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死斗

第37章 死斗

看了看場面形勢,念及其中的利益關礙,陳風立即轉身調頭,向著天奇山方向狂奔。他很清楚,自己一個練氣四層的修為,憑著一點小手段,這次收穫已經知足。如果妄自參與這種爭鬥,只怕死亡的就是片刻之間。

看到陳風向遠處逃跑,那個身高最矮的狐族獸人說道:「錢飛,蓋影,你們兩個去追殺那個內門弟子。如果讓他向巡邏的築基期管事報信,我們就麻煩了!」。

那個被點名為錢飛的天奇山外門弟子,望著銀背鐵臂猿手裡的土元晶,眼神火熱地說道:「我去追殺那個小子可以,但那方土元晶必須歸我。我們這些人里,只有我修鍊的土系功法」。

聽到這話,其他四人表情各異,矮個子的狐人微微皺了皺眉眉頭,正準備開口。可沒等他發言,另外一個吊眉大漢就喝道:「錢飛,你這話有點過了吧?雖然只有你修鍊土系功法,但那方土元晶價值沒有一萬靈石,也有八千吧?你一個人獨吞,是不是太過份了?」。

虎人和狼人沒有開口,但沉默表情出賣了他們的立場。

錢飛不悅地說道:「狸老大,你怎麼說?咱門金牙會能多次潛入連雲山採獵,如果不是我錢某帶路,能這麼容易進山嗎?何況,土麝獸一身是寶,銀背鐵臂猿的一身背皮可以製作出中品法器的護甲;這些寶物收穫,我錢某一顆靈獸都不要」,在錢飛看來,自己出賣宗門利益,才有眾人的收穫,他獲取適合自己的寶物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好了!」狐人制止了吊眉大漢的爭辯舉動,說道:「既然錢飛這麼說道,那麼,土元晶就歸錢飛所有。事後,這次進山的其他收穫,就與錢飛無關了」。

「但現在,一切事情沒有蓋棺定論前,所有人收起自己的小心思!如果讓那小子跑了,我們這些人說不定把命都搭進去!況且,土麝獸和鐵臂猿雖然已經兩敗俱傷,但要拿下兩隻妖獸,還得全力出手!」。

「好!就按此分配」,錢飛雖然心疼前面的收穫,但比起土元晶,一切損失都是值得。

那名叫蓋影的狼人點了點,說道:「明白了,錢飛,我們走」,說完,他一拍圓鼓,嘴裡嘰里咕嚕地念道幾句咒語,一道紅光從他手心注入圓鼓上,圓鼓迅速變成大。完了,他縱身跳上圓鼓,向陳風離開的方向追擊而去。見同伴已經離去,那名叫前肥的天奇山外門弟子也御著飛刀跟上。

「狸老大,要不要把錢飛這傢伙給做了?這小子占著天奇山門人的身份,每次獨佔四成收穫。這次,更是變本加厲!」,吊眉男見錢飛已經遠去,頓時開口對狐人和虎人說道。

「元荹,現在說這些事情都沒意義,先拿下眼前的兩隻妖獸再說」,狐人擺了擺手,按住了吊眉大漢繼續說話動作。他一拍腰間的白骨幡,念了幾句咒語,白骨幡迅速漲到五尺大,並懸浮與空中。

看了兩隻妖獸一眼,狐人繼續念道幾句,咬破自己的舌尖,將舌頭血化作一團血霧灑進白骨幡。白骨幡頓時向兩隻妖獸照出兩道紅光,兩隻虎視眈眈的妖獸被紅光照耀,就發出一陣悲鳴聲。

銀背鐵臂猿看了看土麝獸,再瞅了眼神不善的三人;感覺身體一陣虛弱感的大傢伙,兩腳一蹬,再也沒心思與土麝獸死拼,轉而向叢林里逃竄去。土麝獸不舍地看了鐵臂猿手爪里的土元晶一眼,又瞄了來路的山洞一眼,換了一個方向,調頭往山丘蹬踏急馳離去。

狐人見兩獸準備逃路,當即說道:「開始吧!它們中了虛弱咒言,二個時辰內都無法恢復狀態。元荹,你去纏住土麝獸,小心它的土遁術,只要不被他逃跑就行。此獸的地刺術和沸土靈光都是有前奏的,你應該知道怎麼躲避。我和猛爞先去追殺銀背鐵臂猿,拿下妖猿就回去和你匯合」。

「知道了」,吊眉大漢聞言對銀色飛劍打上一道法訣,便縱身飛向土麝獸離去的山丘。

狐人見此,才對虎人說道:「元荹,我不善飛行術,就用你飛凌盾吧」。

虎人點了點頭,一拍儲物袋,手上多了一個前圓後方的類三角狀的怪異法器。他往法器上打出一道白光,念兩道訣,此法器變為三丈見方飛盤漂浮在空中。兩人立刻躍上飛盤,向鐵臂猿方向追去。

......

再說陳風,他逃離沒多遠,就發現有兩人追來,他當即不在顧忌身形,全力展開身形狂奔。

十幾分鐘后,陳風發現此那名外門弟子和狼人越來越近了,如此下去,遲早會被追上。陳風靜下心來沉思:既然逃不掉,就當選擇合適地方反擊。打量著四周的地形,陳風發現這種疏鬆寬闊的林地,不便於發揮自己的特長;左側三百名外是溪流谷地,前方的地勢和腳下一般無二,唯有右側三百米外茂密的灌木叢和蔓藤蜿蜒環繞地帶。

陳風當即奔向灌木叢,進入林地后,巧妙的利用手腕拍點樹梢,飛躍騰跳一段距離后躲藏起來。

就在陳風躲進密林,憑住氣息躲避,並探索叢林可能的危險時。那個錢飛和狼人蓋影也落地密林外,兩人看密林的環境,眯起雙眼,大感頭痛。

這種地勢環境,要找到目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他們這個境界,神識感知和陳風相近,也僅僅二百米的距離。這麼大的一片林子和山嶺,至少縱橫覆蓋十里之距,要找個人可不容易。

「蓋影,這下麻煩了。如果被阻隔太久,說不定真讓這傢伙逃走。你的閭牙音鼓有沒有辦法找出此人?」,錢飛搜索了一陣,對狼人問道。

狼人蓋影沒有回話,他嗅了嗅空氣中味道,遺憾地說道:「這個時節真不巧,仲夏的時節,林子里的水汽太濃,嚴重擾亂了生靈氣味。此人在一裡外,現在也只能試試我的音鼓了。只是,音鼓是把雙刃劍,尋獲敵人的同時,也會暴露我們的位置」。

「這無關緊要,我們二對一,拿下一個四層的新手是手到擒來之事」。

「那好!」,說完后,狼人左手持鼓,右手捏成怪異形狀的印記,然後疾速地在鼓面點擊數次。奇怪的是,肉眼沒有聽到此鼓發出任何聲音;不過,狼人敲擊完音鼓后,就閉合雙眼,只有兩隻耳朵的根部顫動,這細小動作說明了他在施展術法。

一刻鐘后,狼人說道:「沒有人形生物活動的蹤影,走吧」。

錢飛雖然很想詢問對方探索的方式,但涉及到對方巫術的隱蔽,也無法說出口尋根究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章 死斗

4.62%