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尾聲

第54章 尾聲

「杭州這天真是沒救了。」

皮姐開了一宿的電扇,還是一大清早就被熱醒了。

「到底什麼時候安空調——!」大吼一聲,「學校不是說今年有希望裝的嗎!媽的還剩一年就畢業了還能不能用上了!」

老三也醒了,坐在床上,「學校的空頭支票你也信,天真。」

皮姐從鋪上下來,老三驚訝,「你下這麼早床幹啥,今天又沒課。」

皮姐一邊梳頭髮一邊說:「豆芽他們院要迎新,還得取新書。書都堆在實驗樓了拿不回來,我跟張曉風借了輛板車。」說到這,皮姐又去踹老三的床,「你下來,一起幫忙!」

老三磨磨唧唧地下床,老幺也被皮姐拉下來了。

三個人稀稀拉拉地洗漱穿衣,皮姐問:「室長呢?」

老幺:「早上就出去了。」

「又跑——」

還沒說完,寢室門就從外面打開了,三個人回頭看走進屋的白璐,皮姐眼珠子都要瞪下來了。

「我操?」

「我操??」

「我操???!!!」

牙刷還咬著,皮姐震驚道:「美女你誰?走錯屋了吧!」

白璐到桌邊,把書包放下。

「別鬧。」轉頭看她一眼,「你也不怕把牙膏吃了。」

「不怕。」皮姐淡定地說,「已經咽下去了。」

「咦——」老三和老幺都被她噁心到了,給皮姐推進洗手間。

老幺跳到白璐身邊,「室長你今天好漂亮啊。」

「就是。」老三也過來,上下打量,「什麼情況啊,這麼些年也沒見你化過妝。」

妝如人清淡。

老三拉著白璐轉兩圈,「我去……室長你可以啊。」

一身淡鵝黃色的絲綿混紡無袖連衣裙,頭髮散著,編了一條複雜的魚尾辮,露出整個額頭。

她換了一副隱形眼鏡,巴掌大的小臉異常細膩,眼角的淚痣更添精緻。

身材嬌小,她不動地站在那,整個人就像個秀氣的娃娃一樣。

「這這這……」老三還驚訝著,那邊皮姐咣當一聲推開門,衝出洗手間,「我刷完牙了!」

一個大步來到白璐面前,來迴轉著圈地看。

「你這偷偷摸摸的……」皮姐感嘆,「藏得挺深啊!」

老三在一邊點評,「我慢慢總結了,所有隱藏美女身上都有至關重要的三點——第一白凈,第二臉小,第二肉少,剩下就是捯飭的事了。」

斜眼看看皮姐,「所以你是沒戲了。」

「呸!」

白璐收拾東西,室友們不依不饒。

「趕緊說,弄成這樣是什麼情況?」

「我去接人。」

「誰啊。」

「一個新生。」

校門口人來人往,到處是學生和家長。

各系各院都不甘落後,迎新的條幅海報貼得到處都是。

夏日的花,開滿校園,到處是玉蘭和桂花的味道。

大二大三都派出不少志願者,在門口帶不認路的學生去報道處。

剛剛跨過高中的新生們對大學抱著好奇和一點點洒脫,倒是身邊的家長們興緻勃勃,一個比一個著急。

孫玉河早早等在學校門口。

「什麼時候到啊?」小方在旁邊問。

「應該很——」話還沒落,視線里進來一輛黑色的轎車,車上有灰塵,是一路向南的證明。

小方也知道老闆是哪裡人,一看車牌就認出來了。

「哇塞……」他感慨,「自駕來的啊,這得開了多少公里。」

孫玉河心神震動而複雜。

他認得,那是許輝父親的車。

「咱去迎接啊。」小方就要上去,被孫玉河攔下了。「再等等。」

很快,副駕駛的位置下來一個男生。

他行李很少,只有一個單肩的挎包。

許正鋼也下了車,但沒有進校園,他在門口與許輝說了幾句話,便上車離開了。

「去吧。」孫玉河拍拍小方肩膀。

「輝哥!」小方過去,許輝看到他們,笑了笑。

「我操輝哥……」小方走近了,越發地感慨,「帥炸了啊你!」

他剪了頭髮,臉部的輪廓更為清晰。

孫玉河走過去,一拳頭打在他肩膀上。

許輝沒動地方,孫玉河:「行啊,結實啊。」

許輝靜了一會,低聲說:「好久不見。」

孫玉河眼眶一熱,「操!」

門口的迎新隊伍自大許輝出現的一瞬間就瞄準了,他剛步入校園,一群女生圍了上來。

「哪個系的?」

「什麼院?」

「去報道不?」

「認得宿舍樓在哪么?」

「知道在什麼地方領軍訓服不?」

「……」

許輝從褲兜里抽出一隻手,擺了擺,笑著說:「不用了,我來過的。」

「別啊——!學姐們領你參觀一下啊——!!!」

旁邊路過兩個男生,不屑地說:「這他媽的,這些老菜幫子,次次見新生都這樣。」

四下望著,他看見一個人背影。

那人正在跟一個問話的家長說些什麼。

他撥開人群,走過去。

「……對,從這裡過去,往左拐就是辦理校園網的地方,讓您的孩子帶著學號和身份證去就可以了。」

「好的好的,謝謝你了。」

「不客——」

手忽然被人從身後拉住了。

她驀然轉身。

一張帥氣的臉在身後,沖她笑著。

白璐挑挑眉,「你誰啊?」

他直起身,「哦,不好意思,認錯了。」

「是么。」

他抱起手臂,自上而下地看著她。

白璐挑釁似地說:「認錯還不走?」

短了的發梢讓他看起來精神極了。

「這位學姐,我看你有點眼熟,咱倆是不是在哪見過?」

白璐抿著唇,上下打量著男孩:

「唔……這麼一說,我看你也有點熟悉呢。」

男孩說:「既然這麼有緣,不如認識一下?」

白璐矜持地偏了偏頭,似是在考慮,男孩大大方方地等著。

半晌,白璐輕聲道:「好啊。」

男孩張嘴之前,頓了頓。

他們看著對方,體會到了無言的情話。

我要先說一聲謝謝。

因為有你的存在,當我回憶年少時光,必將笑如春華燦爛。

過了很久,他才認認真真地說:「我叫許輝,許諾的許,光輝的輝。」

你我一次又一次遇見,在一個又一個夏天。

周圍人聲鼎沸,朝氣蓬勃。

他自我介紹完,便不由分說地拉起她的小手,輕聲道了句:「這次明明沒認錯的。」朝校園裡走。

艷陽天,晴空如洗。

走了一會,兩個人終於情不自禁笑出來——他們都想起了普陀山上那次牽手。

久別的矜持,讓他們不好意思地將臉瞥向兩側,只能聽見對方的聲音,感受來自掌心的輕顫。

雲飄揚,小鳥環繞四周湊熱鬧,嘰嘰喳喳地淺唱——

你有溫良心一顆。

你有心上人一個。

比花嬌艷,比風纏綿,比天地更有緣。

拉著手,慢慢的,他們的目光終於凝視到一起,笑容未變。

鳥兒也飛得累了,枝頭落腳,停在他們初遇的季節。

————————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忍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忍冬目錄 忍冬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章 尾聲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