭然,所以提前問了他,是不是去機關城。

在通天的心中,這個世界的江湖,實在算不得什麼。

「江湖,便是寡人面前的這一面水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玄幻洪荒之至尊通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洪荒之至尊通天目錄 玄幻洪荒之至尊通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零六章 燕丹離去!

9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