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獵物與獵人

第236章 獵物與獵人

闞L在沙塵之中平穩的走著。他一邊走,一邊拿出一罐噴霧,不停的對著自己身上的彈孔噴去。

這是外用冷卻劑。導電性很差,並且可以快速吸收熱量然後蒸發。一般來說,這種東西可以對著因連續戰鬥而過熱的關節使用。但必要的情況下,對著自己體內使用也是可以的。

而現在就屬於「必要的情況」。

他體內同位素電池的外層被打穿了。這就包括了電池的外側的石墨裝甲、硫酸鋇夾層等。而這些夾層又包含在了一個真空的密封層之中。

而現在,這個密封層被子彈擦過,破裂了。而石墨等輻射吸收層也有些微破損。

這可太致命了。

基準人對輻射的抗性很高,並且現代的基因療法也可以逆轉大多數程度的輻射病。就算有,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了。

而他現在面對的最直接問題,就是同位素電池造成的高溫與強輻射。

這兩者都會使他體內的電子部件失去穩定的工作環境。

闞L不斷地往自己身上的槍傷上噴冷卻劑,就是為了保持附近溫度——至少要保證石墨層不會因為同位素電池的高溫而產生自燃,繼而進一步產生破壞。

至於高溫產生的紅外線,那反倒是次要的了。紅外線的穿透力比可見光要弱得多。就算高溫產生的紅外線輻射了出去,也會被沙塵散射掉。只要距離足夠,對方就沒法利用熱成像捕捉自己的蹤跡。

闞L再次停下來,朝著四面八方廣播:「指揮中心,指揮中心,這裡是追命游騎BE3381925,這裡需要支援……」

但是他一句話尚且沒說完,那恐怖的催命之音就再度出現了。

闞L腦電波圖譜瞬間產生劇烈波動:「見鬼,又來了……」

他在環境音中,篩出了以義腿移動的大型載具的聲音。

這是那個俠客。他又追上來了。

「可惡,不該託大的。」闞L咬咬牙,停止了信號的發送,再次向前移動。

這個俠客,如同最老練的獵手一般,一次次的出現在他的身後。

「遊騎兵」這個軍種成立的思路,就是「以俠客的手段對付俠客」,是刺殺刺客的刺客。當然,庇護者也不是傻子。遊騎兵雖然學習俠客們的本領,但是單個的遊騎兵都只側重一個方面。

就以「鐵手游騎」為例好了。

鐵手游騎是專門在線上作戰的部隊,擁有很強的內力。按理來說,如果鐵手游騎造反,那麼就會帶來巨大損失。

但鐵手游騎都是嚴重偏科的。他們在入侵、破解、反編譯、病毒等方面的技巧上有極高造詣,但是對防火牆、殺毒、反追蹤之類的手段幾乎一竅不通。

當然,計算機理論是一個整體。按理來說,一個人既然會編寫病毒,就不該對「殺毒軟體」一竅不通。可庇護者會有針對性的培養。他們所採用的教材,就刻意培養出一些思維陷阱。另外,庇護者也會嚴格監視鐵手游騎的內功進境。他們就算在防禦上有高深見解,也不足以將這份「見解」固化在索緒爾神域之中,成為「內功」。

另外,鐵手游騎也是一點外功都不懂。

鐵手游騎想要像個普通俠客一樣全面發展,就得靠還丹酶洗掉已經練歪的內功,然後重頭開始。這個過程幾乎一定會伴隨記憶喪失。也沒人可以保證,一個人能將武功兩次練到相同的高度。

不過追命游騎又不一樣了。他們除了刺殺之外,還有收集情報的職能。通俗來講,他們就是最接近江湖人的部隊。他們也有「偏科」的內功,只對防火牆與殺毒有特別的造詣,以防止被人一眼目擊。他們也有外功,但遠不到登堂入奧的地步。

他們強化了追蹤與隱藏的技能。

闞L可以保證,自己一路走來的時候,已經很小心的消除了痕迹。

就算有少量的腳印之類,也會快速被沙塵掩蓋。

按照道理來說,對面根本就沒有找到自己的道理。

他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求救的電磁波暴露了自己。所以在發出了幾輪求援信號之後,就保持無線電靜默了。

但就算這樣,那個「獵人」仍舊可以精準的找到他的位置。

「不是電磁信號?見鬼,到底是什麼暴露了?」

熱?不可能。剛才就說過了,紅外線不足以穿透沙塵。

還是說聲音?可是自己能夠二度逃出生天,就全靠那個俠客對無聲環境不如他熟悉。而且這一輪追逃也說明了這一點。那個俠客「從環境噪音篩出有意義聽覺信息」的能力,是略弱於他這個追命游騎的。每次都是他先發現對面的動靜。

難道是冷卻劑?不對吧,這個冷卻劑近乎是沒有味道的。多麼敏銳的化學感知義體,才能在沙塵暴的環境下分析出氣味來?

