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失去耐心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失去耐心

秦元化跑了,一群備受鼓舞、鬥志激昂的百姓只能把怒火發泄在秦家府宅上。

正如鍾逸預料,秦府上下,幾乎沒有一塊完整的物件,砸得砸,拿得拿,原本溫順的百姓在此刻變成了暴民。

也幸虧其中一些人殘存機智,不然今日很有可能將秦府一把火點了,令昔日氣派的秦府在大火中不復存在。

......

原本此事到這應當告一段落,但秦元化眥睚必報,不是受得了委屈的人。他很快入了宮去,把自己所經歷的事誇大講述給了秦皇后。

秦元化一把鼻涕一把淚,神色慌張,神情恍惚,表情后怕,一幅歷經磨難僥倖逃生的模樣。

事實上並非如此,秦元化除了收到爛菜葉、臭雞蛋的攻勢外,也僅僅受到來自自家下人的氣罷了。

「姐姐!您要給我做主啊!」

上次一事,秦皇后已對自己這兄弟失望至極,她從未想到,自己寵溺的弟弟竟然成了滿朝文武的公敵。

其殘暴囂張的行為更是令自己不恥,可畢竟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弟,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她只能動用與康寧帝的夫妻情分,留下自己這不成器的弟弟一條性命。

當然,在那件事之後,她也勸過秦元化好自為之,再有下次,連自己都保不了他。

而秦元化經此教訓,似乎也懂事了不少,規矩了許多,這讓二人僵硬的姐弟關係,也緩和了一些。

今日見到失落落魄的秦元化,護短的秦皇后一時間憤怒至極。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何人欺負我弟弟!姐姐給你做主!」

秦元化把今日的事添油加醋講述一番,將自己說得無比慘痛,又把逃跑時不留神摔倒胳膊上的細小傷口露給秦皇后看。

秦皇後果真上當,怒氣沖沖道:「他們吃了熊心豹子膽!膽敢堵在秦府之前!真當我沒有脾氣!」

秦元化連聲叫痛,又賺取到秦皇后的同情心。

為何秦元化要跑入宮來告狀,他有自己的目的。

今日秦府外的騷動,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在幕後操控。一開始他沒想明白,可後來在逃跑的路上,他逐漸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正如常三兒所說,府外叫罵百姓的罵聲中帶給他許多訊息。種種跡象表明,此事和自己砸毀茫茫書肆有關,而書肆的老闆正是鍾逸。在前不久,鍾逸甚至親自跑到自己府前討個說法,秦元化很難把今日的暴動不和鍾逸聯繫在一起......

而如今的鐘逸已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不再是昔日一根指頭便能打敗的錦衣衛千戶。錦衣衛指揮使,武官正三品,這一職位,傲然於世,令秦元化不敢輕舉妄動。

所以秦元化想報復於鍾逸,只能求助自己的姐姐,也就是當今皇后......

「姐姐,秦府外的暴民,並沒有那麼簡單,他們似乎由人掌控!此人才是今日真正的兇手!」

秦皇后眯著好看的眼睛,思考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害你了?」

「不錯!」

「何人?」

「弟猜測......鍾逸!」

秦皇后鳳眼大張,不可思議的望向秦元化:「為何是他?」

現在的秦皇后,已不像起初那般記恨鍾逸,自己壽辰上幾首詩幾句聯驚艷四座,一改大寧文壇羸弱局面,后又找神醫救康寧帝於水火當中。若非鍾逸,很可能康寧帝現在還醒不過來,加上先前一事,錯的本不是鍾逸,只是女子的心性使然,讓秦皇后一時咽不下這口氣罷了。

甚至說來,秦皇后對鍾逸的態度不僅有轉變,更是視他為文才能臣,能留下這樣的印象,與康寧帝對他的喜愛分不開......

「細細說來!」秦皇后自知秦元化與他有諸多恩怨,所以她一定要調查細緻一些,絕不能冤枉一個好人。

「鍾逸自己的書肆被毀,又因為抓不到兇手,便把怒氣撒在我身上,鼓動全城的百姓來秦府門前鬧事,事情的真相定是如此!」

秦元化還真沒所錯,這是他為數不多聰明的時刻,但偏偏秦皇后不信他。

「說你是這種人我信,若說鍾逸是胡亂撒氣的人,哀家不信。」秦皇后表明了自己態度。

「姐姐!您為何不信我呢!鍾逸到底有什麼好!所有人似乎都在向他說話!」

「首先,鍾逸身為錦衣衛指揮使,定然實事求是,沒有證據是不可能亂冤枉人的。其次,就算他是錦衣衛指揮使,也不可能蠱惑整個京城的百姓鬧事。再者說來......你們倆的事,早就告一段落,鍾逸不會記仇的。」

秦元化恍如一道晴天霹靂打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的姐姐,親姐姐!竟然胳膊肘往外拐!還拐在了自己的仇人身上,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怎麼能沒那本事......他有蠱惑百姓的本事!」秦元化的理智正在奔潰的邊緣徘徊。

「那你說說,他是如何鼓動那幫百姓的?」

「他......他利用那本書!那本紅樓夢!」

「這又和紅樓夢有何干係?」秦皇后對紅樓夢一書很是推崇,對鍾逸的改觀,紅樓夢也起到了一定影響。

在秦皇后看來,能寫出這本書的人,絕不是貪婪饞猾之輩。

「書肆被毀,預發售的紅樓夢蕩然無從,鍾逸便利用百姓們對紅樓夢的喜愛對我發難!」

秦皇后淡淡一笑,笑容中含義不言而喻:「太荒謬了,這一切不過是你的臆想罷了,你僅是想把髒水潑在鍾逸身上而已,你到底做了什麼惹眾怒的事才招惹來今日的麻煩,如實說來吧......」

就算是親姐弟,對不知悔改的秦元化,秦皇后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縱然她很擔心弟弟的安全,但也不是縱容他說謊的理由。

說至此,秦元化近乎奔潰,為什麼他明明在說實話,偏偏姐姐完全不信呢?甚至偏信鍾逸一個外人......

「我沒有說謊!事情就是如此!」秦元化的態度有了一絲變化。

態度中失去了對待皇后的那絲恭敬,這令秦皇后眉頭微皺。帝王家無情不是說說而已,哪怕是親姐弟,都不能忘卻彼此的身份。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穿越之入贅公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穿越之入贅公子 穿越之入贅公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失去耐心

9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