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飛劍碧血

第49章 飛劍碧血

閃避跳到三十步外,陳風心道:看來,不使出一些壓箱的手段,是無法逃出升天了。咬了咬牙,他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輕身符,使得身上頓時發出清蒙蒙的光暈。緊接著,陳風掏出一張水波符,頃刻間激發出一道水波浪潮,劈頭蓋臉地朝正向陳風衝來的五個敵人轟擊過去」。

見到憑空出現水波浪潮,五個蠻人一臉驚慌,他們沒見識過這種法術手段。

光頭蠻族頭領一拍骨杖,激發出一道紅色的光盾;頂住浪潮第一波衝擊。然後,他嘴裡疾速念著幾句咒語,身上的黑色紋身符文上浮現出一個淡紫色護罩,護罩正中位置浮現的圖案是青面獠牙的蠻人頭顱。

其他四個蠻人卻沒有頭領那樣的手段,他們身上浮現出的護罩,在水波浪的三次衝擊下,就全部潰散了。沒等他們從渾身劇痛中緩過勁來,一道灰影就突襲逼近。

陳風費盡手段,不就是為了襲殺這些個普通蠻人嘛,又豈能輕易被他們躲過去。「叮」,右手的幽暮劍挑飛蠻人手上的長矛,左手的幽暮在旋風式之支撐下,如一道幽靈跳躍起來,在蠻人的咽喉間劃過。一個醜陋兇悍的頭顱騰空飛起...第一殺!

雙劍交疊,將第二個蠻人的長矛壓在地上,並在跳躍騰空中蹬踏在邊上的火山岩上,避開蠻人頭領投擲過來一柄標槍。沒等這個蠻人回過力氣,陳風再一個蹬踏,踩在對方的頭顱上。巨大的力道,讓這個蠻人頭顱震蕩,感到頭暈目眩。沒等他清醒過來,陳風的雙劍在他頸部交叉切割而過。「咕嚕」一聲,第二顆頭顱掉在地上,雙殺!

落地,踏步閃避,躲開光頭頭領揮射來的一道紅光,陳風再次拉開二十步距離。

轉眼之間,兩個蠻人的死亡,讓剩餘三人眼睛發紅,對著陳風發出仇恨的怒吼聲。

「去NI大爺的,如果不是你們莫名其妙追殺,我才賴著理會你們這些野人」,陳風往嘴裡再塞一枚回靈丹,低聲咒罵道。見三人在此追來,陳風將幽暮雙劍朝剩餘兩個普通蠻人投擲過去,同時激發一道金槍符向光頭攻擊去。

兩人蠻人見黑色劍影飛來,下意識的撩起長矛抵擋,然後,幽暮劍突然疾速拐了個彎,飛向他們的頸部。劍影一繞,又兩個頭顱帶著「咕嚕」聲掉到地上。四殺!

另一邊,金槍符化作的三道劍光刺在光頭的身上,只在蠻人頭領身山刺出三道淡淡痕迹。蠻人頭領身上的黑色符文閃動幾下后,那三道傷口很快就癒合恢復。

好強的肉身防護!好變態的恢復能力!陳風招手收回幽暮雙劍,邊調息邊思量著對策。

見到陳風突然施展的飛劍殺敵手段,光頭蠻人頭領才發現他們輕敵了。念及此節,他也不敢再貿然上前,而是大眼等著陳風。不過,放過這個外來者是不可能的;蠻人的世界里,要麼殺死敵人,要麼被敵人殺死,絕對沒有第三種可能。

......

就在兩人對峙之時,山嶺的峽谷里,一群紅影遮天蔽日的向這邊飛來。兩人一開始沒注意,但片刻后,一陣「嘎...」的叫鳴聲傳來,兩人才發覺。

「我勒個去,是火鴉群!」,陳風認出危險的瞬間,立即御劍飛行,拋下光頭蠻人往山谷裡面跑。單隻火鴉不可怕,僅僅是一級下階妖獸;但是數以千計的火鴉群,就是金丹期修鍊者也要落荒而逃。