那個傢伙永遠能夠鎖定住自己的方向。簡直就像是開了透視掛一樣。

——等等……

闞L看了看自己腹部的槍傷。

「義眼是感知電磁波的。β射線或者γ射線,本質上都是電磁波……」

雖然核電池放射的高能中子也很顯眼,但是大部分義眼的物理結構,都是通過義眼內部元件與電磁波發生作用來工作的。這些結構大多無法捕捉不帶電的中子——並且在大多數情況下,這個功能也沒有意義。為了考慮義眼的體積與性價比,設計師不會給義眼專門安裝感應中子的元件【而且這玩意也確實很難小型化】。

但是β射線、γ射線、X射線,穿透力都是一個賽一個的強。

闞L捂住了自己的傷口。

如果這個猜測是真的,那麼他一開始就逃不了。那個俠客也是輕型義體,爆發力也不錯。他無法甩開足夠的距離。

「見鬼……這……這……」

他在心中無聲的吼道:「這樣怎麼逃……為什麼還不攻過來!」

…………………………………………………………

向山小心的在驢方便走著。「騾子」與「駱駝」身上也有收錄了他腳步聲的收音機。

現在最需要防備的,還是那追命游騎的熱武器。不過向山總是很好的控制這雙方的距離。他刻意讓載具們加大腳上力度,讓聲音更響一點,就是為了讓那個追命游騎能夠更早的發現這邊。

這樣的話,對方也會由於巨大的風聲,而無法在第一時間鎖定聲源的具體位置。

而這邊則可以將對面的β射線盡收眼底。

在向山的視野之中,不遠處就好像有一點燭火一樣。

他始終把握著對方的方位與距離,警戒著對方的子彈。

「前輩,還不攻過去嗎?」原聞人有些焦急:「目標不是那塊電池嗎?」

向山這裡有儲備足夠的碳粉。硫酸鋇之類的材料也不是太難弄到。補上電池防護層的缺口,不是太難的事情。那塊電池還能用。

當然,如果原聞人的子彈不是擦過保護層,而是擊穿了電池,那修復工作就很難了。

但真箇擊穿電池的話,那這個玩意所散發出的輻射,先不可能只有現在這麼點了。

「稍安勿躁。」向山倒是老神在在的:「這次摻和這件事,獲取同位素電池的機會絕對不止這一個。但是,找到所謂『線索』的機會可不多。我們必須儘快找到那個老俠客,或者庇護者的大部隊。再跟一段時間。」

現在依舊只有向山在車下。原因很簡單。原聞人雖然是個狙擊手,但是她義眼的質量是遠不如向山的。賈德爾就更不用說了。

現在只有向山一人能夠精準捕捉到沙塵之後的追命游騎。

這是最適合向山發揮的場所。

向山稍稍有點感慨。在二百年前,武祖向山的時代,武祖本人就是鐵華戰術的開創者之一,也是世界上最熟悉「無視覺作戰」的人。而現在醒來之後,那些後來的武者都通過更科學的訓練法,在這一塊反超了他。

向山相信,如果是松島宏的話,剛才兩次一定可以打得更漂亮……不,應該不會有第二次。全力發揮的松島宏,或許在第一次刺殺的時候,就可以結束戰鬥。

突然,向山抬頭,開口道:「他加速了……有什麼東西來了!」

說話之間,他抬起自己手中的加長衝鋒槍,對著遠方的追命游騎掃射。

就在剛才,追命游騎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加速了。向山也是怕事情有更多變故,所以不再跟蹤,而是直接舉槍射擊。

「輻射源」突然就停了下來。

從子彈與外裝甲撞擊的聲音判斷,向山應該是命中了好幾槍,並且大部分子彈的射入角都接近九十度。

與此同時,向山似乎聽到了摩托的聲音。

「鷹犬來了……兩個?看上去是高手?」

不加修飾的響聲已經暴露了向山的位置。

向山立刻閃避。

與此同時,賈德爾則一腳將驢的後門踢開。

「多半是兩個冷血鐵騎了吧?哈哈哈,看起來距離大部隊還有一段距離,就只有這些單兵能力強的鷹犬在搜索啊!」賈德爾在隊伍頻道里大笑:「就當是復健訓練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賽博英雄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賽博英雄傳目錄 賽博英雄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6章 獵物與獵人

9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