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九十一章、破局

六百九十一章、破局

楊吉在京城待了好幾個月,怎麼可能不清楚朝中官員的大致派別和站隊,這也是他進京這麼長時間沒有去徐家拜訪的重要緣由。

其實,在他高中解元之後,他的先生就給他寫了一封舉薦信,憑著這封舉薦信,他完全可以找徐扶善幫忙解決自己的困境,哪至於搬進寺廟借住為生?

可在得知徐扶善和太子的關係后,他猶豫了,尤其是聽到那些坊間傳聞,說歐陽思是太子妃舉薦給徐扶善做門生,又是太子妃舉薦給太子做先生,有了這雙重關係,他才順利過了春闈和殿試,被皇上欽點為探花郎,再後來,歐陽思又娶了太子的表妹,憑著裙帶關係在朝中平步青雲。

對此,他是有些不屑的。

殿試之前,歐陽思找到他,把他引薦給徐扶善,楊吉彼時也是帶了幾分戒心的,故而,在聽到徐扶善隱晦地提及佳婿東床時,他當即婉拒了,大談特談了一番自己的擇偶觀。

當朝首輔大人他都敢拒絕,眼前的內閣大學士自然也不在話下。

可光拒絕哪行啊,他還得出一口氣呢。

原來,這兩天楊吉也聽到一些傳聞,說他的狀元也是太子看在太子妃的份上欽點的。

傳聞言之鑿鑿的,壓根不像是市井百姓揣測猜度的,應該是有人故意在民間抹黑他。

聯想到歐陽思的遭遇,他知道自己準是也被朝中的另一股勢力針對了,這股勢力沖的倒未必是他,多半是徐扶善和太子相關。

而眼前之人恰恰就是徐扶善的對家,楊吉豈能輕易放過他?

「回大人,學生聽得坊間有傳聞,說太子是因為看在太子妃和學生是同鄉的份上愛屋及烏欽點的學生,可學生聽聞考卷是要密封的,太子如何得知學生的筆體如何判斷那是學生的試卷?」楊吉一本正經地問道。

「你也知是坊間傳聞了,那些人知道什麼?」王詠一臉鄙夷地說道。

楊吉搖搖頭,「回大人,這正是學生不解之處,市井百姓們是從何得知學生和太子妃是同鄉?他們連學生是誰恐怕也不知吧?還是說,朝堂有人故意把這事宣揚出去了,是對學生不滿還是對太子不滿?」

「胡說,才警示你要謹言慎行,這會又信口開河了?」王詠訓斥道。

「大人別生氣,學生也是困惑了好幾天,好容易見到大人,大人又如此平和隨意,學生不免生出親近之感,這才有此一問。」楊吉畢恭畢敬地回道。

王詠斜睨了他一眼,「不對啊,我聽聞你們安州過來的考生都會去拜會首輔徐大人,這話你沒問過他?」

楊吉呵呵一笑,似帶了幾分傻氣地摸了摸自己的頭,「回大人,學生聽聞他家門檻高,不敢輕易登門,春闈後學生有幸中了貢士,碰巧上屆探花郎歐陽大人是學生的師兄,他找到學生,帶著學生去了一趟徐家。」

「哦,那你們聊了些什麼,該不是徐家也想招你為婿吧?」王詠試探道。

楊吉豈能看不透這點?

故而,王詠話音一落,楊吉故作驚恐狀,「大人,您可別嚇唬學生,學生乃鄉野出身,豈敢攀附當朝首輔大人?」

「咦,這話可就怪了,明明大人問的是徐家可否招你為婿,怎麼成了你去攀附徐家?」一旁坐著的榜眼問道。

「兄台你想啊,徐家貴為當朝首輔,怎麼可能會相中我?這話要傳了出去,徐大人不還得以為是我在背後造謠想碰瓷他家小姐。你說,我一小小的新晉官場小白兔,哪敢啊?」楊吉一邊說一邊抖了抖身上的棉布衣衫。

「為何是小白兔?」探花郎開口問道。

「兄台想必沒見過兔子吧?兔子膽小,易受驚,又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能任人宰割。」

「這話不對,狡兔還三窟呢,兔子哪這麼好拿捏?」王詠捋了捋鬍鬚,駁道。

「大人,您說的是那種野兔,可學生如今一隻腿邁進了官場,就像是兔子被關進了籠子里,哪裡還有三窟,只能求各位多多幫襯了。」楊吉一邊說一邊向大家抱拳致意。

「可若是真有位高權重者向你提親,你當如何?」翰林學士問。

這半天,他總算也琢磨出點味道來了,他就說嘛,好端端的當朝右相怎麼會示意他給三位新人送行並親自作陪。

「不可能。」楊吉毫不猶豫地搖頭。

「怎麼不可能,你如今貴為狀元郎,用不了幾年,你也是別人眼裡的大人了。」依舊是翰林學士問。

楊吉又像撥浪鼓似的搖了搖頭,「還是別了,我娘告訴我,娶妻不娶高,我爹娘為我辛苦了一輩子,我肯定要把他們接到京城來享福的。你們說,我爹娘就是老實巴交的農民,那些官家小姐能善待我爹娘?況且,我爹娘也聽不懂官話,素日又節儉慣了,勉強湊到一起,還不得天天雞飛狗跳的?不行,不行,我一想就頭疼。」

「這?」王詠一想到王家捧在手心裡的王楚楚要去伺候一個蓬頭垢面的農村老太太,確實也不搭。

罷了,該問的他已問明,怎麼做是王柏自己的事情。

眾人見王詠興緻突減,這頓飯也就草草結束了。

回到寺廟的楊吉也無心睡眠,難怪人家說京城的水深,這才幾天,內閣竟然有兩位大學士向他釋放了拉攏之意,偏這兩人還是對立的。

看來,他的親事必須要早些定下來,否則,只怕以後還會有這樣的麻煩。

問題是他囊中如此羞澀,僅憑太子獎勵的那一千兩銀子難以在京城支撐一個家吧?

這倒是把他難住了。

其實,難住的不止他一個。

得知楊吉要把他的農村父母接來同住,王楚楚是一百個不樂意,以後她怎麼出去見人?她的那些小姐妹哪個不是嫁進世家大族?憑什麼她要嫁一個農村人?讓她去伺候一個髒兮兮的農村婆子,她會連飯也吃不下的。

王老夫人聽聞后,只得命兒子再好生尋摸一個家境好的,也是官宦人家出身的。

她就不信,一共三百名進士呢,就沒有一個合適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慶榮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慶榮華 慶榮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六百九十一章、破局

9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