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王八綠豆對上眼

第八百一十三章 王八綠豆對上眼

人們震驚、錯愕,隨即哄然大笑。

那些顱內移民的精神域外人看得卻是渾身發抖,目眥欲裂,彷彿跪在會武台上的苟川朴是他們的親爹、親爺爺似的,對燕雲缺恨得是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刻上去撕了他。

「怎能如此折辱高貴的域外大人,弱小的我們,豈能作出這等事情來?如此行為勢必會引來域外的滔天怒火,屆時將焚毀整個九州,這是在種禍,是在自尋死路!」

「燕家餘孽,速速讓域外的苟川朴大人起來,然後你跪在他的面前懺悔,乞求苟川朴大人的寬恕!」

他們開始叫囂,言辭激烈,滿臉憤慨,彷彿燕雲缺做的事情人神共憤,天地不容。

「哈哈哈,看到你們的主子跪下做賤奴,是不是內心翻江倒海,爽點瞬間被戳中了?」

「唔,喪主之犬,吠吠嚎嚎,盡顯奴顏!」

「嘿,域外贏了,域外又贏了,哈哈哈!」

熱血人士們開始嘲諷、揶揄,頓時令那些顱內移民的精神域外人差點原地爆炸。

「苟川朴,那些人說你很高貴?」燕雲缺將他拎到會武台邊沿,指向人海中的某些人群,道:「對此,你有什麼想對他們說的?」

苟川朴頓時神情一震,立刻對那些顱內移民的精神域外人眼露鄙夷之色,道:「你們這群蠢貨,自己的故土不熱愛,自己的文化不熱愛,自己的同胞不熱愛,你們還有底線嗎?你以為你們這樣做,我們就會對你們另眼看待嗎?不,我告訴你們,你們是群糟糕的人!」

「在我們眼裡,你們的這種行為一等下賤!」苟川朴臉上儘是蔑視鄙夷的表情:「我們域外人都很高貴?其實你們錯了。我苟川朴來自一個叫做阿美爾尼坎的星域中的天璇大陸。」

「我們虛偽、撒謊、欺騙、盜竊、掠奪,將星域一半的資源攬入囊中。自古以來,我們為了防止其他大陸走上正軌,我們挑撥、栽贓、陷害、分裂,讓他們自相殘殺,並相信我們是唯一指引文明前進的燈塔。」

「這樣的我們,在你們的眼裡是高貴的象徵,是星空的凈土。哦,狗屁,你們都是群蠢貨、瘋子。我們自私、貪婪、狠毒、罪惡,是星空下的毒瘤!」

頓時,天璇大陸的人臉色鐵青,氣得渾身發抖!

「不!不可能,苟川朴大人,您怎麼能這麼說,這肯定不是真相,您說的都是迫於燕家餘孽的淫威,您是迫不得已的!」

「苟川朴大人,不管您說什麼,在我們的心裡,你們域外永遠都是高貴的,我們永遠仰望、尊敬這樣的高貴的您們!」

顱內移民的精神域外人們激動萬分,幾乎是聲淚俱下,鼻涕都特么的流出來了。

「哈哈哈,聽到沒有,你們這群賤奴,聽到你們的主人說什麼了嗎?這些話可不是燕神教他說的,而是他自己說的!」

「放屁,分明就是迫於燕家餘孽的淫威,苟川朴大人才會說這昧著良心的話!」

「你們這些愛狗們如此顛倒黑白,扭曲是非,難道良心不會痛嗎?」

「為了不承認自己的弱小,我們九州年輕輩最強的人上台去跟天璇大陸一個普通的年輕強者對決,贏了就很光榮嗎?值得驕傲了?贏得了天璇聖地、聖女,贏得了雷族聖子嗎?

「承認域外大人高貴優秀就這麼戳中你們那點可憐的自尊心了嗎?」

會武台上,感受到燕雲缺的氣息有些冷,似乎醞釀著殺意,苟川朴臉色頓變,道:「主人,我可是該說的都說了,他們還是這樣,可怪不了我啊!」

「我說怪你了嗎?」燕雲缺斜睨他,隨即搖了搖頭,道:「那些顱內移民者,他們的看法對於我來說並不重要,我只是讓願意聽的聽,讓願意相信者去相信,至於其他人,反正日子也不長了。」

他說完,大袖一卷,直接將苟川朴捲入了青蓮裡面某個漆黑的空間,什麼都看不到,黑暗而寂靜,嚇得苟川朴驚叫,還以為燕雲缺食言要殺他,結果卻發現自己什麼事情都沒有,這才暫時鬆了口氣。

只是他的心裡依然十分忐忑,不知道往後會面臨怎樣的遭遇,是否真的能活下去。

「我不會殺你,除非你自己找死。今日之事了解,你便到我的皇都俞城去搞基礎建設。唔,我的皇朝初立,大量的基礎設施需要建設。屆時我會封住你的境界,留下你的肉身力量,你只要老實待在我的俞城做一百年苦力,我會考慮放你離去。」

「是是是,感謝主人不殺之恩!」

苟川朴唯唯諾諾,心裡卻是瘋狂咒罵,都特么要吐血了,做百年苦力?

「接下來,誰上台接送人頭?」

燕雲缺回到會武台中央,面對天璇聖地與雷族。

「本聖子來斬你!」

「本聖子來斬你!」

幾乎就在同時,天璇聖子、雷族聖子冷喝,兩人的動作都快得出奇,宛若一道閃電般爭先恐後,沖向會武台。

兩人同時動身,數十里的距離之下,速度很難拉開距離。

彼此早已注視著對方,怕對方搶了先機。

而今這般爭搶,數十里長空,瞬息而過,同時落在了會武台上。

一時間,整個會武場都寂靜了,落針可聞。

此次會武最激烈最精彩的畫面即將來臨。

兩大超級勢力的聖子登台了,並且爭著搶著要上台對決,兩人居然都衝上了會武台!