陳風記得右側山谷里有很多噴出煙霧的洞窟,不管裡面有什麼危險,先躲進去逃命再說。

看到陳風逃命,那光頭蠻人也不傻,緊跟著陳風後面奪命狂奔。作為本地土著,他比陳風更了解赤脊山火鴉群的可怕。

兩人剛奔出三百米,火鴉群就飛到此地。漫天的火鴉一陣叫鳴后,分出一群直撲向地面的四具屍體。不到十息,蠻人屍體的血肉被啄食的一乾二淨,只剩下白兮兮的骨頭。剩下火鴉順著陳風和光頭蠻人的氣息,追擊而去。

「呼」,陳風飛進洞穴,見周圍沒有危險物,才抬頭觀看洞外的情形。光頭蠻人可沒有飛行的手段,他已經被火鴉群包圍。不過,這傢伙到底是皮厚肉粗,能參與圍殺鳳翅鷹,至少有築基期的實力。在紅色的火鴉群里,光頭蠻人不停撐開黑色護罩,邊抵擋火鴉的鳥啄圍攻,邊往陳風的逃進的洞窟跑。看樣子,這傢伙想拉陳風墊背。

陳風見狀,暗道:不妙!這傢伙離洞窟不到三十步。以他實力,一定可以逃進來;如果火鴉群也進來了,就危險了。危機之間,陳風從儲物袋裡掏一張土牆符,激活開來。一陣黃色靈光在地面上流動,一道高達二丈的土牆撥地而起,剛好將洞窟堵死。

陳風雖然築起土牆術來阻擋光頭蠻人,但神識探知,這傢伙已經竄進洞窟。

見到陳風又施展從未見過的法術,蠻族光頭念頭一陣,生出將陳風生擒回部族的打算。如果能從這個人類身上拷問新的秘術,他們赤炎部落將會獲得新的強大法術。在蠻族部落人眼裡,人族法術修鍊者只是傳說中的存在,現在見到真有其事,光頭可不想放過。

怒吼一身,光頭蠻人頭領顧忌不了身上傷勢,激發自己血脈沸騰的秘術,先是一震,將身上撕咬的火鴉震碎,然後用盡握拳將洞窟入口的岩石層擊碎。一陣「轟隆」聲,坍塌的火山岩終於將洞窟堵得嚴嚴實實的,將大部分火焰群堵住了洞外。光頭蠻人這才回身將周圍的火鴉一一拍死。

清除了火鴉的威脅,光頭蠻人也去顧忌身上鮮血淋漓的傷口,轉頭就奔到土牆前,運起圖騰秘術,連環拳擊在土牆上。「嘭嘭...」,五拳過後,土牆被擊碎,化為黃光消失在空中。見此,蠻人咧開大口,露出勝利者的笑意,準備去追逐那個人類。可沒等他看清牆后的情形,臉上的笑意瞬間化為懼意...

土牆消失瞬間,一道碧綠的光芒向光頭蠻人疾速飛來,斬落他伸手阻擋的手掌上的二根手指,並在他不可思議的眼神里,穿透他的頭顱。血腥的腦髓從劍痕里噴射而出,半響后,這位蠻族頭領向後倒地,變了一具屍體。

碧綠光芒再轉一圈,回到陳風的手上,化為一柄艷綠色小劍。這就是陳風委託界彌樓煉製的極品法器,以五百年份的虎紋鐵木為主材;煉製后,煉器師取名為碧血。陳風很喜歡碧血這個名字,此物乃陳風身上王牌之一。

以陳風的修為和法力,驅使極品法器太勉強了;平常對敵,陳風也沒取出來,因為驅使極品法器需要長時間蓄力。這次,借著天時地利,以火鴉群和土牆阻擋片足足有十息時間,才讓陳風有機會利用極品法器將敵人一擊致命。

其實,以光頭蠻人頭領堪比築基中期的修為,加上一些蠻族特有的秘術手段,是不會這麼容易被殺死的。這個大塊頭,先帶領族人與鳳翅鷹苦戰了一輪,在元氣大傷的情況下,帶族人追擊陳風。緊接著,又被火鴉群圍攻的片體鱗傷,一身實力被耗去七七八八。最後,在神識上薄弱上,被陳風用土牆上遮掩了視野,最後死在飛劍之下。

打量著一地狼藉的場面,陳風慘然一笑。這一戰,是自己進入遊戲以來最艱險的一戰,自己現在身上的法力已經不足半成,身體和四肢在與滿族人交戰中也多出數道創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章 飛劍碧血

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