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遊戲開始(三)

第8章 遊戲開始(三)

等到陳風找到胖子二人時,發現胖子正坐在一片灌木下,對著陳風望眼欲穿,而笑言也對陳風一陣苦笑。

見兩人怪異的神色,陳風靠近后問道:「怎麼了?」。

胖子一手指天,問道:「上面的果子,能吃嗎?」。

陳風這次明白過來,打量一陣,樹上真有些黑色外皮,樣子像棗子一樣的果子。陳風爬山樹梢,取了一枚果子,先是嗅了氣味,再觀察一陣果皮,最後再果子摘下來的斷梗處摸了摸。作完這一切,陳風把果子扔進嘴裡嚼了幾口,說道:「味道不錯,可以充饑」。

胖子蹲著腳下翻了白眼,怒罵道:「他大爺的,為什麼風刀摘的果子就能吃,我去摘的就不能吃?」。罵完后,胖子低聲嘮叨道:「他大爺的,害得老子餓了這麼久干著急」。

高個子的笑言調笑道:「我早說了能吃,你不信,偏要等風刀來核實」。

「笑言,你小子不是也不敢吃,和我一樣乾等著。老二不要笑老大」。

陳風打斷他們的嘮叨拌嘴,說道:「好了,果實能不能吃,主要參考幾個特點就行。一是看顏色,過於鮮艷的就要小心;二是看氣味,不管是刺激性的還是辛辣的,都要小心;三是看果實流出的汁液氣味,正常可食用的一般是帶有天然果香味」。

「趕緊收集果子,集合的時間快點到了。如果晚了,會錯過集合的時間點」。

胖子兩人自然沒什麼意見,趕緊跟著爬到樹上,將果子收集放入包裹里。忙碌一陣后,三人快步回程。

在半途中,陳風選了幾根形狀和韌性都不錯的樹榦,裁截后帶走,準備自製一張弓箭。有了韌勁和彈性都非常充足的蔓藤梗,陳風決定試一試。

等三人回到集合地點時,發現除了中年大姐和紅髮俏皮妞那個小組,其他兩個小組都回來了。莫岳一組采了不少漿果回來,而另一組人則逮住兩隻獵物,這兩隻獵物像兔子又不是兔子,有著兔子的體型和容貌,但是沒有長耳朵,看樣子是種食草動物。

其他兩組人則把注意力放到陳風三人手上的木質長槍上。莫岳打量陳風一陣后,拍了一下自己腦袋,惱怒道:「我TMD就是笨蛋,光想著用系統分發的劍。沒想過自己自製一些工具」。

這個舉動惹來大家一陣鬨笑。

不過,就在眾人準備交流收集食物過程見聞時,一陣狼嚎聲音傳來。緊接著,一陣奔跑的聲音從西面傳來。

眾人轉頭向狼嚎的方向一看,只見中年大姐的四人小組只看到三人,此時,他們三人正被五隻青狼狂追。

眾人見狀,趕緊拿起武器衝過去救人。只是,他們三人還在200米開外,邊拿短劍揮舞阻擋狼群圍堵,邊後退呼救;見到隊友來救援,他們三人立馬背靠背站立,準備穩住陣腳等待隊員到來。職業玩家的本能意識,這時體現無疑。

然後,狼群的兇猛超乎眾人之外,五隻青狼體長一米五高近一米,青色的毛皮側面還浮現幾塊鱗片。真不知道,這種野獸算不算狼。見到有人趕路,狼群沒有任何膽怯,反而加快圍攻速度。「噗呲」一身,三隻青狼同時撲向中年大姐,一隻用身體抵擋中年大姐的短劍,一隻撲住她的大腿,剩下一隻猛的一衝撲到她胸口,咬住她衣物后,就將中年大姐往外拖。

紅髮少女和另一個棕發青年準備救援,卻被另外兩隻青狼給纏住了。被圍攻的中年大姐,被三隻青狼撕咬片刻,慘叫了幾聲就化作白色光團,然後消失了。

轉眼間,剩下的紅髮少女和灰發青年也岌岌可危。關鍵時候,其他人終於趕到了,陳風的木製標槍率先出手,兩發標槍擋住了兩隻青狼的進攻。儘快木質的標槍不夠鋒利,只是擦傷了青狼的毛皮,沒有形成有效殺傷力,但也緩解了被圍攻兩人的壓力。

棕發青年被咬傷右腳后,所有人都趕到,將狼群逼開。緩解險情后,剩餘的十二人自己背靠背,再次面朝外圍成一個大圈。狼群見人數一多,嚎叫了幾聲便將轉身逃入叢林里,狡猾的東西!

見狼群退去,紅髮少女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恐懼,坐在地上哭泣起來;灰發男子也咧著嘴巴,忍痛坐下休息。

「怎麼回事?」,莫岳作為臨時隊長,詢問起來。

棕發男子罵咧咧地說道:「他MD,這痛感太真實了...真他MD的難受。我們四人沿著西邊沒找到食物,就多走了一段路,結果遇到一隻遊盪的青狼。一開始,我們準備合力殺掉這隻狼,結果那隻畜生馬上調頭和我們拉開距離,併發出一聲狼嚎。我們一聽遠處回應的狼嚎聲音,就知道麻煩。在我們撤退的路上,狼群追擊了上來;艾利因為體力消耗太多,速度跟不上,最先死了。接下來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

這路途才走了30公里,就損失了2人,後面不知道還有什麼危機。一時間,除了紅髮少女在哭泣,其他人都陷入了沉思。這七天時間裡,要橫跨200公里的直線距離抵達目的地,這路不好走!

陳風望著狼群離開的方向,再轉頭望向西北方向,那是目的地所指的路線。思慮片刻后,陳風站起來,堅定地說道:「走吧,如果你們不走,我就自己走」。

幾個愕然抬頭望著陳風,莫岳驚訝道:「我們還沒想好對策攻略呢?」。

聽到莫岳的話,陳風感到很失望,這明顯是一個全新的遊戲,全新的玩法。很多以前的經驗和思路都不適合了。想到這裡,陳風不悅地說道:「這裡一切都是全新,大家可以當做荒野求生來要求自己。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不去闖,哪裡的情報?既然沒有情報信息,還談什麼攻略。現在,沒人會提供這些消息,一切靠我們自己去闖!去拼!」。

說完,陳風自己整理物品,端起木槍就出發。

笑言緊跟著起身,然後說道:「不錯!不就是一次遊戲嘛,大不了和那位大姐一樣,死了重新玩」。

笑言一走,胖子也起身跟隨,追著陳風的腳步奔去。

莫岳望著陳風的背影,眼裡閃過一絲陰冷。陳風剛才的話語,嚴重打擊了莫岳的隊長威信。作為一個有志於立志建立幫會的人來說,任何搶他威信的人都是潛在的敵人。

莫岳再環視了一圈,發現其他人也大為意動,只是照顧莫岳的面子,等和他發話。莫岳知道,現在不是鬥氣的時候,只好把恨意藏在心裡,對眾人笑著說道:「走吧,雖然陳風脾氣很臭,但他說的也對。我們必須前進,不能後退」。

等眾人再次踏上前進道路,一道無形隔膜和分裂在隊伍中形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遊戲開始(三)

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