這場對決,結局會是怎樣的?

人們心裡沒底,畢竟那可是超級勢力的聖子,境界太高了,禁域也極其可怕,每個都是天驕中拔萃的人物,天才中的佼佼者!

「雷族道友,我先登台,你且先下去如何?」天璇聖子平靜地看著雷族聖子,道:「燕家餘孽剛剛折辱了我天璇聖地,當由我來對其進行裁決、虐殺,方能振我天璇聖地之威!」

「唔,天璇聖子,此言差矣。燕家餘孽殘殺我雷族天驕在先,而今當由我來裁決他之罪孽,道友還是先下去吧。」

「雷族聖子,我們也別說這些虛偽話,你不就是想沐浴人皇體之血來書寫你的璀璨強者路嗎?」天璇聖子淡淡地看著他,話語相當的直接,道:「我們皆有想法,又同時登台,你說怎麼辦?」

「哦?那麼你天璇聖子想怎麼辦?」雷族聖子瞳孔之中雷之符文暴烈,道:「不如你說個解決方式出來?」

「哈哈哈!」天璇聖子自信地笑了起來,道:「星空風雲榜上,你雷族聖子位列四百一十位,我位列四百零八位。怎麼,道友是否想要在修行上分個高低?」

「嘿,本聖子正有此意,神機閣星空風雲榜排一年一宣,如今快到揭榜之時,這風雲榜上的排位也該換換了。」

雷族聖子非常自信,這大半年他在時空秘境閉關,有了大突破,禁域與境界皆有精進,正打算什麼時候去提升排位呢。「

「看來你很自信!」

天璇聖子眼睛微眯,目光幽冷,一股滔天恨意迸發,恨意真氣宛若驚世刀芒撕裂天宇,威臨八荒,令會武台上的天地都開始震蕩,像是要傾覆了,法則氣息猛烈無比。

「怕你不成?」

雷族聖子冷笑,身軀微微一震,頓時天地黯淡,日月無光。

厚重的劫雲瞬間遮攏了九天,使得這裡陷入了黑暗。

可怕的閃電宛若孽龍在雲層之中穿梭,驚世雷光啪嚓啪嚓聲響,壓抑的氣息令人感到窒息。

兩人針尖對麥芒,就這麼在會武台上對峙,直接把他們的目標燕雲缺給無視了。

這種姿態何其狂傲,這是在告訴所有人,燕雲缺不在他們的眼裡,這是赤…裸裸的蔑視,極其輕慢。

人們皆屏住了呼吸,同時也感到驚愕,誰都沒有想到事情竟會發展成這樣的局面。

不過這兩個超級實力的聖子實在狂傲無比,登上會武台,一口一個要對燕神進行裁決,為了爭奪這搶先的機會,居然不惜要以武力分勝負。

他們把燕神當做什麼了?

軟柿子,還是砧板上的魚肉?

「唔,燕家餘孽,你且下來,等天璇聖子與雷族聖子分出勝負,再決定誰與你對決!」沐家的至尊長老沐蘅看到這樣的場面,當即開口說道。

「我是擂主,你讓我下來就下來?」燕雲缺直接懟了回去,道:「作為雷族,我有權堅守會武台直到最後一名對手倒下!還有,老奴才,你不要一口一個餘孽,否則你的命不會很長!」

「放肆,你敢在辱罵與威脅本長老!」

沐蘅頓時氣得滿頭花發飛揚,雙眼殺氣迫人。如果不是花紫衣在場,暗中很有可能還隱藏著天音齋的大君王,他恨不得立刻出手將那燕家餘孽格殺!

「我辱罵你了嗎?你難道不是域外蠻夷的奴才?跪在地上舔的那種?」燕雲缺冷笑,道:「看來你沒有自知之明啊,做奴才不知道自己的奴才身份,你這樣很危險,說不定我還沒有跟你清算,你的主子就把你給拍死了。」

「你!」

沐蘅氣得眼睛都紅了,他可是半步君王,亂古世家的至尊長老,居然被人當著眾人的面如此奚落與貶低!

「我怎麼我?你想上台跟我對決?」

燕雲缺嗤笑,氣得沐蘅差點吐出一口老血。

對決?

他很想說,要是沒有花紫衣,沒有天音的大君王,老夫早把你拍死了!

「會武已然進行到了最後階段,我勸你還是不要嗶嗶了!」燕雲缺在眼神有些冷,隨即看向天璇聖子和雷族聖子,道:「你兩個王八綠豆對上眼了是吧?看彼此看入迷了?要不要抱著親一口?」

噗!

人海之中哄然大笑,本來很緊張很壓抑的氣氛,卻被燕雲缺的一句話給擊穿了。

人們看到他還有心情懟沐家至尊長老,有心情懟天璇聖子與雷族聖子,緊繃的心情自然而然放鬆了不少。

「你閉嘴!」

「你住口!」

天璇聖子、雷族聖子幾乎同時呵斥燕雲缺,兩人的臉色都有些黑。

這個人族皇體實在可惡,牙尖嘴利,居然如此奚落他們,豈有此理。

「暫且讓你多活片刻,我們分出勝負,便來裁決你的罪孽!」

「我倒覺得不用這麼麻煩。」燕雲缺嘴角勾起一抹冷酷,道:「既然你們兩個都上來了,正好一併解決,何必要先分勝負,一起死在我的手裡難道不香嗎?」

頓時,全場嘩然,千萬人齊齊驚呼,燕神在說什麼?他們出現幻聽了嗎?

他居然要天璇聖子和雷族聖子一起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御神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御神記目錄 御神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一十三章 王八綠豆對上眼

9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