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滿載而歸

第40章 滿載而歸

白七掐著手指盤算一二,而後說道:「木屬性中階飛劍一對,這個好說。至於符籙,本樓現存的符籙里,小七可以請示主事大人售給道友輕身符三張,飛天符一張,遁地符二張。不過,這些符籙價值不菲,相信風道友已經體驗到之前那張輕身符的好處。其他鬥法使用的符籙,高階的有能抵得上築基期修鍊者全力一擊的火雲符,能防禦和困敵都適用的地牢符;只是,這些符籙必須有練氣後期的修為才能激發,道友這幾年怕是用不上」。

「因此,小七建議風道友退而求其次。攻敵可以使用火蛇符、地刺符,水波符,金槍符常見的符籙。保命防護,可以使用火罩符,土牆符,冰盾符,水靈符,金盾符。輔助符籙有水牢符,地陷符,巨力符...道友修鍊木系功法,最好用纏繞符。如何?」。

陳風認真聽著白七的建議,心道:這五種攻敵符籙其實有用途重複,火蛇符、金槍符是單體目標攻擊,而其他幾種符籙屬於群體攻擊符籙;所以,攻擊符籙選兩種就夠了。防護符籙和輔助的道理也類似,專一選兩種就夠了;就是用符,也需要專一精通的。

拿定主意后,陳風中肯地說道:「就依道友的所言,就購買水波符十張,金槍符籙十張;土牆符十張,金盾符十張;纏繞符十張,陷地符十張」。

「那好」,白七見陳風已經做出選擇,便答應了下。接著,她略微心算,就回復道:「養靈丹一枚十二靈石,六十枚就是七百二十靈石...;水波符一張三十五靈石,十張就是三百五十...如此,風道友所購置物品,需要扣除四千三百六十靈石。最後,本樓再支付道友一千二百一十靈石」。

「至於用虎紋鐵板煉製法器事宜,風道友既然已經提供了主材料;鑒於風道友與小七有如此大手筆交易,小七倒是可以向青三管事請示,請高明的煉器師給風道友免費煉製一次」。

「咕嚕」,陳風忍不住咽了一下喉嚨。用命去拼殺十幾天,換回來的靈石一下子就去掉了大部分。難得想豪一把,結果...算了,拼來的錢花在刀刃上,也不算浪費。

「風道友,你稍等下。小七去去就來」,白七說完,將桌上的寶物裝入一隻儲物袋,轉身去辦理這次交易。

......

陳風在等待時刻,環視著靜室的布置。青玉布置牆壁和地面,一層淡淡透明光幕在護著交談雙方的隱私,白色朦朧光罩浮在天花板表面。除了地面和天花,四面牆壁分別投影著奇花異草靈植、五花八門的兵刃護甲器物、來回變幻的地圖、晝夜變幻的諸天星辰圖。此外,屋裡還布置著溫石建造的桌椅和托架,上門有著精雕細琢的紋理。

除了遠遠瞭望一眼的天奇殿,陳風還沒有見過其他地方,有如界彌閣這般神秘而又平和、簡約而不奢華的裝飾。這才是第一層,不知道招待那些前輩們的第二層和第三層會有什麼新奇的環境。

約一刻鐘后,白七回來了,交給了陳風兩個儲物和一支青銅令牌。一隻儲物袋裡裝著陳風所需的法器符籙等物品,另一隻儲物袋則是支付給他的多餘靈石;那隻青銅令牌有些特別,正面是一個「丙」字,背面是界彌樓的縮影,正背面都篆刻著紫色符文,讓整個令牌發出淡淡的紫光。

見陳風對令牌發愣,白七解釋道:「凡是在本樓交易達到三千靈石者,可獲得本樓丙級貴賓資格。有此令牌,才能參加本樓每年一度的珍品拍賣會。以風道友的氣運,說不定將來有珍品拿到本樓寄售」。

陳風這才明白白七的用意,便行禮謝過說道:「借百道友吉言。風某這就別過,離開宗門一段時間,也該回去了」。約定一個月後來取那柄定製的極品木系飛劍后,就起身告辭。

「好說!」,白七遂即起身將陳風送到大門口。

離開界彌樓,陳風沒有再出入其他商鋪。白七那裡獲得的資源,已經足夠近期的修鍊需要了;暫時不需要去其他地方周折。

只是,白七...界彌樓...,陳風停留在坊市門口,回首望著界彌樓高大雄偉的塔狀建築,沉思片刻才移步向天奇山奔去。

陳風離去開的時刻,三個衣著怪異的人站著不遠處一個角落裡,盯著陳風離去的身影。

「霍三,鳩海,要不要干一票?這小子剛才從界彌樓里出來。沒有一點身家油水,是沒資格在界彌樓里走一趟的!」,一個右側臉龐長著雀斑的年輕女人誘惑說道。此女,兩眼帶著邪氣妖媚。

被稱為霍三的漢子,三十歲左右模樣,額頭上帶著一記刀疤,他聽到雀斑女的話語,眯著眼片刻,而後說道:「看他往哪裡走。這裡離天奇山的山門不過五里,如果他回宗門,就別妄想了。在天奇山的地盤,別招惹天奇山的人」。

接著,他又對另外一個背負兩柄鉤刃,一身勁裝皂衣的青年說道:「鳩海,你跟著這傢伙。你有聞香蟲在手,我們還會很快追上你。如果沒機會,就不要勉強,天奇山那些老傢伙的神識監視範圍可不小」。

「嗯」,皂衣青年淡淡的回應了一句,就邁開腳步,若無其事的走出坊市。

......

陳風在護山大陣登記了回到宗門記錄,就匆匆的回到自己獨立小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剛剛還被人當做小肥羊,盯著一段時間;只不過,是攝於宗門威嚴,避開了一場風波而已。

回到住處,陳風才真正的安心下來,閉目養神靜坐了整整半天,才將精神力和體力恢復過來。

翻看儲物袋,除了新得到的丹藥、符籙外,還有對新到手的木系飛劍——幽牧。這對中階法器通體墨黑之中透著一絲碧綠的紋路,猶如夜幕之下的樹林一般。陳風兩手將法器握住手中,嘗試注入自己法力;「嗡」幽牧劍迅速延伸放大成三尺長劍,劍體依舊是一副墨黑色的神秘感,但透在劍身外的是一層碧綠的光芒。

兩手輕輕握劍,在石桌上輕輕一劃,「啪」,兩塊石質桌角帶著光滑的切開掉落地上。

觀察片刻,陳風用左手收起一柄幽牧,取出那柄一直保留的火焰刀,與右手的那柄幽牧對砍一記,沒有變化。一記沒有變化,多次交鋒呢?「叮!...」,連續對劈十記后,陳風運起目力觀察,赤焰刀的刀刃上有幾個極為細微的傷痕。

「疾!」,右手全力運氣法力,連續劈在赤焰刀的同一個位置。五擊之後,赤焰刀完全斷裂...

中階法器是好用,可惜消耗法力太快了,以自己練氣四層的修為來說,可持續時間太短了!

收起幽牧,陳風將一面藍色小盾牌、一隻骨椎、一面小鼓擺在床榻上,認真的打量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章 滿載而歸

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